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5章 445.小月的身份
    第5章5.小月的身份

    就算柳天心是西擎的公主,哪怕能保住这条命,恐怕也不会太好过。

    言绝拧起了眉,提步走向言渊,表情严肃道:“发生什么事了?”

    言渊的目光,凌厉地扫向站在柳若晴身边,跟她挤眉弄眼的柳天心。

    柳天心刚刚跟柳若晴说笑着,在察觉到言渊投过去的目光时,嘴角的笑容,本能地僵住了。

    她的脚步,悄悄地往言绝的身后移了移,手扯着他的衣袖,就像是下意识地在找一个让自己觉得安全的靠山一般。

    言绝察觉到了她身上传来的惧意,伸手十分自然地拍了拍她的手背,像是在安抚她不安的情绪一般。

    在言渊提步走过来的时候,他挡在了言渊面前,重复了刚才的话,道:“发生什么事了,你倒是说呀。”

    言绝问话的时候,目光,带着询问地朝柳若晴看了过去。

    柳若晴也是一脸无奈,提步走到言渊身边,将他拉开了一段让柳天心觉得安全的距离之后,才对言渊道:“不是来问清楚情况的吗?你这样凶神恶煞的样子,不怕把人给吓到!”

    柳若晴没好气地用眼睛剜了言渊一眼,将他拉到一边坐下,这才走到言绝面前,道:“八哥,我们是有点事情想来问问天……这位姑娘的。”

    原本她想说“天心公主”,在看到厅内正在奉茶的下人,便将这个称呼给收了回去。

    “什么事?!”

    柳天心从言绝的身后探出一个脑袋来,除了面对言渊的时候有些害怕之外,对其他人,她还是比较镇定的。

    “都坐下说吧。”

    言绝开口,遣散了在厅内伺候的所有下人,走到言渊身边坐了下来。

    柳天心非常识相地跟在言绝身后,走到他的右手方坐了下来。

    “你们要问什么?”

    言绝挑眉看向他们,言语之间,竟然有一种“我可以代表柳天心”的架势。

    言渊的目光,懒懒地往边上的言绝扫了一眼,随后,看向柳天心,道:“那个叫小月的婢女,是谁派来的?”

    “小月?”

    言绝喝茶的动作,顿了一顿,“她不是若晴的婢女吗?她怎么了?”

    那婢女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竟然引来堂堂靖王亲自上门来问?

    看他的脸色,情况恐怕很麻烦。

    言渊没有回答言绝,而是将冷厉的目光,投向柳天心,却见柳天心也是一脸茫然的模样,小心翼翼地开口道:“谁是小月?”

    “你自己的贴身婢女,你自己不知道?”

    见言渊重重的一掌,往手边坚硬金丝木桌子上拍了下来,吓得柳天心的身子,猛然抖了一下。

    “你胡说什么呀,我的贴身婢女就兰衣一个,哪里有什么小月?”

    柳天心硬着头皮,顶了一句,在接收到言渊冰冷逼人的目光时,又往言绝的身边躲了躲。

    言渊还想说什么,却被言绝抢先了一步,“你真的不知道小月是谁?”

    柳天心十分郑重地点了点头,“我真的不知道,我从小到大,身边就一个贴身婢女叫兰衣,我当初逃婚的时候,兰衣没跟我一起出来,照理说,兰衣才是陪嫁丫鬟,怎么会多了一个小月出来。”

    正常情况确实该如此。

    既然柳城鹤让柳若晴代替柳天心嫁到东楚来,身边肯定得有一个熟悉柳天心日常习惯的人提点,才不会露出马脚。

    柳城鹤绝对不会另外派一个连柳天心都不认识的丫鬟过来。

    “也就是说,小月可能不是西擎安排过来的下人。”

    柳若晴在几人沉默了几秒钟之后,这般开口道。

    “我记得当初安排我替嫁的时候,身边是有一个叫兰衣的小丫鬟,后来是怎么变成小月的,我也没什么印象,只是以为可能是临时换了婢女,我也没多想,本来当初就不愿意嫁过来,哪里还有心思去注意周围的事。”

    言渊听到柳若晴后面半句话,表情有些不满地伸手捏了捏柳若晴的掌心,以表达自己此刻不太高兴的心情。

    柳若晴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知道他是因为那句“不愿意嫁过来”所以生气了。

    这家伙的重点,能不能别这么奇葩。

    “我宫里也没有叫小月的婢女,那婢女肯定不是我身边的人。”

    柳天心开口,立即撇清了跟自己的关系。

    至于是不是柳城鹤另外安排的,她可没兴趣知道。

    这会儿,事情恐怕越来越复杂了。

    言渊跟言绝兄弟二人对视了一眼,心里已经有了算计。

    “有没有可能是你父皇瞒着你,在你身边安排了一个人跟到东楚来?”

    言绝抬眼看向柳天心,声音轻柔地开口道。

    见柳天心一脸事不关己地耸了耸肩,道:“这我可不知道,柳城鹤做事哪里会让我知道。”

    从柳天心的语气中,可以听得出来,柳天心跟柳城鹤的父女关系并不好,更确切地说,还有些相互仇视的味道。

    如果柳天心不是装出来的,那么可以肯定,柳城鹤就算安排了其他人陪嫁过来,柳天心也不会知道其中的秘密。

    可如果不是柳城鹤派来的呢?

    那么……小月的身份就更加可疑了。

    见在柳天心这边问不出什么来,言渊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一些。

    小月虽然逃走了,可禁军那边还抓了几个跟小月一起劫囚的人,如果他们说了什么对柳若晴不利的话,事情处理起来,同样会很麻烦。

    这一点,在场的人自然都想到了。

    言绝放下手中的茶杯,看向眉头深锁的言渊,道:“现在必须要先找到小月,搞清楚她到底是什么样的身份再说。”

    言渊起身往外走,回头对言绝道:“替我派几个暗卫出去,必须要抢在童绍之前,找到小月。”

    “放心吧,这件事交给我来办。”

    言绝拍了拍他的肩膀,送他们出了聿王府。

    再说另一边,小月被突然出现的烟衣人救走,震惊了片刻之后,便料到了来人是谁。

    那相处了十几年的熟悉和亲近,让她只是看着蒙面布上的眼睛,都知道对方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