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6章 446.皇帝口谕
    第6章6.皇帝口谕

    此时,蒙面布还没有摘下,可这双清冷的眸子里,流淌出来的愠怒的火光,足以证明此刻他有多么得愤怒和生气。

    容祁摘下脸上的蒙面布,清俊的脸上,阴云密布,双眼里,迸射出瘆人的火光,怒瞪着面前这个软硬不吃的女人。

    他扬起手,恨不得一巴掌往这个做事不经大脑的女人脸上甩下去,可高高抬起的手,最终还是停在了半空中。

    “你知不知道你今天差一点就死定了!”

    一想起来,容祁就觉得后怕。

    他赶到的时候,正好看到禁军的羽箭往她的心口射过去,如果不是靖王妃快一步出手,她现在早就没命了。

    小月伸手扯下脸上的烟布,避开了容祁盛怒的目光,神色往下一凛,道:“我当然知道,但是我不能放任褚将军不管。”

    “呵!”

    容祁冷笑了起来,“看不出来,你们北堂家的人,还会把臣子的命看得这么重!”

    容祁口气中的讥讽,小月自然是听得出来!

    清丽的容颜,片刻一怔,随后道:“这是我们北堂家的事,不劳小王爷费心!”

    北堂家曾经做过的那些事,确实让她没办法去反驳容祁那语气中的讥讽。

    她的母亲和姐姐做了什么,她也不去评价,她只知道,她身为北堂家的女儿,就该为北堂家赴汤蹈火。

    她虽然不能苟同母亲和姐姐做的事,但是她自己怎么对褚将军,也是她自己的事。

    褚将军跟她一起来了东楚,她怎么能让他就这样牺牲了。

    “今天多谢小王爷相救,告辞。”

    说完,她转身往回走。

    “你还想着回去吗?”

    容祁低冷的嗓音,在她身后传来,“言渊和言绝私下都派出了暗卫要抓你,你现在回去,就是自投罗网。”

    小月的脚步,顿了一顿,有些震惊地回头看向容祁,“他们怎么知道是我?”

    她当时蒙着面,那个禁军统领根本没认出她来。

    唯一认出她的就是柳若晴了,可这件事,如果她告诉了言渊,不就是把她自己给牵扯进去了吗?

    她现在可是柳若晴的婢女,就算言渊相信柳若晴,也不代表别人会相信。

    不管于公还是于私,柳若晴应该都不会被她供出来才是。

    容祁看出来了小月的心思,走到她面前,道:“靖王妃出手救你的时候,被禁军统领看到了,你觉得,童绍会不会去找言渊?靖王妃会不会为了帮你隐瞒,而帮你把这个罪担下来?”

    小月没说话,她当然知道柳姑娘不会帮她担下这样的罪名。

    当日,她从皇宫里将她救下的时候,就明明白白跟她说过,那是她第一次帮她,也是最后一次。

    这次的事,被禁军统领看到了,柳姑娘就算要帮她隐瞒,也瞒不住。

    她只能选择告诉言渊。

    而言渊对柳姑娘的那份心,她是看在眼里的,就是为了护住柳姑娘,言渊都不会轻易放过她。

    他们兄弟二人都派出府中的暗卫去找她,肯定是想在禁军找到她之前,解决了她,这样才能解了柳姑娘的危机。

    两大王府的暗卫同时出动,想要找到她,并不难。

    见小月不说话,容祁走到她面前,表情严肃道:“你闯东楚的皇宫,不就是为了拿到《天阵图》对付我们家吗?”

    容祁直接把话挑明了,“凭你们北堂家的那点能耐,就算是把《天阵图》送到你们手上,你们就真有能力对付我们容家?”

    小月的脸色,骤然变了,脸色铁青地看着容祁那目中无人,不可一世的样子,脸色烟了又白,白了又烟。

    “容祁,你不要太过分。”

    小月瞪着容祁那不可一世的样子,脸色越来越难看。

    “盗《天阵图》的心思,我劝你还是歇了,否则,我会亲自进宫见东楚的皇帝,让他们看看你们北堂家打的是什么主意。”

    他往前欺身一步,见小月看着他的眼底,满是恨意,他心中一紧,可还是继续道:“如果让东楚的人知道你们要盗《天阵图》,你猜他们真的会相信你们只是为了对付我们家,而不是带着其他目的?”

    “你……”

    小月气得浑身发抖,瞪着容祁的模样,带着咬牙切齿的味道。

    言渊和柳若晴夫妻二人刚从聿王府回来,才到王府门口,便见管家站在门口,焦急地往望。

    见他们回来,加快了脚步迎了上去,“王爷,王公公来了,说是来传皇上口谕。”

    言渊的脚步,顿了一顿,脸色有些不太好。

    “知道了。”

    言渊应了一声,提步往里走,柳若晴跟在他身边,见他伸手将她的手给拉了过去,裹在掌心中,无形中加重的力量,让柳若晴脚下一顿,目光朝言渊看了过去。

    见他面无表情,一言不发地往里走,柳若晴的心里,也不免多了几分忐忑。

    “皇上怎么让王公公过来传口谕来了?”

    柳若晴低声开口,语气里,带着几分忐忑。

    她知道王公公是皇帝身边的传旨太监,如果不是很重要的事,皇帝不需要特地派传旨太监来传口谕。

    言渊察觉到了她心头的不安,握着她的手,又加重了几分力道,“别担心,一切有我。”

    言渊的保证,总是能让柳若晴安心下来,哪怕只是简单的几个字,对她来说,都胜过千言万语。

    她点点头,跟着言渊往厅里走去。

    两人进去的时候,王公公正在用茶,见他们进来,立即迎上前去,道:“奴才参见王爷,王妃。”

    “王公公前来,是皇上有什么吩咐吗?”

    言渊看向王公公,语气一如往常般平静地开口问道。

    王公公走上前来,对言渊拱了拱手,道:“奴才是来传圣上口谕,宣王爷和王妃进宫见驾的。”

    “还要宣王妃进宫?”

    言渊的眼眸,深了几分,“公公可知皇上宣本王和王妃进宫,所为何事吗?”

    见王公公低笑了两声,双手揣进袖子交叠着,有些打马虎眼。

    毕竟是在皇帝身边伺候的人,哪些话该透露哪些话不该透露,王公公自然清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