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7章 447.御书房觐见
    第7章7.御书房觐见

    “回禀王爷,这个老奴就不清楚了,皇上没说,老奴也不敢妄揣圣意。”

    王公公的嘴角,继续挂着一贯谄媚的微笑,“不过,老奴见卫王,禁军统领,还有兵部和刑部两位尚书都在御书房,想必是有要事要跟王爷相商。”

    言渊是什么身份,王公公自然是清楚的,这会儿稍稍做一点提醒,也算是给言渊这位位高权重的靖王爷一点小恩惠,只要王爷承了了他这份情,以后,或许他还能得到王爷的相助也不一定。

    言渊自然清楚王公公的用意,便对他拱了拱手,“本王知道了,公公请先回去复命,就说本王马上就到。”

    “是,王爷,奴才告退!”

    王公公走后,言渊的脸色越发沉了下来!

    沉吟片刻之后,他回了东苑,换上宫装,在柳若晴准备换衣服的时候,上前对她道:“你在王府里待着,不要进宫去,皇帝那边我来应付。”

    “那怎么行,王公公亲自过来传的口谕,我不去不就是抗旨吗?”

    柳若晴知道言渊的心思,想也不想便否决了他的提议。

    可言渊还是坚持道:“不要紧,你安心待在府里,抗旨不抗旨,我会给皇帝一个交代,你待在王府不要出去,任何人都不敢擅闯靖王府,包括皇帝的禁军。”

    言渊的表情,看上去格外严肃,尤其是他话里的意思,让柳若晴听出了几分胆颤心惊的味道。

    在言渊转身准备出去的瞬间,柳若晴上前,从身后抱住言渊的腰间。

    “我知道你想保护我,但是,皇上宣我们过去是为了什么事我们都不知道,我就这样冒然抗旨,反而会弄巧成拙呢。”

    她缠绕在言渊腰间的力量,加重了几分,“我是你的妻子,不是一个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管的宠物,什么事都让你去给我担着,我想跟你一起进退。”

    言渊的身子,僵了一下,转身将柳若晴揽了过来,低眉看着她,见她这双明亮澄澈的眸子里,透露出来的坚定的光彩,言渊的心头,瞬间软了几分。

    “你忘了吗?当初我几次救了云娇容,皇上亲口说过欠我一个人情,他不会过分为难我的,再说了,皇上就算真的为难我,不是还有你在吗?只要有你在,皇上能把我怎么样?”

    这最后半句话,说得其实有些大逆不道,在任何人听来,都有些亲王挑战皇帝的意思。

    可是,她言语中时不时流露出来的对言渊那种坚定的信任,却让言渊听着唇角上扬。

    手,轻轻拂过她的脸,道:“你真决定好了?”

    “嗯,决定好了。”

    见柳若晴一脸无惧的样子,言渊终究还是松口了,“那好吧。”

    柳若晴面上一喜,在言渊的脸上,亲了一口,耳根子跟着一红,“我先去换宫装,你等我。”

    “好。”

    言渊的唇角,始终勾着宠溺的微笑,眼底满满的温情,那深情的眼神,让人看着,仿佛能溺毙在其中。

    柳若晴换好宫装出来,夫妻二人坐上了马车,往皇宫过去。

    两人进去御书房的时候,卫王卫韶,禁军统领童绍,刑部尚书邢尧,还有一个对言渊来说,完全陌生的男人,看样子像是看守天牢的狱卒。

    言渊的脸色,往下沉了沉,随后,不露声色地上前行礼,“参见皇上,不知皇上召微臣夫妇二人觐见,所为何事?”

    言渊平时在皇帝面前,是不用行大礼的,今天,他却显得有些隆重,皇帝能察觉出他语气中的不悦。

    柳若晴也在言渊之后,向皇帝行礼,少了从前在皇帝面前那轻松自在的模样。

    毕竟,这会儿还有其他人在,省得自己的行为,给这些人按上一个不尊圣上的罪名。

    “今日刑场发生劫囚之事,皇叔可是听说了?”

    言朔语气如常地开口,也听不出他此时到底是什么心思。

    “臣听说了,早上童统领已经去靖王府见过微臣,这中间之事,微臣清楚。”

    言渊说话的时候,目光不动声色地朝童绍看了过去。

    童绍的双眼,并不曾回避言渊,也没有半点心虚。

    作为禁军统领,身担守卫皇城安全的职责,他并不觉得自己做得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再者,就算他想替靖王妃隐瞒,现在御书房里还有卫王,刑部尚书在,他一人隐瞒了又有什么用。

    言渊的目光,从童绍的脸上收了回来,从童绍去靖王府见他开始,他就没指望童绍会替他隐瞒什么。

    童绍这个人的性子,他还是有些了解的。

    做事正直不阿,只要他觉得对的,就算是天皇老子过来跟他说情都没用。

    说难听点,就是做事一根筋,不懂得拐弯。

    “童爱卿去靖王府找皇叔这事儿,他跟朕说了。”

    言朔的手,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中的端砚,那双漂亮的眼睛,缓缓投向柳若晴,模样还是如柳若晴熟悉的那般温和,没有半点帝王架子。

    见他眉目温和地对柳若晴微微一笑,柳若晴也不吝啬,很给面子地回以微笑。

    “童爱卿说,九婶出手救下了那个匪首,是授了皇叔的意?”

    柳若晴一愣,侧目小心翼翼地看向言渊。

    糟糕,进宫前,言渊没跟她套好台词啊。

    好在夫妻俩挨得很近,言渊的手,在别人看不到的角度,悄悄捏了捏柳若晴的掌心。

    柳若晴意会过来,对皇帝点了点头,“是,皇上,因为之前有发生过劫狱的事,王爷怀疑这一次他们肯定还会去劫囚,就让臣妇暗中盯着他们,看看能不能从那些人当中找出一些这些人身份的蛛丝马迹。”

    柳若晴回答得十分镇定,面上不显丝毫的惊慌之色,坦荡的模样,倒是让人没办法怀疑她。

    言渊看着她镇定从容的模样,心下暗自满意地一笑,面上却不露声色地看着言朔。

    这对夫妻,摆明是给他找难题……

    言朔看着言渊夫妇二人那淡定的模样,在心里暗暗骂了几句。

    “可是朕听说,你出手救下的那个匪首已经逃了,你们还想从哪里找到蛛丝马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