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8章 448.伶牙俐齿
    第8章8.伶牙俐齿

    “是的,皇上,匪首确实逃了,那不是臣妇放走的,是另外有个武功高强的烟衣人给带走的,这是童统领亲眼看到的。”

    柳若晴垂着眸,回答得不卑不亢,将问题,丢给了童绍。

    童绍没想到自己被靖王妃不痛不痒地将了一军,面色一怔。

    靖王妃没留住贼匪,那最多就是武艺不精,看他身为禁军统领,却让一个匪首眼睁睁地在自己眼皮底下被救走,那就是这个禁军统领的无能了。

    童绍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拱手向皇帝请罪,“卑职无能。”

    言朔倒是没急着定童绍的罪,而是将目光从柳若晴的身上收回之后,道:“将那几个人带进来!”

    “是!”

    很快,便有侍卫将三四个人从殿外押了进来,跪在了皇帝面前。

    柳若晴的目光,朝地上那几个人看过去,面色骤然一变,“苏先生!怎么会是你们?”

    苏先生就是之前小月为他们红楼请来的说书先生,而另外三人,是她的戏园子里前段时间请来演戏的戏伶。

    这些可都是小月请来的,她从来就没有干预过。

    也是她对小月太相信了,现在让她把这些麻烦全给送到她手上来了。

    柳若晴心里暗骂了一声,面上却显得格外紧张,一副对这件事毫不知情的样子。

    事实上,她也确实不知道苏先生和这几个戏子都跟小月扯上关系。

    “皇上,这几人就是那些个劫囚的贼人吗?”

    她指着地上跪着的几个人,抬眼看向皇帝,明亮的双眸里,尽显无辜。

    言渊站在一旁一言不发,他现在不能急着把这些事揽过来。

    只要皇帝找不到任何证据证明这些人跟晴儿有关,皇帝就没办法给晴儿定罪。

    “哼!靖王妃,这些人可都是你手底下的人,恐怕这件事,你脱不了关系吧?”

    说话的是卫王卫韶,半年前,自己儿子被剃光了头发的仇,他现在还记着。

    堂堂卫王世子,被一个女人剃光了头发,还因为靖王三两句话就让他们吃了个哑巴亏。

    自那事之后,他们卫王府没少在世家子弟之中被耻笑,他一直想要找个机会报复回来。

    这一次,他绝对不会轻易放过这个目中无人的靖王妃。

    他就不信,靖王爷再怎么位高权重,还能无视王法继续护短不成。

    柳若晴侧目看向卫王那咄咄逼人的样子,好像不弄死她就对不起他儿子那一头被她剃掉的枯黄头发一样。

    “原来是卫王爷,卫世子还好吗?”

    柳若晴对他礼貌地一笑,这听似寒暄的语气,明显是故意揭人伤疤。

    卫王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想起自己儿子这一年来只能待在家里没法出去,卫王就恨得牙痒痒。

    对于自己儿子被剃光头这事,他自知理亏,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吞,可让他再给柳若晴好脸色,那自然是不能够。

    “哼!犬子的事就不劳王妃费心了,王妃还是想想这几个人该怎么向皇上交代吧。”

    柳若晴不说话,只是一言不发地盯着卫王看了好久,看得卫王有些不自然了。

    言渊也不知道自家王妃盯着卫王做什么,见她这样盯着一个外男看,心里有些不高兴。

    俯身凑到她耳边,压低声音道:“不准调皮,这里是御书房,严肃点。”

    柳若晴抬眼,用眼神剜了他一眼,给他一个“本姑娘自有妙计”的眼神,随后,继续盯着卫王看着。

    “卫王爷,前两天卫王府的管事强抢民女,把西街一个卖豆腐的豆腐西施给抢到府里去了,你也太过分了,就算要吃豆腐,也不能把人家豆腐西施给掳走啊,本王妃这两天想吃碗豆腐脑都不行,现在想想都流口水呢。”

    卫王的脸色,比起刚才更加铁青了一些,“靖王妃,你到现在还仗着有王爷撑腰这般有恃无恐吗?”

    “卫王爷果然料事如神!”

    柳若晴对卫王竖起了大拇指。

    一旁,童绍跟刑部尚书一直没说话,只是看着卫王在柳若晴面前吃瘪的样子,在心中暗笑。

    言渊则是无动于衷地站在一旁,气定神闲的模样,仿佛什么都不管。

    倒是皇帝好心一些,掩嘴轻咳了两声,声音往下一沉,“九婶,说话注意场合。”

    “是,皇上。”

    柳若晴微微切了切身告罪,可却还是盯着卫王不放。

    谁让这老匹夫因为一年前的事还揪着她不放的,那就别怪她揪着他折腾。

    “卫王爷,在说正事儿之前,能不能请你帮个忙,放了那个豆腐西施,以卫王爷您的身份,想要个小妾还不简单,我就不一样啦,一天吃不到那豆腐脑,我就一天睡不好觉……”

    “靖王妃!”

    卫王的声音,提高了几分,眼看着柳若晴越说越过分,卫王的脸色已经有些扭曲了。

    “你当着圣上的面这样编排本王,是不是太过分了?”

    “王爷这话说的,我哪有编排你,你王府的管事当街掳走那豆腐西施的事,整条街上的人都知道。”

    柳若晴无辜地眨了眨眼,那天真无邪的模样,气得卫王鼻孔都扭曲了,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如何反驳。

    “就算是卫王府的管事掳走了那卖豆腐的,就一定是本王授意的吗!”

    “难道不是吗?”

    柳若晴故作震惊地捂住了嘴巴,难以置信地看着卫王。

    而整个御书房里,其他人都明白了柳若晴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提这么一件跟今天的事完全无关的事情来。

    “当然!整个卫王府这么大,本王公务繁忙,还能一天到晚亲自盯着手底下的人做事不成,王妃你……”

    卫王的话说到这里,也总算是明白了柳若晴的用意了。

    双眼愤怒地瞪着柳若晴那狡黠的眸子,暗暗一咬牙,知道自己又中了这个小丫头的圈套了。

    “既然王爷都觉得王府管事做的事不一定是王爷授意,那我一个酒楼的说书先生和戏园子的戏伶做事,我身为酒楼的幕后老板,又怎么就一定跟他们扯上关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