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9章 449.刁钻的小丫头
    第9章9.刁钻的小丫头

    从苏先生这几个人被带进御书房的时候,柳若晴便知道他们的用意了。

    她的酒楼跟戏园子,现在在靳都城非常有名,所以,苏先生和这几个戏伶在西园里也有不少人知晓。

    卫王,刑部尚书,或是身边这个她都没见过的狱卒,他们出现在这里,恐怕就是来作证的,证明这几个人是出自她的戏园子。

    这几人休沐之日,如看看戏,听听书也不是不可能。

    至于他们知道酒楼和戏园子是她的,她也不意外。

    既然抓到了苏先生跟戏伶,他们肯定会去查幕后老板,查到幕后老板是她,皇帝宣她进宫就无可厚非了。

    再加上她现在是西擎公主的身份,虽然是靖王妃,但是,这一层身份,在两个相互竞争的国家来说,自然也是可疑的。

    “王府的管事,卖身契都在王爷手上,说白了,那就是卫王府的人,说出去就是代表卫王府的,可酒楼的说书先生还是这些伶人,那只是我们下聘书聘来的,他们可是自由身,他们做什么事,我可是管不了的,王爷您说呢?!”

    柳若晴四两拨千斤地将问题抛回给了卫王。

    这会儿,卫王要是否认柳若晴的说法,也就是硬生生地打了自己的脸,就是认了卫王府管事强抢良家妇女的事就是他授意的。

    这个刁钻的小丫头,他竟然这样轻易就着了她的道。

    卫王烟着脸,愣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随后,柳若晴才回头看向言朔,道:“皇上,您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这个……”

    言朔讪讪地摸了摸鼻尖,竟然不记得自己要问什么了。

    就在这个时候,刑部尚书邢尧突然开口道:“敢问王妃,这些人是谁替王妃聘过来的呢。”

    “哦,是我的贴身丫鬟小月,邢大人是想叫我家小月一起过来问话吗?”

    柳若晴回答得非常坦荡,丝毫没有半点心虚的样子,完全是一副对这件事毫不知情的模样。

    甚至,就算叫小月过来当面对质,小月一口咬定不认识这些人,柳若晴的嫌疑就完全排除掉了。

    就算这些人不相信柳若晴是无辜的,他们没有实质性的证据,自然也拿她没办法。

    邢尧确实是做了这样的打算的,但是,见柳若晴这副模样,心里也知道,就算叫那个小月的婢女过来问话,也问不出什么来。

    除非这几人亲口指正是授了小月的意劫囚的。

    柳若晴知道邢尧的顾虑,微笑着走到苏先生那几人面前,道:“苏先生,你来说说,你们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劫囚?”

    苏先生的脸上,和那几个戏伶一样,都是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在对上柳若晴询问的目光时,对她磕了个响头,道:“小人不知东家竟是靖王妃之尊,平日如有冒犯,还请恕罪,这次的事,是我们哥儿几个自己的私事,没想到连累了王妃,实在是不该。”

    苏先生说话的样子,不卑不亢,颇有书文里那种义薄云天的豪情气概。

    “皇上要如何处置我等,悉听尊便,但请不要冤枉了王妃。”

    柳若晴心下对苏先生这副临危不乱的样子,深感佩服。

    很显然,他们是没打算将小月给供出去,现在的问题,就是在小月身上了。

    小月如果回到她身边的话,一切的问题就解决了。

    可小月如果因为心虚而逃走了,事情恐怕就麻烦了。

    这些人是聘请过来的,她可以为自己脱罪,可小月是她的贴身侍女,小月一旦犯了事,她身为主子,可就说不清了。

    御书房里,陷入了片刻的沉默,言朔的目光,若有所思地在柳若晴跟地上跪着的那几个人来回看了一眼。

    随后,挥了挥手,道:“先将这些人押下去,童爱卿,这件事就交由你全权负责,无比要将他们背后的人查出来。”

    “卑职遵旨。”

    童绍从御书房里退了出去。

    刑部尚书邢尧也知道单凭这几个人就要给靖王妃顶嘴,显然不太可能。

    且不说这个案子没有确凿的证据指向靖王妃,就算有证据,靖王妃背后还有靖王爷撑着,靖王爷护短的名声,可是出了名的。

    这位可是不好惹的主,他身为刑部尚书,哪敢轻易招惹他。

    况且,他跟靖王妃无冤无仇,也没必要死咬着靖王妃不放。

    当下,他也立即出声告退,“微臣也先行告退了。”

    邢尧跟皇帝行完礼之后,又跟言渊拱了拱手,才退了下去的。

    此时,最不甘心的就是卫王了,原本想借着这次的事给这个死丫头一点颜色看看,结果,非但不但她什么事都没有,自己又被她的话给套了进去。

    说有多丢人,就有多丢人。

    心里暗暗咬了咬牙,对皇帝拱了拱手,“微臣也告退。”

    他倒是没有对言渊行什么礼,转身的瞬间,狠狠地瞪了柳若晴一眼,才拂袖离去。

    现在,整个御书房里,除了皇帝和言渊夫妇之外,还剩下那个原本是被刑部尚书拉过来作证的狱卒。

    这会儿,没有皇帝说话,他也不敢像其他几位大人一样,提出告退。

    只是战战兢兢地站在一旁,不敢说话。

    “你也退下吧。”

    就在这个时候,言朔出声让他退下,他如蒙大赦一般地松了口气,“奴才告退。”

    说完,立即屈身退了下去。

    脚下的步伐,下意识地加快了许多。

    生怕自己脚下慢一步,就会被言渊给抓回来。

    他简直是嫌命太长,才会听了尚书大人的话,来做什么证。

    那些人是王妃戏园子里的戏子不错,可都是王妃请来的。

    这些人的底细或者私下里有什么动作,王妃不知道也正常。

    他怎么就想到要贪这个功来做这个什么证。

    御书房里,只剩下皇帝和言渊夫妇二人了。

    言朔的目光,开始投向柳若晴身上。

    “九婶觉得你那个婢女可疑吗?”

    言朔问话的样子,如往常一般随意,听不出什么意味不明的感觉,甚至还有几分漫不经心,就像是家常聊天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