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0章 450.皇上还是维护我的
    第450章450.皇上还是维护我的

    “皇上说小月?”

    柳若晴的脸上,表现出来的始终是那一贯的无辜和坦然,没办法让人从她身上看出什么可疑的地方。

    “对,你的这些人全是你的婢女招的,恰恰这么巧,她请来的人,都是有问题的,九婶不觉得可疑吗?”

    言朔漫不经心地端起面前的茶喝了一小口,眉毛微微一挑。

    柳若晴也不知道言朔有没有怀疑她,现在也只能硬着头皮撑下去了。

    “皇上这样问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您了,她是我的婢女,我要说她可疑,那不是把自己给拖下水了吗?”

    她脸上的表情还是十分从容,脸上还隐隐地带着惬意的笑,“我要说她不可能做这种事,皇上心里会不会觉得我私心里想撇清我自己的关系吗?”

    “……”

    言朔无语,只是愣愣地盯着柳若晴那从容的面容,半晌之后,叹了口气!

    “九婶啊九婶,你这张嘴,朕也拿你没办法!”

    言朔的脸上,语气中,听不出半点怒意,柳若晴藏在袖口里微微握紧的拳头,松了松。

    刚才,她面上表现得多么从容都好,心里其实还是很担心的。

    只要皇帝不站在她这边,而找了理由治她的罪,言渊一定会跟他起争执。

    柳若晴也不记得曾几何时,她已经不再担心自己的性命,而是只在乎言渊的一切了。

    她对着皇帝,扬起了明媚的笑,道:“还不是仗着皇上心里还是站在我这个九婶这边,我才敢这样放肆的吗?”

    柳若晴非常识相地开口拍了拍皇帝的马屁,听得皇帝朗声笑了起来。

    指着柳若晴笑了一会儿,他开口提醒道:“你那个婢女,你还是盯着她一点,今日朕不往深入去查,不代表别人不会,到时候,别怪朕不帮你。”

    言朔的话,让柳若晴惊了一下,双眸讶然地看着皇帝,半晌说不出话来。

    言朔也没再多说什么,道:“皇帝身体不好,朕就不留你们了,你们回府去吧。”

    柳若晴还是一脸错愕地盯着皇帝,直到自己的手,被某人给紧紧握住,柳若晴才回过神来。

    “微臣告退。”

    言渊在皇帝面前,很少这样郑重,想必这会儿,也是看出了言朔对柳若晴维护的心思,所以才这么郑重行礼。

    同时,他也明白皇帝对柳若晴说的那后面半句话的意思。

    皇帝现在能不动声色维护她,是因为确实没有确凿的证据指着她,可一点底下的人有心往深入查到小月身上,到时候,为了顾及东楚国的国法,就算皇帝有心要维护柳若晴,恐怕也不能够了。

    出了宫门,柳若晴才回过神来,上了马车之后,她才不敢置信道:“皇上这是拐弯抹角维护我呢?”

    她的脸上,透着几分欣然,别的不说,至少让柳若晴知道,皇帝暗里还是站在她这边的。

    只要她没有做出什么太过分,太有违朝纲的事,她基本上都是安全的。

    双眼明亮地看着言渊,脸上的欣然溢于言表。

    言渊一脸无奈地看着她,笑着戳了一下她的脑袋,“别高兴太早,皇帝提醒了你关于小月的事,说明他跟卫王一样,也怀疑到小月身上,只是他现在有心维护你,不愿意深究,现在务必要立即找到小月。”

    柳若晴认真地点了点头,笑容依旧,“嗯,我知道了。”

    柳若晴挽着言渊的手臂,将连侧着靠在言渊的手臂上,道:“你看,皇上还是会站在我们这边的,你就不用担心我了。”

    言渊看着她脸上小小的满足,轻轻抚着她柔软的烟发没有说话。

    心口,隐隐作痛着,陆元和跟他说过,他体内的余毒一年半载没办法清楚。

    虽然扼制了毒性的剧烈发作,但是心口会经常隐隐作痛,那是毒素在心脏里流动。

    只因这些痛他还能忍受,所以他身边的人,没有一个人发现。

    柳若晴靠在他手臂上休息了一会儿,就感觉自己心口闷闷的,有些恶心。

    她直直地坐了起来,胸口那种反胃的感觉,更加剧烈了一些。

    她捂着胸口,脸色有些难看。

    言渊注意到了她的异样,神色一变,伸手扶住她的身子,却见她眉头深锁,将他往身边一推,对着前面赶马车的马夫喊道:“停车。”

    还没等马车停稳,柳若晴便急匆匆地从马车上下来了,冲到了路边。

    言渊心中一紧,赶忙在柳若晴身后追了下去,见她捂着胸口,站在路边辛苦地呕吐,脸色白得有些可怕。

    “怎么了,晴儿?”

    言渊看到柳若晴的脸色非常难看,浓眉紧张地蹙成一团。

    “我……”

    她刚要说话,胃里那一阵反胃又冲了上来。

    原本柳若晴几天就吃的不多,刚才吐了没几下,就是剩下酸水。

    她吐得难受,脸色比起刚才又难看了几分。

    睫毛上,还沾着几滴水雾。

    言渊紧张地拍着她的背,等到她好不容易止住了那一阵反胃之后,才又一次问道:“怎么了,怎么吐得这么厉害?”

    “我……”

    柳若晴看着他,见他眸子流露出来的紧张和担忧,心头一暖。

    这双澄澈的眸子里,只倒映出自己苍白的脸,可脸上却是满满幸福的笑容。

    也不管这是人来人往的街道,她伸手圈住言渊的腰,紧紧贴着他的身子,撒娇道:“回王府了我再告诉你。”

    言渊依然不放心地看着她,只是见她脸色虽然有些苍白,可眼底却透着隐隐的笑意,似乎还很开心的样子。

    他心里虽然担心,可也稍稍松了口气,见她这副神秘兮兮的样子,也是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伸手轻轻刮了一下她的鼻尖,道:“都这副样子了还敢在我面前装神秘。”

    他搀扶着她的身子,上了马车,手,勾住她有些冰凉的手指,道:“回去之后,你告诉我的事要是让我不满意,我可是要好好罚你的。”

    “放心吧,保证让你高兴得几天几夜睡不着觉。”

    柳若晴将脸埋在言渊的怀里,感受着他稳稳的心跳声,她悄悄扬起唇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