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1章 451.睡书房去
    第451章451.睡书房去

    曾经,她想过为他生儿育女,却从未想过,会来得这么快。

    可这个孩子是他的,就算来得再快,就算怀得再辛苦,她都甘之如饴。

    她眼中的笑容,更浓了一些。

    身子又往言渊的怀里凑了凑,想要跟他靠得更近一些。

    言渊察觉到了她的贴近,同时,也能感受上到她不经意间散发出来的喜悦,他低眉看了她一眼,对她那故作神秘的“喜事”更加好奇了。

    回到王府,刚下了马车,言渊就有些迫不及待地直接将柳若晴抱了起来,柳若晴没有心理准备,被他这突然一抱,惊呼出声来。

    伸出双手勾住言渊的脖子,故作不悦地瞪着他,道:“你干嘛呀,没看到院子里有人吗?”

    “本王在家里抱一抱自己的王妃,还需要别人同意不成?!”

    言渊挑眉回答,目光完全无视了院子里看到王爷王妃“恩爱”时立即站在一旁眼鼻观心的下人。

    他们早就习惯了王爷跟王妃不顾场合秀恩爱的样子,早已经免疫了。

    柳若晴看着他这样不要脸的“大言不惭”,红着脸颊瞪了他一眼,才在他好心情的朗笑声中,被他抱紧了东院里去了。

    回到房间,柳若晴才被他放了下来,两人的脸上,都带着打闹过后的潮红。

    “现在到家了,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吐得这么厉害了吗?”

    言渊眼中的担忧更多于眼底的好奇。

    他实在想不出有什么事让她吐得脸色苍白还会让他高兴几天几天睡不着觉的。

    柳若晴看着灼灼的目光,脸颊又红了几分。

    踮起脚尖,凑到他耳边,低声耳语了几句,随后,又脸颊潮红地站在言渊面前,笑盈盈地看着某人傻愣着的样子。

    见言渊一动不动地站在自己面前,嘴巴微微张着,傻眼地看着柳若晴那笑意盈盈的模样,就像是被定格住了一般,半晌没有反应过来。

    柳若晴的唇角,挂着笑,也不着急等着他开口,可见他这样一言不发地盯着自己看了这么久都没反应,她反而被看得不自然起来了。

    伸手轻轻推了他一把,道:“干嘛这样看着我,你……你不喜欢吗?”

    言渊总算是从震惊和错愕中回过神来,看着自家爱妻红着脸的模样,突然间上前,在柳若晴的惊呼声中,拖着她的身子,将她抱了起来。

    用力在她唇上连连吻了好久,又抱着她,连连转了好几圈,只听到柳若晴喊着:“别转了,我头晕”,他才不舍地将她放了下来。

    脸上,是抑制不住的狂喜之色,他看着柳若晴泛红的耳根,又有些不敢相信地开口问道:“晴儿,我刚才没听错,是不是,我要当爹了,是不是?”

    柳若晴看着他这孩童般的模样,不忍心捉弄他,立即点了点头,“是啦,是啦,你没听错,你要当爹了……唔……”

    柳若晴的话才刚说完,唇,又被言渊给堵住了。

    他的吻,因为狂喜而有些用力,却并没有持续太久,像是怕会闷到她一般。

    松开她之后,柳若晴还没搞清楚他要做什么,便见他急匆匆地从房间里跑了出去,命人喊来了管家和陆元和。

    “王妃有孕,你快给她看看,王妃身子怎么样了?”

    柳若晴看着身边这个一向稳重现在却活蹦乱跳的某人,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这家伙……怀个孕而已,瞧把他高兴的……

    柳若晴的面上虽然一副鄙视的模样,可心里却是喜滋滋的。

    陆元和也是第一次见这个一贯以冷面著称的王爷这会儿就像个孩子一样地盯着自己,也是讶了一下。

    面上却不敢有丝毫怠慢,立即给柳若晴把脉。

    言渊则是双眼紧紧地盯着陆元和,生怕错过他脸上每一个重要的表情。

    把完脉之后,陆元和才对言渊道:“请王爷安心,王妃这一胎很健康,只是才一个多月,月份比较轻,平时行动要尽量小心一些,以免动了胎气。”

    言渊点点头,又问了许多跟怀孕有关的注意事项,几乎是细无巨细。

    听得一旁的管家和柳若晴都一愣一愣的。

    等到陆元和将一切都交代妥当之后,言渊对管家道:“吩咐下去,王妃有孕,王府上下所有人,赏银五十两,等照顾好王妃诞下麟儿之后,本王再有重赏。”

    “是,王爷。”

    一时间,王妃怀有身孕的事,便传遍了王府上上下下,众人皆是狂喜不已。

    更令人高兴的事,王爷一赏就赏了王府上下一人五十两。

    这可是普通人家几年的开销呢。

    可见王爷对未出生的小世子或小郡主有多爱重。

    也正因为如此,他们对王妃腹中的胎儿更加细心照顾,不敢有半点的怠慢。

    同时,靖王妃怀孕之事,很快便传入宫中,太后听闻,也是欣喜不已,当下便赏了靖王妃不少的好东西。

    可见皇家对靖王爷的看重,自然就更加没有人敢招惹靖王府的人。

    从知道柳若晴怀孕到现在,已经三天了。

    因为陆元和私下跟他叮嘱过,王妃这胎前几个月不稳定,夫妻之间不要有房事。

    可每晚抱着自己这个宝贝妻子入眠,温香软玉在怀,他哪里能忍得住。

    每一次到了三更半夜,他都要跑去净室泡一段时间的冷水才行。

    柳若晴看他这副模样,又心疼又不忍。

    “要不,你去书房睡吧。”

    看着从净室里出来,头发上还沾着水滴的言渊,柳若晴无声地叹了口气。

    言渊走到她身边,像个可怜的孩子,将脸埋在柳若晴的肩窝之中。

    宽大的手中,轻轻覆在柳若晴的小腹上,不到两个月的身孕,小腹还是平坦平坦的。

    “有了孩子,你就不要我了吗?”

    听着他语气中的哀怨,柳若晴无奈笑出声来。

    食指轻轻卷着言渊垂着的头发,道:“我是看你每天晚上都要去冲冷水,觉得你太可怜了。”

    言渊微阖着的双眼,微微睁开,澄澈清明的双目里,透着几分哀怨。

    “还敢取笑本王。”

    他翻身将柳若晴往怀里一带,柳若晴一个不留神,被他直接翻身抱在了怀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