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3章 453.他会失望吗
    第453章453.他会失望吗

    光是容祁这一关就过不了。

    就算过了容祁这一关,以容祁排兵布阵的能耐,《天阵图》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越想下去想,小月就越是气馁。

    发现,不管自己怎么做,在容祁在容家人面前,都是那样力不从心。

    容祁见小月没说话,面上露出了一丝无奈的笑。

    他知道,刚才那些话,就算他不说,小月心里也很清楚,可她还是义无反顾地留在东楚,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

    现在既然话都讲到这份上了,他不在乎再多说一些。

    “让你来东楚盗《天阵图》的人,是你姐姐吧?!”

    闻言,小月猛然抬起头来看他,眼底闪过一丝讶然。

    容祁淡笑了一声,道:“你姐姐可是个聪明人,盗《天阵图》的事,她不来做,却让你过来。”

    容祁没有说得太明白,他知道,小月能明白容祁话中的意思。

    见小月的脸色,微微变了变,却并没有反驳他的话。

    “之前……”

    小月动了动唇,说话的时候,显得有些踌躇,“之前多谢你相救,我这一次回去,会跟王爷说明情况的。”

    她说的王爷,指的自然是靖王言渊,而至于她说的“跟王爷说明情况”指的是什么,容祁没有多问,也没多加干涉。

    他知道这小丫头自有一番主见,他干涉多了,反而适得其反。

    如果言渊真的如她所说,为了保住靖王妃而把她做的事压下去那就最好,如果言渊不顾靖王妃而对月儿出手的话,他自然不会袖手旁观,到时候出手也不迟。

    “好,你回去吧,有什么困难,我会帮你。”

    小月见他眸光柔和,眼底萦绕着她不愿意直视的情愫,她心中一恸,只是勉强地对容祁露出一抹感激的微笑,却不敢流露别的更多的情愫让容祁发现。

    “多谢。”

    待她走开几步之后,又听容祁突然间叫住了她,“月儿。”

    小月停下脚步,目光茫然地回过头来,见容祁微蹙着眉,表情严肃地朝她走来。

    “王爷还有事?”

    这般疏离的称呼,让容祁心头一涩,随后,问道:“连你都觉得我们容家图谋不轨吗?”

    小月的脸色,变了变。

    这种话题,即使大家心知肚明,可却从来不会在明面上提出来。

    容祁竟然当着她的面,把这种话直接拉到台面上讲。

    小月张了张嘴,却是回答不出来。

    她当然不知道容家有所图谋,可是……

    “这事儿,总有一天会有分晓,王爷现在问我,我也回答不出来。”

    她抿唇一笑,眼底却是一片苦涩。

    她很想说,等你容家把兵权交出来了,我们自然就信了,可这话,她终是不忍说出口。

    容祁听她的回答,只是盯着她沉默了几秒,随后,苦涩地一笑。

    还是习惯性地拍了拍她的脑袋,道:“回去吧。”

    小月看了他一眼,敛去心中异样的感觉,点了点头,“再见。”

    靖王府——

    言渊刚刚下朝回府,便急匆匆地往东院的方向走去。

    自从柳若晴怀了孕之后,他根本连上朝的心思都没有,如果不是朝中事情太多,他真想“告老还乡”算了,也好每时每刻陪着自己的爱妻和尚未出生的孩子。

    这是他跟晴儿第一个孩子,他自然是非常重视。

    同时,他最近翻了不少跟孕产妇有关的书,女人生孩子,就如同在鬼门关走一遭,能不能走回来都很难说。

    他一边高兴自己有了子嗣,又担心晴儿小小年纪就怀着身孕,心里不免忐忑。

    所以,即使王府上下都不敢怠慢王妃和她腹中的孩子,加上有陆元和这个前太医院院正在,又有太后时不时派太医院的院正过来,言渊的心里,还是放心不下。

    刚到了东院,便看到柳若晴坐在树荫下,吃着厨房里特地为她做的小零嘴和小糕点。

    看她的脸色,却有些兴致恹恹。

    言渊笑着走过去,在她脸上轻轻啄了一下,随后,揽着她的腰,坐了下来。

    “怎么了?是府里哪个不长眼的惹你生气了?”

    柳若晴抬眼看了一眼言渊含笑的眉眼,道:“有靖王爷镇宅,谁还敢惹我生气?”

    言渊被她的话给逗笑了,手,轻轻抚着柳若晴的背,见她不停地拿起面前的零嘴吃得津津有味,便忍不住拿起来唱了一口。

    那酸得让人双颊发酸的感觉,让言渊皱起了眉,“厨房里的人最近过得太安逸了么?这么酸的东西,也敢拿过来给王妃吃!”

    低沉的呵斥,让候在院子里的丫鬟们立即跪下请罪。

    “还不拿去换掉。”

    “别动,别动!”

    柳若晴伸手,护住了言渊正要端去扔掉的零嘴,道:“是我让他们做得酸一些,吃别的东西没胃口。”

    就在这个时候,听到这边动静的管家正好赶来,见丫鬟们跪地请罪,便悄悄地挥了挥手,让他们退下。

    这边又笑嘻嘻地对言渊道:“王爷有所不知,王妃现在怀有身孕,爱吃酸是好事,所谓酸儿辣女,按老奴看,王妃这胎,定是小世子无疑了。”

    徐管家是言渊出宫开府之后,便一直照顾着他的老人,所以,在言渊面前,自然说的上话一些。

    言渊听他这么说,刚才的怒色,稍稍缓和了一些,倒也没再斥责那些下人。

    倒是柳若晴,听徐管家这么笃定的说法,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老徐啊老徐,你这信口开河的,要是我生了个女儿,你就要打脸了。

    想到这个,她突然间将目光投向言渊,想起这是重男轻女的古代,眸色微微一凛。

    言渊待她多好,她心里最清楚,可是,他心里喜欢的到底是儿子还是女儿呢?

    如果生了女儿,他会失望怎么办?

    柳若晴在心里叹了口气。

    言渊察觉到了她的异样,示意管家退下,跟着,低眉不放心地看着她,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进门的时候,就看你脸色不对。”

    “没什么,就是觉得待在府里有些无聊。”

    柳若晴动了动唇,回答得有些心不在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