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4章 454.陪她下棋
    第454章454.陪她下棋

    “原来是这样,那我等下进宫跟皇上说一下,这段时间不去上朝了,在府里陪你。”

    他似有若无地把玩着她的发丝,笑道。

    却见柳若晴摇了摇头,道:“不用了,你在府里陪我还不是一样无聊,难不成陪我大眼瞪小眼吗?”

    她笑看了他一眼,总觉得心头堵得慌。

    徐管家刚才那一句“定是小世子无疑”还是影响到了她。

    她不经意地叹了口气,言渊看了她一眼,见她的脸色有些黯然,心中有些不安。

    听陆元和说,女人怀了孕就会变得多愁善感,看来连一向乐观的晴儿也逃不过。

    看样子,他确实要跟皇帝请一段时间的假,好好在家陪着她了。

    伸手揽过她并没有因为怀孕而变得丰腴的身子,道:“乖乖在府中待段时间,等孩子满了三个月,我陪你出去走走,散散心!”

    柳若晴叹了口气,这古代原本就没什么娱乐活动,现在连出府逛个街都不成。

    可她也知道,她腹中的孩子,可是皇家子嗣,怠慢不得。

    真出了什么事,就算言渊不计较,朝中那些个大臣,也会揪着她靖王妃说个不停。

    言渊见她这副模样,低笑出声,伸手轻轻捏了捏她的脸颊,道:“乖了,我明日就跟皇上告假,在府中陪你,陪你大眼瞪小眼都行。”

    柳若晴被他的话给逗笑了,心中的烦闷,也少了几分。

    犹豫了一番之后,她还是忍不住开口道:“管家说这胎是个儿子,可万一是个女儿,你会失望吗?”

    言渊听她这么问,停在她脸上的目光,突然间深了几分。

    柳若晴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脸,往边上移开了半分,“这样看着我做什么?”

    脸颊又一次被言渊捏了捏,“我说有个人刚才怎么垂头丧气不愿意跟我说话的样子,原来是在担心这个。”

    柳若晴见他眉眼中带着的笑意,却被他看得越发不自然了起来。

    “干嘛,问问都不行啊?”

    她瘪瘪嘴,不满地瞪着言渊,轻轻推了他一把,道:“你还没回答我呢。”

    言渊眼中原本的笑意,化作无奈,“你怎么也跟那些迂腐的人一般想法,本王又没有皇位需要儿子去继承,非要生儿子做什么?”

    柳若晴被他的话给又一次逗笑了。

    这闷骚的性格,在她面前说笑话的样子,还真是可爱。

    “这生孩子要是可以随便选男女,我倒是希望多生几个女儿,女儿可比儿子贴心多了。你就别想那么多了。”

    不管言渊这话是真心还是安慰她,反正柳若晴听着,心里是安慰多了。

    看了言渊一眼,还是忍不住打趣道:“你没有皇位需要继承,不是还有王位需要有人继承吗?”

    言渊没好气地睨了她一眼,道:“就想着天天跟我贫嘴。”

    他俯身直接将她抱起,往屋内走去,“起风了,回屋去别着凉了。”

    柳若晴被他抱着,双手勾住他的脖子,眼底笑盈盈的。

    “看你这么体贴的份上,我还是得给你生个儿子继承王位。”

    在引来言渊没好气的目光时,柳若晴在他怀里,咯咯笑出声来。

    便听言渊沉稳的声音,在她的嬉笑声中响起,“如果生出来是儿子,那我们继续生,等生出女儿为止。”

    柳若晴的笑容一僵,在言渊将她放到椅子上坐下的时候,她伸出脚,轻轻踢了他一脚,道:“你当我是猪吗?”

    “就算是猪,我也爱,又笨又有肉的猪,本王最喜欢了。”

    在柳若晴“愤怒”的瞪眼中,言渊朗笑出声来。

    “无聊的话,我陪你下会儿棋?”

    “下棋?”

    柳若晴的嘴角,抽了抽,古人的娱乐项目真的是……真的是……好无聊。

    不过,偶尔下下棋也挺好,就当是陶冶一下情操,提前培养一下自己腹中孩子的气质吧。

    “好啊。”

    当下,言渊便让管家送来了棋盘。

    看着那精致不俗的烟白子,柳若晴的嘴角,抽了抽。

    她要是跟言渊说她只会下飞行棋和五子棋,他会不会笑她胸无点墨。

    她一直都觉得自己是个难得的人才,什么都“略懂”,可偏偏像围棋这种考验智商的东西,她却只懂规则,根本不会下。

    在言渊面前坐下,她捏着手中的白子,若有所思地盯着棋盘,那模样,在管家看来,颇有几分高深莫测的味道。

    只有柳若晴自己知道,她是根本看不懂面前的棋局,只是装作若有所思的样子,好显得自己特别有文化。

    言渊见她这副模样,似乎是看出她的心思,抵唇一笑,他对管家挥了挥手,道:“徐叔,你先下去吧,这里不需要伺候。”

    “是,王爷。”

    管家若有所思地看了言渊一眼。

    言渊这个人从小就是性子高冷的,除了看看书,下下棋之外,没什么别的爱好。

    徐叔虽然只是王府的管家,但是,俗话说得好,宰相门前四品官,更何况他还是王府的管家。

    更何况,徐叔在言渊眼底,除了管家之外,还是谋士。

    只不过,如今朝堂安定,也就不需要谋士,所以徐叔在担任起了管家一职。

    他棋艺精湛,曾经陪言渊下过不少的棋,就算不下,他也会侍在一旁,王爷下完棋之后,也会跟他讨论一番战局。

    可现在,王爷却把他赶走了。

    难道是王妃的棋艺太精湛,已经超过了他,所以王爷不需要跟他讨论了?

    徐叔的心里,有些小小的失望。

    不过,倒也没什么,王爷能遇上跟他如此志趣相投的人,那自然是好的。

    管家退下去之后,言渊见柳若晴还是拿着棋子举棋不定的样子,也不催她,只是眉眼含笑地看着她。

    等她落下一子之后,言渊看着满盘凌乱没有半点章法的棋局,问道:“确定下这里了?”

    人总是这样,被人一问就变得犹豫了起来。

    柳若晴看着言渊含笑的眉眼,想了想,又将白字拿了起来,“我再想想。”

    言渊看着那凌乱的棋局,叹了口气,心中暗忖:以后再也不跟这丫头下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