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5章 455.小月回来了
    第455章455.小月回来了

    在柳若晴下定决心落下一子之后,他一点战斗的精神都没有,在棋盘上随意落下一子。

    也不管这一子落下,能给对方留下多大的破绽。

    柳若晴见言渊这一子明显有了漏洞,她心中一喜,完全不给言渊机会,赶忙在漏洞上下了一子,当下便吃了言渊好几个棋子。

    随后,又洋洋得意地看着言渊。

    言渊但笑不语,也没跟她说自己故意让她占了上风,见她高兴,他自然也是心中欣喜。

    既然一个小破绽都让她开心,那这盘棋……他还是不赢她了!

    言渊在心中想道。

    一刻钟过后——

    “我赢啦!”

    安静的房间内,传来柳若晴雀跃的声音。

    “爱妃的棋艺真精湛。”

    言渊将烟子放到一边,看到柳若晴脸上流露出来的欣喜之色,一点都没后悔让她赢了这盘棋局。

    只要她开心就好。

    柳若晴的嘴角抽了抽,言渊这马屁拍的,也不怕闪了舌头。

    这下围棋的本事,自己有几斤几两,她自己心里最清楚,言渊这放水放得,就快要发大水了,还真以为她看不出来他在让她呢。

    不过,夫君大人既然这么贴心,她也不好拂了他的好意不是?

    所以,她赢了,赢得一点都没觉得不好意思。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动静。

    “奴婢小月求见。”

    柳若晴嘴角的笑容僵了一下,随后,惊讶地看向言渊,就连言渊,也在听到小月的声音时,有些难以相信。

    两人都没想到,小月竟然会回来。

    从那天她被人救走开始,她应该就知道她不会帮她在言渊面前隐瞒的,怎么这会儿,她自己回来了?

    “进来。”

    柳若晴将棋子往边上一放,被言渊搀扶着走到椅子上坐下。

    小月进来的时候,看到言渊跟柳若晴在一起,脸上并不惊讶,甚至没有半点惧意。

    仿佛就在来之前,她已经做好了全部的打算了。

    “奴婢参见王爷,王妃。”

    小月十分恭敬地在两人面前跪下。

    比起柳若晴的平静,言渊脸上的怒意,却是一点点升起,随后,布满了他整张脸。

    “你倒是胆大,还敢回来!”

    言渊将手中的茶杯,重重地往桌子上一放,发出杯子与杯盖碰撞的声音。

    小月的脸色,微微一变,却并没有跟言渊求饶的意思,只是道:“奴婢知道之前的行为连累了王妃,所以,特地回来请罪。”

    小月回答得低眉顺眼,而她的话,也让言渊的脸色,稍稍缓和了几分。

    这个婢女能联想到这么多,也不枉晴儿之前护了她一把。

    “你现在可以老实交代了吗?”

    言渊的声音,依然冷沉,面色虽然有些缓和,却也没缓和太多。

    小月秀气的眉头,轻轻一蹙,随后,又对着言渊,重重地行了个大礼。

    随后,才语气平静地开口道:“奴婢乃北卫女皇幺女北堂毓月。”

    小月的回答,让言渊夫妇再一次惊了一下。

    他们想过小月各种身份,却没想过,小月的身份如此之高,竟然是北堂皇室之人。

    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皇室之女,而是女皇皇储。

    各国都知道,北卫一直都是女皇继位,而如今的皇储,便是女皇最小的女儿。

    这个皇储的位子,不是当今女皇定下,而是在北堂毓月刚刚出生的时候,北堂先帝当着群臣的面定下的。

    可见其身份之高贵。

    而这样高贵的北卫皇储,竟然屈尊到靖王妃身边当一个任人差遣的侍女。

    可见其生性之隐忍。

    能将一个下人的身份扮演得丝毫没露出半点破绽,这样一个人,如果不是被逼急了,恐怕不会那么冲动闯东楚的皇宫。

    柳若晴听到小月的自我介绍,愣了好久,才缓过神来,倒吸了一口凉气。

    天哪,她竟然让北卫未来的女皇伺候了她这么久。

    她眨巴着双眼,看着跪在自己夫妻面前,冷静得自称奴婢的女子,心中不禁暗叹——

    果然是皇储啊,这性子,还真是懂得隐忍。

    可她这么高的身份,怎么要不顾性命闯东楚皇宫呢?

    柳若晴心里,越发好奇了起来。

    “你先起来吧。”

    知道小月的身份不简单,可以说,比起她这个靖王妃的身份高多了,她可不能随便让人家跪着。

    北卫的国力虽不及东楚,可跟其他三国比起来,却并没有差多少。

    她一个亲王王妃,哪里受得起一国皇储跪拜。

    小月没敢起身,她知道,自己这个身份出来,将意味着什么。

    而这一切,还得看言渊的决定。

    当她下定决心过来打算跟言渊说明一切的时候,就是打算赌一把了。

    言渊见她不起,心中冷笑,还算这个北堂毓月识相。

    “你起来吧,本王还有些话要问你。”

    “多谢王爷,王妃。”

    小月从地上站起,目光,直视着言渊跟柳若晴,不像平时作为侍女是眼鼻观心的模样,这副不卑不亢,又能屈能伸的样子,倒还真让人有些佩服。

    “你真是北堂毓月?”

    言渊见她这么轻易就说出了自己的身份,反而多了几分怀疑。

    “不敢欺瞒王爷,在下确实是北堂毓月。”

    小月站在一旁,直视着言渊,回答道。

    “你跟那姓褚的将军闯入我东楚皇宫的目的是什么?”

    东楚跟北卫想来井水不犯河水,北卫没必要派人来刺杀皇帝,更加不可能派堂堂一个皇储来刺杀皇帝。

    “不瞒王爷,我跟褚将军擅闯东楚禁宫,是为了……”

    小月拧了拧眉,踌躇了半秒后,继续道:“是为了《天阵图》。”

    “《天阵图》?”

    言渊的眉眼,骤然冷了下来。

    《天阵图》是大将军孟雄身前所住,其中包含了各种排兵布阵的顶级阵法。

    这些阵法,利用奇门遁甲之术编成,就算让人得到了这本兵书,如若不懂奇门遁甲之术,就算得到了这本兵书也没什么用。

    没想到,这北卫皇储,竟然打起《天阵图》的主意来了。

    “你可知,你的行为,已经造成了东楚和北卫两国之间的嫌隙,只要本王将你交到朝廷那边去,你们北卫就有麻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