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6章 456.北堂毓月
    第456章456.北堂毓月

    “请王爷恕罪,小月并无冒犯东楚之意,实在是……实在是无奈之举。”

    “你的无奈之举,于本王何干?”

    言渊可没打算给北卫女皇面子,“这次的事,本王会亲自修书一封,让女皇陛下给本王一个交代。”

    “王爷。”

    小月再一次在言渊面前跪了下来,“这是小月一人之错,女皇陛下并不知情,王爷若要降罪,就请降小月一人之罪,小月绝无怨言。”

    言渊还想说什么,却被柳若晴给拉住了!

    见她对他摇了摇头,示意他先别说话,言渊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只是她的要求,他还是听的,当下,便在柳若晴身边坐了下来,端起边上已经凉了的茶水,喝了一小口。

    “小月,这《天阵图》是行军打仗用的,你若不说清楚你们盗《天阵图》的用意,很难让人相信你们对我东楚国不是图谋不轨。”

    柳若晴说话的时候,是面带微笑的,比起言渊那凶神恶煞的样子,她的模样,显然更容易让人放下戒备。

    小月一直不清楚柳若晴到底是什么身份,但是她知道此人不简单,可即便是如此,对上柳若晴那笑眯眯的模样,她还是本能地选择相信她。

    她看了一眼柳若晴,又看了一眼一眼,涩然一笑,道:“想必王爷应该清楚,我们北卫,虽然是北堂家的人当政,可朝政却是把持在肃王府手中吧?”

    言渊的眉眼,动了动,一副不可置否的样子。

    北卫被容家的人把持朝政,在各国当中,并不是什么秘密。

    别说是他们四个大国,就是周边一些附属国,也有听说。

    北卫,与其说是北堂家的天下,不如说是容家的天下更为恰当。

    肃亲王容慎,手握天下兵马,朝中大臣又对他马首是瞻,肃亲王世子又是行军打仗的能手。

    可以说,已经没落的北卫皇室,如果没有容家人坐镇,恐怕早就被其他几个国家给灭了,又怎么能跻身于四大国之一。

    所以……

    言渊算是明白小月盗《天阵图》的用意了。

    这是打算用《天阵图》来对付容家?

    想到这个,言渊有些讽刺地笑了起来。

    没有容家,连北卫都可能没了,还哪来的北堂家?

    这北堂家的人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小月看到了言渊眼底的嘲讽,心底一痛,似乎能看懂言渊这样的讽刺代表什么意思。

    “你以为,拿到了《天阵图》,你们就能耐对付肃王府的人?不自量力。”

    言渊的说话,非常不客气。

    北卫的人要是能看得懂《天阵图》,也不会落到被容家的人把持朝政的地步。

    听到自己的家族被言渊这样毫不客气的奚落,小月的脸色,有些泛白,可却又羞于为自己的家族辩驳。

    柳若晴见言渊说话这么不客气,心下有些无奈,对小月也有些同情。

    毕竟是跟在自己身边这么长时间的人,没有半点主仆只情,也说不过去。

    “你应该知道,那次劫囚失败,我就不会替你隐瞒,你又回来做什么?”

    正常情况,她不是应该逃得远远的吗?

    小月的神色,往下一凛,“我只是不想连累王妃而已,禁军抓到的那些人,都是我为王妃招过来的,我要是做贼心虚不见了,朝廷的人,定会怀疑到王妃你的头上。北堂毓月虽然没什么用,但也不愿连累无辜之人,更何况王妃还是我的救命恩人。”

    小月说的救命恩人,自然是因为柳若晴两次出手相救的事。

    柳若晴心下满意小月的行为,皇储就是皇储,这气节,还真是普通人比不上的。

    柳若晴似乎并不气恼小月连累她的事,心中对小月这种能屈能伸的性格,很是钦佩。

    言渊倒是比柳若晴想得多一些。

    冷眸,朝小月恭敬的脸上看了过去,道:“你这次回来,还有什么想说的?”

    “小月这样做,只是希望不要连累王妃,至于其他,小月任凭王爷发落。”

    闻言,言渊只是冷眼看着她,冷冷一笑,“你倒是聪明。”

    这北堂毓月就是认定了他会为了护住晴儿而帮她掩盖这些事,才这样有恃无恐地过来见他们,甚至不惜把自己的身份都说出来了。

    他如果把北堂毓月送到皇帝面前发落,尽管她是北卫的皇储,可却是靖王妃的陪嫁,靖王妃不可能连自己的陪嫁丫鬟是什么身份都不清楚。

    有些人在朝廷面前一上奏,说西擎和北卫勾结,也不是没可能。

    现在晴儿有孕,他不想给她招惹这些乱七八糟的麻烦。

    朝中一些倚老卖老的大臣们,很多都是闲的没事干,非要找些事情来做做,他可没这份心思去应付他们。

    “这次的事,你最好闭上嘴,一个字都不要提,最好也忘了你是北堂毓月这个身份,老实待在王妃身边,至于其他事,你最好歇了那份心思,要是让本王知道你再不安分,别怪本王不客气。”

    言渊的话,让小月心下悄悄地松了口气,自然明白言渊这一次是打算放过她了。

    当然,他不是因为她,而是因为靖王妃。

    “是,多谢王爷,王妃。”

    “退下吧。”

    言渊冷着脸,挥了挥手,让小月退了下去。

    至于小月这几天去了什么地方,言渊自然会想办法替她圆了这个慌。

    “真没想到,我竟然让一个未来的皇帝伺候了我这么久。”

    小月离开之后,柳若晴还一副恍然的模样,随后,洋洋得意地看着言渊,道:“王爷可是没这么好福气。”

    脑袋被言渊轻轻戳了一下,听他道:“都差点被她害了,你还在这里得意。”

    真是没心没肺。

    柳若晴吐了吐舌头,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道:“那我不是知道我家夫君会想办法护着我吗?那我还担心什么?”

    言渊心里虽然因为小月惹出来的麻烦而一肚子的火。

    可很显然,自家王妃对自己这无条件的信任,还有这番好听的言辞,还是非常受用的。

    言渊的脸上,加深了几分笑意,无奈地瞪了她一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