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8章 458.这坑娃的爹
    第458章458.这坑娃的爹

    上面取的各种充满福气的名字,读起来就高端大气上档次,她根本不用去看是什么东西,都知道是厚礼。

    只是,这些名字太长太难记,分明就是用来考验人过目不忘的能力。

    柳若晴自认自己没这么能力,就算那些东西放在她面前,她都叫不出名字来。

    “这些礼没什么问题,就劳徐叔你去办了!”

    “是,老奴告退。”

    徐管家走后,柳若晴继续往外走,因为穿的多,加上衣服的布料都是上等的保暖布料,除了刚出门那会儿觉得有些冷之外,这会儿,柳若晴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冷了。

    “走,我们出去走走。”

    到了腊月,过年的气息就越来越近了。

    就算是下着大雪,靳都城的街上,也是一片繁华之景,而且,颇有瑞雪兆丰年之感。

    记得去年年关那会儿,她因为神武云爱的事跟言渊吵了一架,她离开京城去找师父,后来言渊去找她,还为此中了毒,柳若晴的眉宇间,便多了几分愁容。

    虽然这几个月,言渊从未在她面前毒发过,但是,陆元和也从来没说言渊的毒解了,再加上言渊虽然精神头不错,但是,脸色却稍稍有些苍白。

    她看在眼里,却并没有说出来,她知道言渊不想让她担心,她自然也不希望言渊去担心她。

    只希望,他真的没有毒发,而他体内的毒,也能一点点排掉,只要他能好好活下去,时间久一点就久一点。

    “公主,街上到处都是雪,您还怀着孩子,就不要出去了吧,万一伤着了,奴婢都没办法跟王爷交代了。”

    “放心吧,只是怀个孕而已,哪有这么矫情,你还真当我是瓷瓶,随便碰碰就碎了啊。”

    柳若晴看着小月,无奈地叹了口气。

    她腹中这个孩子,还真是矜贵,矜贵到她这么配合在王府里待了三个月了,现在好不容易熬出来了,又要顾及这顾及那。

    小月心里还是很担心,她现在在王府,本来就如履薄冰,万一又做了什么让王爷不高兴的事,那后果不堪设想。

    柳若晴知道小月心里在担心什么,可是,她实在是在王府里憋坏了,如果再不出去走走,她真的会抑郁。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传来脚步声,脚踩着雪地,发出了碎响。

    柳若晴二人回过头来,见言渊一身银色的长袍,外面披着一件暗紫色的裘衣,跟她身上这件裘衣,倒是有些相配。

    这面如冠玉,风度翩翩的样子,走在雪地里,又是一副夺目的光彩。

    “参见王爷。”

    “你下去吧。”

    “是。”

    小月不禁松了口气,垂目快速退了下去。

    小月走后,言渊走到柳若晴身边,牵过她的手,另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拦在她的腰间,护着她。

    “手这么冰,怎么不多点衣服?”

    言渊的眉头,不悦地拧了起来。

    那北堂毓月,他好心留她在府里,她真还真觉得自己是北卫的皇太女了,竟然这般不尽心伺候。

    柳若晴看出了他眼底的不悦,赶忙解释道:“你就不要怪小月了,我穿的够暖了,再穿下去就走不动路了。”

    她指了指自己的小腹,道:“没听说孕妇别叫怕热吗?我手凉是体质问题,跟穿衣没关系。”

    她从小就是四肢冰凉,不管怎么调养都不见好,最后,干脆她也懒得调了,有些人就是天生四肢冰凉也不一定。

    反正这也没影响她怀孕身子,就没必要计较这么多了。

    言渊见她脸色唇色都红润,也就没再多说什么了,脸上的不悦也稍稍缓和了一些。

    低眉看向柳若晴已经有些微微隆起的小腹,因为被衣服挡着,所以不仔细看还看不出什么来。

    他伸手,往她小腹上摸了摸,叹了口气,“这家伙还要在你腹中待上大半年,我都恨不得让他快点出来,省得让你这么辛苦。”

    “……”

    这坑娃的爹!

    他都还不到四个月,他就想着让她快点出来,有这重色轻儿的爹,柳若晴突然间有些可怜起自己这个孩子来。

    不过,心里却还是甜滋滋的。

    她伸手挽着言渊的手,道:“那就趁他现在还没让我怎么辛苦,赶紧让我多出去走走吧,等她大起来,说不定我都走不出去了。”

    言渊听出了她话中的渴望,握着她手的力量,微微重了重,“知道你想出去玩。”

    他看了看已经逐渐停下的大雪,道:“我陪你出去吧。”

    “嗯。”

    柳若晴红润的脸上,露出了几分喜色。

    这几个月在王府里被养得脸上多了一些肉,让言渊看着,更具风韵了一些。

    出了王府,大街上果然一片繁华之景,就是这皑皑白雪,也没影响老百姓出门玩耍的兴致。

    可见,这东楚国的富庶和繁荣。

    可毕竟这只是京城,天子脚下,再差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像那些远离京城的偏远地区,老百姓的冬天,恐怕就没这么好过了。

    想起去年那会儿的呈阳县,死了这么多老百姓,柳若晴的心里还有些唏嘘。

    “小月的事,你打算怎么处理,总不能让她一直留在我身边给我当丫鬟使唤吧?怎么说人家也是一国的皇储。”

    柳若晴被言渊牵着,慢慢走在雪地里,因为她的鞋子很暖很厚,这样的雪地,并没有影响到了她什么。

    听她提起小月,言渊却是不屑的冷哼,“她差点连累了你,使唤一下她又怎么样?她自己甘愿不做皇储做下人,我们还拦着她不成。”

    在护妻这方面,柳若晴突然间有一种言渊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的直觉。

    只不过,她不怎么敢太过秀恩爱,因为有一句至理名言,叫做秀恩爱,死得快。

    她可不想跟言渊的这段感情,就这么死了。

    “可总留她在身边也不是个事,谁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

    柳若晴的担心,言渊心里也清楚。

    让小月留在东楚,只是权宜之计,时间久了,就不是好事了。

    北堂毓月身份不简单,谁知道她后面会不会真如现在这般老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