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9章 459.靖王爷很委屈
    第459章459.靖王爷很委屈

    “等这个年过了,我找个理由,让她回北卫,这一次,我先放过她。”

    柳若晴明白他这话的意思,只是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她觉得,言渊为了护着她,确实是没什么底线的!

    就比如在小月这件事情上,不管小月真的是为了盗走天阵图对付肃王府,还是他们还有别的野心,以言渊的性格,是绝对不会纵容这样的可能性发生。

    可她偏偏为了她,掩饰了小月的身份,甚至什么都不去管,便让她轻而易举地回北卫。

    如果不是因为她,以言渊狠辣果断的性格,是断不会这样做的。

    她侧目看向言渊,见他正小心翼翼地牵着她,眼观四周,好像就怕周围有哪些不长眼的突然间冲出来伤到她一般。

    虽然她知道自己没这么弱,但是看这家伙这么重视自己,装得弱一点就弱一点吧。

    柳若晴眉眼微微一笑,将脸侧靠在言渊的手臂上,道:“我来到你们这个时代,最不后悔的一件事,就是嫁给你了。”

    她很少对言渊表白,能这么直白地说出这句话,对言渊来说,已经是有些意外了。

    见他面上的欣然,明显多了许多,牵着她的手,也重了几分。

    “我就喜欢听你说甜言蜜语,你再说一句给我听听。”

    见他这“得寸进尺”的要求,柳若晴没好气地睨了他一眼,道:“我可没王爷你这般哄女人的本事。”

    她的话,引来了言渊好心情的朗笑声,“本王这本事,可就在爱妃身上试过,业务还不算太熟练。”

    “那以后就多多练习好了。”

    柳若晴伸手,捏了捏他刚毅的下巴,眉眼里,尽是笑颜。

    夫妻二人继续往前走,前面突然间横出来一人,挡在了他们面前。

    “靖王爷,靖王妃!”

    面前的人,对他们作揖行礼,因为在大街上,他行礼的幅度并不多。

    “容公子?”

    柳若晴看到面前突然间出现的容祁,愣了一下,更加惊讶他竟然知道他们二人的身份。

    等等!容?他姓容?

    柳若晴的脑海里,一道震惊的想法,一闪而过。

    难道容祁就是……北卫肃王府的小王爷?

    柳若晴想起小月买下容祁的园子时,容祁在看小月的眼神,就有些古怪。

    当时,他只是觉得容祁对小月有点意思,也没多加干涉,现在想来……他们也许本来就认识。

    言渊见柳若晴的脸上,露出一丝恍然大悟的讶然,便意识到此人身份不简单。

    言谈举止间,有着一种无法掩饰的从容和贵气。

    容祁也不急着作自我介绍,只是走上前来,再度拱了拱手,“两位可有时间一叙。”

    柳若晴侧目,跟言渊对视了一眼,随后,二人点了点头。

    劫囚的那几个乱党的身份,因为言渊压了下来,所以,外面的人并不知道,是红楼的说书先生和戏园子里的戏伶。

    只是知道,几个月前,说书先生和戏园的戏班子都换了人。

    老百姓只管有娱乐节目来打发时间,并不会去管表演之人的去处,红楼的生意,也没有因为出现了乱党而有所影响。

    言渊三人到了红楼二楼的雅间,容祁主动伸手给他们倒了茶之后,目光,才投向柳若晴,道:“想必靖王妃应该猜出在下的身份了。”

    原本,柳若晴也只是猜测而已,现在见容祁这样说了,她反而更加确定了自己刚才的猜测。

    “阁下是……北卫肃王世子?”

    她虽然是用询问的语气,可眼神中那肯定的神色,却并没有带上多少的怀疑。

    言渊因为柳若晴这样的猜测而惊了一下。

    他没正面跟面前之人接触过,自然对他没有半点了解,可既然晴儿这样猜测,肯定是有她的依据的。

    他的目光,转向容祁,见他不可置否地点了点头,“王妃果然慧眼如炬。”

    柳若晴的嘴角,抽了抽,这夸奖,她可不敢这样理所当然的接受。

    他的提醒都足够明显了,她再猜不到,这智商就不用在这年代待下去了。

    言渊的眸光,在容祁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之后,凌厉了不少,即使他看上去反应并不大。

    “没想到我东楚这么吸引人,不但贵国的月公主来了,连肃王世子也来了,还真是热闹。”

    言渊低冷的语气中,毫不掩饰其中的不悦之色。

    一个皇储公主,一个权臣之子,都悄无声息出现在东楚的国土上,这是当他东楚没人,还是把他们东楚的人当猴子耍!

    容祁察觉到言渊的怒气,确实,他现在出现在东楚很不合适,但是,他现在担心月儿的安危,没办法只能跟他见上一面了。

    月儿确实赌对了,言渊现在没对她动手,就说明他确实在顾忌靖王妃。

    同样的,他也不可能让月儿待在靖王妃身边一辈子。

    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下定决心来见言渊。

    “请靖王爷恕罪,容某这次过来,是有个不情之请。”

    一声冷哼从言渊的鼻尖传来,“一个闯禁宫盗我国的兵书,一个过来求本王帮忙,当本王这里是善堂吗?”

    容祁拧了一下眉,他虽然跟言渊没正面接触过,但是言渊行事狠辣的作风,还是听说过不少的。

    正是因为如此,即使言渊顾忌靖王妃而暂时不对月儿动手,他也不敢轻易将月儿继续留在东楚。

    一旦言渊有了更好能护住靖王妃的办法,他绝对会毫不犹豫地将月儿推出去。

    到时候,北卫的那位,恐怕就心想事成了。

    想起北卫皇室那几位肮脏恶心的想法,容祁的脸上,毫不掩饰地染上了一丝愠色,就连呼吸都重了几分。

    柳若晴见容祁似乎有话要说,便伸手推了推言渊,随后,打圆场道:“容世子前来,是为了小月的事吧。”

    见自家王妃出声了,看他的眼神,还有些小小的警告,言渊脸上的怒意,缓了缓,讪讪地端起面前的茶杯,饮了一口。

    发现自己在爱妻面前的地位,越来越低了。

    靖王爷表示很委屈,但是靖王爷不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