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0章 460.凤澜国使臣
    第460章460.凤澜国使臣

    容祁的嘴角,带着似有若无的淡笑,见言渊竟然在自己王妃的眼神下这般老实,哪里有半点传说中铁血狠辣靖王爷的影子。

    那老实的模样,用一个非常合适的词来形容他,那就是——惧内。

    堂堂东楚国的靖王爷,传出惧内的名声,不知道其他人会是什么反应。

    容祁在心里暗笑,终于明白当初月儿为什么那样确信言渊会为了靖王妃帮她掩盖事实了。

    干脆,他直接把言渊给忽略了,对柳若晴拱手行礼,道:“月儿的事,连累王妃了。”

    言渊听到容祁开口,脸色就不好看,但是自家王妃刚才那警告的眼神,就是让他不要出声,他还是在一旁喝茶好了。

    “反正都已经连累了,容世子就不需要说这些客气话了。”

    柳若晴笑眯眯地开口,话却半点不客气。

    容祁嘴角的笑容,僵了一下,倒是没料到柳若晴说话会这么直接。

    “容世子还是说说,你这次来找我们二人,所为何事呢?”

    她知道容祁来找他们,肯定是为了小月,如果他有办法带小月理所当然地离开,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至少,让容祁带走,比让言渊想办法带走要强。

    这会儿,容祁也没跟他们继续拐弯抹角,直接将自己的想法,跟他们夫妻二人说了一遍——

    “半月后,便是贵国太后寿辰,我想……”

    容祁跟言渊夫妇二人分开之后,就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再说言渊二人从酒楼里出来,因为天气冷,大家都缩着脖子,也没人注意到他们。

    “容祁这个方法,倒也不错。”

    往回府的路走了一段路之后,柳若晴低声开口道。

    “到时候看看再说。”

    言渊并不太相信容祁这个人,一家子能把持北卫的朝政,不管因为什么原因都好,对方都不是心思单纯的人。

    两人回了王府之后,柳若晴便将容祁跟他们说的话,跟小月说了一遍。

    小月哑然地看着柳若晴,愣怔着半晌没有出声。

    “小月?”

    柳若晴见她愣着不说话,忍不住开口唤了一声。

    “公主。”

    小月回过神,倒是没想过容祁会用这样的方法,名正言顺让她离开靖王府。

    “你意下如何?”

    柳若晴问她,是在征求她的意见。

    小月看着柳若晴,尽管容祁说的这个方法,她并不愿意接受,可是,确实是一个名正言顺离开东楚,还不会被人怀疑到靖王妃身上的方法。

    柳姑娘已经帮她够多了,如今,她又怀了身孕,她又怎么忍心连累到她。

    当下,便点了点头,“好,奴婢也觉得这方法可行。”

    柳若晴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如果小月不愿意的话,她也不能逼着她同意。

    毕竟,嫁到东楚,犯了欺君之罪,也不是小月逼她嫁过来,就算没有因为小月这件事,她替嫁的身份,也许也隐瞒不了一辈子。

    她也不能把全部的罪都怪到小月身上来。

    因为半月后是太后的寿辰,东楚周边的一些附属国,开始陆陆续续地派使臣进京。

    京城的繁华,迷乱了这些附属小国的双眼。

    对于他们这些靠天朝接济的小国来说,这等富庶繁华之景,是从未见过的。

    即使是冬日一片雪景之像,也不像他们那些地方那般萧条。

    使臣们陆陆续续抵达靳都城,安排住在专门招待外宾的国宾馆中。

    这地方虽然离皇宫不远,但并不是在宫里,而是建在一条住着皇宫贵胄,爵位世家的街道上。

    这天,又有使臣抵达靳都城。

    一辆由十二匹骏马拉着的豪华马车从城门那边进来,引来了周边百姓纷纷侧目。

    马车上,坐着一名少女,东楚算是民风开放的国家,但女眷出行的马车四周,也都是围着的,但这辆马车周围的纱帐却是全部向上掀开的。

    “听说这是凤澜国的使臣车队,这次进京给太后贺寿的,是凤澜国国王最宠爱的女儿凤漪公主还有丞相兰图的。”

    站在路边围观的人群中,有知情人开口道。

    “这么说,那马车上坐着的那名少女,就是凤漪公主了?”

    “应该没错,就是她。”

    “啧啧啧,这么冷的天,她还这样吹着风,不冷吗?”

    话音落下,有人发出了一声嗤笑,“这凤漪公主如此美貌,定是想要让我们东楚的人见识一下啊。”

    言语中,不乏对着凤漪公主自视甚高行为的讥讽。

    “不过,听说凤澜国富庶非常,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别的不说,光是从这马车上的奢华装饰来看,这附属效果的富庶程度,都快比得上他们东楚了。

    “富庶又怎么样,还不是得靠我们大天朝护着,不然的话,饶是它多富庶,也被周边一些国家给抢光了。”

    “嘻嘻,那倒是。”

    马车上,凤漪公主听着周边传来的议论声,美丽的脸上,掠过一丝气愤,却不得不承认他们说的是事实。

    他们凤漪国气候宜人,阳光充足,生活甚是富饶,堪比东楚大国。

    可是,他们的军力不行,作战能力太差,所以只能屈居于东楚之下,为附属国,为的就是寻求东楚的庇护,以图凤漪国百年安宁。

    可听着这些东楚的百姓言语间的对他们的鄙视,心里还是气愤不已。

    如果他们凤澜**力强盛的话,又何须依附东楚。

    可这种心思,她只敢在心里想想。

    命人将马车上的帘子放下,她不想再被那些无知愚蠢的刁民围观了。

    车架在国宾馆外停下,有负责接待的官员已经等在那里了。

    宫人们上前小心地将她从马车上扶下。

    整了整身上繁重的衣袍,敛去刚才在街上招惹的怒气,在宫人的引导下,往里走。

    尚未进门,眼角突然瞥见一道俊美的身影。

    她下意识地停下脚步,见不远处,一身姿颀长的男子,正往某个方向走去。

    那长身玉立之姿,被一件白色镶烟边锦袍裹着,只是那一眼,便带出了几分王者之气。

    他的脸上,一片寡冷,却让人看着莫名心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