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2章 462.眼见为实
    第462章462.眼见为实

    随着言渊的话,凤漪眼中的喜悦逐渐明显了起来,靖王爷这是在夸她吗?

    凤漪这会儿眼中的悸动越来越无法掩饰,笑容直接荡漾在脸上,看得柳若晴忍不住为她捏了把汗。

    她还是不了解咱们靖王爷啊。

    “今日一见,本王才知道,什么叫耳听为虚,眼见才为实。”

    说完,不再看凤漪一眼,牵起柳若晴的手,进了宫门。

    凤漪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言渊这话的意思,等到他不再理她,牵着柳若晴离开的时候,凤漪才明白过来,嘴角的笑容,顿时僵住了。

    靖王爷这是说她没有凤澜女子的温婉有礼?

    这是说她没礼数吗?

    凤漪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回头的时候,正好见言渊牵着柳若晴的手,扶着她上了前往长寿宫的宮车,两人笑盈盈地不知道在说什么。

    眉眼间流露出来的温柔和宠溺,看得凤漪胸口有一股控制不住的妒火在燃烧着。

    “那女子到底是谁,靖王爷怎么对她这么好?”

    凤漪盯着柳若晴的背影,低声自语了起来。

    “今天皇嫂宴请女眷,我就不过去了,我去皇上那边坐坐,晚点去长寿宫接你。”

    “好,你不用担心我,我哪有这么脆弱。”

    “就算你天下无敌,你也是我娘子,不担心你担心谁。”

    他拍了拍她的脑袋,跟着,对驾驶宮车的宫人道:“路上小心点,别让王妃摔倒了。”

    “是,王爷。”

    宫人低眉顺眼地应着。

    言渊又不放心地跟柳若晴交代了几句,这才提步离开。

    待言渊走后,宫人才驾驶宮车往长寿宫的方向过去,这会儿,前往长寿宫的路上,有不少高官命妇。

    再说凤漪这边,被言渊奚落了之后,她还是不甘心,她自问不比他身旁的女子差,为什么不能入靖王爷的眼。

    从小,她就自视甚高,觉得所有的男人都该匍匐在她面前仰视她,现在被一个男人这样奚落,她哪里甘心。

    过来接她的宮车已经候在那里了,她咬着下唇,走上前去,上了宮车之后,她开口问道:“刚才靖王爷身边那女子是什么身份?”

    凤漪问话的时候,态度有些傲慢,尤其是说到靖王爷身边那女子时的语气,充满了不屑,听得那几个宫人皱起了眉。

    这凤漪公主也太没教养了,以为这里是她凤澜国吗?

    他们东楚随便哪个三品命妇出来都比她高贵,她用这样的语气来询问靖王妃的身份,谁给她的脸。

    几个宫人在心里这样想着,面上却不露声色,如实回答道:“那位是靖王爷的妻子靖王妃。”

    “靖王妃?”

    凤漪被这个身份惊了一下,倒是没想到靖王爷这般芝兰玉树的男子,竟然已经有了妻室了。

    想到靖王刚才对她们两人之间态度的差距,又想到那个竟然是靖王妃,凤漪心中的嫉妒和不敢便更浓了一些。

    她凤漪公主,才配得上靖王爷那样的身份,靖王妃到底是什么身份,怎么能嫁给靖王爷!

    凤漪主观地觉得,靖王妃只是东楚某个高官之女,她凤漪虽然是附属国的公主,可怎么说也是公主,身份比靖王妃的出身高多了。

    她觉得,靖王妃只是运气好,先自己一步认识靖王爷,才会被他娶为妻子。

    并不是自己比她差了哪里。

    坐在宮车上,她若有所思地想了一路,想起靖王妃的身份,又想起言渊对她的态度,突然间想到了什么,瞬间恍然大悟。

    王爷一定是因为靖王妃在身边不方便,所以才用那样的态度对她的。

    这样想着,凤漪脸上瞬间欣喜了起来,觉得自己这样的猜测非常有可能。

    进了长寿宫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三品以上的宗室命妇,以及大部分的使臣女眷都到了。

    那些使臣女眷在国宾馆就见了这凤漪公主没有教养的气度了,这会儿也没怎么愿意搭理她。

    而她自视甚高,觉得自己是富庶的凤漪国的公主,比起这些需要靠天朝接济的附属小国来说,自然是高人一等的。

    她一脸蔑视地扫过众使臣女眷的脸,随后,投向那些身上有诰命封号的三品命妇脸上,那蔑视的表情稍稍收敛了一些,但是也没有半点尊重。

    那些诰命夫人都看在眼里,脸上却没有半点分恼怒的模样。

    反正丢的也不是他们东楚的脸面,他们可不管,只是没想到,这凤澜国的公主,竟是这般上不了台面之人。

    凤漪的目光,随后落到了柳若晴的身上,在她身上停留了好长一段时间。

    柳若晴垂着眸子,似笑非笑地端着茶杯饮茶,她都能察觉到凤漪在盯着她看着,而且,那眼神,不似看其他过使臣女眷那样带着蔑视,也不像看那些诰命夫人的眼神那般不尊重,而是一股敌意。

    一股非常明显的敌意。

    柳若晴知道这样的敌意缘于什么,她并不打算搭理她。

    什么玩意儿?

    一个靠东楚庇护才能安定的附属小国,还连这点自知之明都没有。

    连神武云爱她都不放在眼里,更何况是她。

    柳若晴在心里瘪瘪嘴,一个眼神都不愿意赏给她。

    凤漪的目光,最后才落到太后身上,比起其他人,在太后面前,她才收敛了一些。

    对方是大天朝皇帝的母亲,她可不敢对她不敬。

    当下,她双手往前,弯身对着太后行了个大礼,“凤澜国凤漪,参见尊贵的太后娘娘。”

    “免礼,大家都来了,凤漪公主也请坐吧。”

    太后缓缓抬了抬手,态度并不热情。

    刚才凤漪进来的时候,那种目中无人,自视甚高的模样,便看得太后内心十分不喜了。

    只是碍于现在场合不对,她也就暂时不跟她计较了。

    “谢太后。”

    凤漪再次行了个福礼,准备找位子坐下的时候,这才发现自己的位子排到了队尾,在那些使臣女眷的后面。

    凤漪的脸上,顿生不悦之色,只是,她再蠢也不敢在太后面前造次,便只能冷着脸,压下心中的不满,走到自己的位子上坐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