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4章 464.自荐枕席
    第464章464.自荐枕席

    见凤漪直接迎上柳若晴的目光,并不打算拐弯抹角,道:“不瞒王妃,我对靖王爷一见钟情。”

    她这么直白的话,让柳若晴怔了一下,脸上却没有半点怒色。

    只是看着凤漪那坚定的眼神,倒是有些佩服这个女人的胆识。

    要换成他们那年代的女孩子,也没几个敢当着人家老婆的面,说对人家老公一见钟情的。

    “公主既然对我家王爷如此盛情,就该跟王爷说,你跑来跟我说,我也不会替你去传这个话。”

    “我知道王妃不会替我传这个话,我只是想告诉王妃,既然你怀了孕,就不应该霸占着王爷,听说东楚的女子都是贤良淑德,为丈夫着想,想必王妃您也是这样通透之人吧?”

    柳若晴这才知道,脸皮和廉耻这种东西,是不分古代和现代,也不分身份高低。

    妓女也有礼义廉耻,高高在上的皇家公主,有时候也是一点脸皮都不要,比如说面前的凤漪公主。

    真是没想到,她连这种话都敢直接对她说。

    柳若晴怒极反笑,看着凤漪完全不似玩笑的模样,道:“凤漪公主这是自荐枕席的意思了?”

    凤漪虽然不是东楚人,但是,中原的语言却学得很好,当然知道自荐枕席是什么意思。

    刚才那些话,她虽然说得直白,但是让她承认自荐枕席,却也是不敢的。

    “我只是想跟王妃说,不要霸占着王爷。”

    凤漪的脸皮,有些热了。

    “你是用什么身份跟我说这个?你一不是我靖王府的小妾,二不是我家王爷的心上人,有什么身份和立场来要求我?”

    柳若晴是确实生气了,看着凤漪脸上那一副“四海之内皆她妈”,谁都要听她话的样子,忍不住笑了。

    “我家王爷说得对,凤澜国所谓的礼仪之邦,只有亲眼见了才知道。”

    说完,她拂袖一甩,转身离开。

    “王妃是担心给了我机会之后,王爷就再也不要你了吗?”

    凤漪被柳若晴刚才那话呛得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便忍不住把心里的话给说了出来。

    柳若晴笑了,从来没见过这么一个自视甚高的人。

    她转身看了凤漪一眼,道:“我这个人最经不起激将法了,凤漪公主自然对自己这么有自信,那就去王爷那里好好表现吧。”

    柳若晴真想骂一句——傻子!

    可是还是硬生生地忍住了,既然这凤漪公主这么有自信,她不介意让她去言渊面前好好表现表现。

    待她离去之后,凤漪还是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

    她相信,只要自己在靖王面前好好表现,就算他有了正妻又如何。

    柳若晴去了祥云殿的时候,云娇容正在给一盆盆栽浇水。

    自从住在宫里,为了避嫌,她没事从不出去祥云殿招摇,以免授人话柄。

    皇帝也了解她心里的想法,也没勉强她什么。

    就派人送了几盆西洋商人送来的盆栽给云娇容打发时间。

    云太傅生前酷爱养花,所以,云娇容耳濡目染下,对养花也颇有心得,所以,皇帝给她送盆栽来打发时间,也正好顺了她的心思。

    “王妃,你怎么来了?”

    云娇容看到柳若晴进来,眼底染上了一丝欣喜。

    她在宫里没什么朋友,也不敢老是去太后那里晃,这样偏居一隅,本就很安静,柳若晴对听来说,算是难得的朋友了。

    见她过来,她放下手中的水壶,迎了上去。

    “没在太后那里见到你,就来这里找你了。”

    听到柳若晴说起这个,云娇容的脸上,闪过一丝异色。

    太后本来就不喜欢她,让她住在皇宫里也是因为皇帝的坚持,太后不好太反对皇帝的意思,也就睁只眼闭只眼。

    今日太后招待使臣女眷,明说了是要三品以上的命妇才能去。

    柳若晴是靖王妃,身份高贵,其他命妇都是三品以上的诰命夫人,她只是一个已故太傅之女,身上也没有封号,去了也是名不正言不顺。

    太后也不会给她格外开恩,她自然也不会主动过去了。

    “等会儿太后那边的宴席就要开始了,你来我这里,等会儿还得走一段路回去呢。”

    “我最近胃口不大,等会儿派个人跟皇嫂说一声,我就不过去了,况且还有两个我看着不顺眼的人,坐在那里也倒胃口。”

    云娇容笑笑,太后的宴席,说不去就不去,还只是派个人去跟太后交代一声就行,这也只有柳若晴这样的人才敢这般随意。

    换做别人,别说是派个下人去知会太后,事实上,根本就没人敢这样直接推了太后的宴席。

    云娇容羡慕柳若晴的随性,自己这辈子,恐怕也做不出这样的事来。

    “太后那里,除了那些夫人们之外,就是使臣的女眷,还有谁敢招惹你啊。”

    想起凤漪那自视甚高的模样,柳若晴也不知道是该生气还是该大笑,那样的极品,她还真是第一次见。

    “过两天,太后的寿宴上,你就知道了。”

    她掩着嘴,笑得有些神秘。

    云娇容虽然好奇,倒也没多问什么,难得柳若晴过来,她让人取了茶叶过来,亲自泡茶给柳若晴喝。

    云娇容是太傅的女儿,琴棋书画茶道样样不输人。

    柳若晴对茶没有特别热衷,但是,很爱喝云娇容泡的茶。

    “皇上如今都快十八了,朝中大臣上了不少折子,催皇上立后选妃,你真的一点都不着急吗?”

    柳若晴喝了一小口茶,开口问道。

    云娇容泡茶的动作,顿了顿,随后,平淡地一笑,道:“不管皇后还是妃子,母家都该显赫无双,才能帮得上皇上,我只是一名孤女,能帮皇上什么,就算皇上立了我为后为妃,朝中大臣也不会答应的。”

    “皇上喜欢谁不喜欢谁,关那些大臣什么事?有些个大臣就是没事找事,手都伸到皇帝后宫中来了。”

    柳若晴最看不惯的一点,就是这个了。

    自古以来,皇帝子嗣少,妃嫔少,皇帝都不着急,就那些大臣急得上窜下跳,说什么后宫空虚,子嗣稀少,就影响江山社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