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5章 465.情敌太多,容易伤身
    第465章465.情敌太多,容易伤身

    去他祖宗的江山社稷,说得这么冠冕堂皇,大部分人最主要的目的,还不是为了把自家的闺女送进宫去争宠,好让自己的家族水涨船高。

    她最看不起的就是那些人。

    一个家族的兴旺,需要靠女人去争去抢,女人一辈子的幸福,就掌握在帝王的手中,如果得不到帝王的青眼,就得一辈子老死在宫中。

    一想起来,柳若晴就替那些世家女子感到不值,觉得她们的一辈子,从一出生开始就是个悲剧。

    云娇容不知道柳若晴的心思,听着她语气中的愤怒,只是以为她在为她抱不平,便笑道:

    “王妃你别生气,大臣们也有大臣们的顾虑,皇帝娶妻,不像寻常百姓家这么简单,皇后,妃子的背景,都需要考虑进去。况且,我本来就无意于皇上,皇上娶妻生子,我去想这么多做什么?”

    柳若晴看着云娇容那一脸恬淡的样子,似乎对皇帝真的无意一般,她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要说什么。

    在宫里都住了这么久了,她以为她想通了,没想到还是这么死脑筋。

    “太傅大人让你不要跟皇帝有所牵扯,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你一点都不知道吗?”

    云娇容神色一怔,随后,摇了摇头,“爹爹不曾跟我说原因,只是让我离皇上远些,可能是不忍心让我入宫跟那么多女人争宠吧。”

    云娇容自嘲地笑了笑,“王妃您也清楚我这性子,就算真的成了皇上的女人,估计没斗几次,我就死了,还不如这样安安静静地躲在这里活一辈子也不错。”

    如果哪天皇上爱上的了别的女子忘了她,她或许还能跟皇上求一个恩典,出宫去,安安静静度过下半生也好。

    柳若晴却对云娇容的猜测并不以为然。

    如果云太傅是担心这个,他完全可以把理由跟云娇容说清楚。

    再联想到之前几次三番要带走云娇容的神机堂,他们云家着火,他们特地将云娇容骗出太傅府,就是要保住她1这条命,说明对方要带走云娇容的目的,并不是因为她知道云太傅留下的秘密,而是别的原因。

    而这个原因是什么呢?

    柳若晴的脑海里,闪过一道不可思议的想法,但是,这个想法太过匪夷所思,她只是想了一想,便撇开了。

    她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跟云娇容又东拉西拽地聊了一些别的事,等时间过得差不多了的时候,有宫人进来。

    “王妃娘娘,靖王爷在外面等您了。”

    “这么快就来了。”

    柳若晴聊得有些意犹未尽,但是又不忍心让言渊久等,便起身离开。

    出了祥云殿的大门,便看到言渊站在门口,她笑着走过去,手已经被言渊给牵了过去。

    “听皇嫂说你没在她那里用膳,是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不舒服,就是没什么胃口,而且,这里离长寿宫有点远,我也懒得去。”

    “不是有宫车吗?”

    “大雪天的,干嘛让他们来来回回折腾。”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善良了?”

    言渊戏谑的声音,划过她耳边,引来了柳若晴一记白眼。

    她突然想到了什么,抬眼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其实我还可以再善良一点。”

    “哦?”

    言渊挑了挑眉,总觉得自家王妃的笑容,让他觉得有些不怀好意。

    “过不久后你就知道了。”

    她笑得神秘,并没有继续这个话题。

    往宫门过去的时候,两人并没有坐宫车,而是手牵着手,并肩往宫门徒步走去,在雪地里缓步走着,也别有一番滋味。

    “对了,这次神武云爱又过来了,你觉得她是纯粹只是为了给皇嫂贺寿,还是有企图意图。”

    走了一段路之后,柳若晴才想到了今天见到的神武云爱,便开口问道。

    “之前八哥那里得到的消息,神机堂那边有东瀛人的痕迹,神武云爱跟神机堂肯定有所牵扯,只是不知道,神武云爱一个东瀛公主,为什么会跟神机堂联手。”

    这一点,言渊想了许久都没想通。

    神武云爱在东瀛,身份堪比长公主,多年来,深受皇恩,她完全没理由跟神机堂这样的乱党合作。

    “是不是神武天皇他……有什么图谋?”

    “就算是神武熊光盯上了东楚,也没理由跟神机堂合作,神机堂这几年在江湖中活动频繁,神武雄光如果有心跟升他们合作,不会不知道朝廷的人在盯着神机堂,一旦被我们发现有东瀛人的痕迹,神武雄光那边就清白不了,他身为一个天皇,不会想不到这一点。”

    “听你这话的意思,想必这事儿是神武云爱自己的主意?”

    言渊点点头,二人继续往前走,便看到神武云爱也正往宫门那边过去。

    神武云爱已经看到了他们二人,立即加快脚步,朝他们走来。

    “靖王哥哥。”

    这一声呼唤,带着浓浓的情愫,丝毫不掩饰,转而看向柳若晴的时候,就没那么热情了,只是淡淡地叫了一声,“靖王妃。”

    要不要这么双标啊,好歹你靖王哥哥在,你装也要装得跟我亲近一些啊。

    柳若晴在心里,鄙视地翻了个白眼。

    看来,神武云爱是在言渊面前都懒得装了,这是打定主意要跟她抢男人了?

    真愁银!

    一个东瀛公主,一个凤澜公主,而且,还一个比一个烦人,一个比一个不要脸。

    有个貌美的相公,有时候也不是件好事情。

    情敌太多,容易伤身!

    言渊只是点了一下头,连应都懒得应一声,便牵着柳若晴往宫门走去。

    神武云爱没有追上去,只是冷眼看着言渊跟柳若晴相握着的双手,眼眸垂下,异样的流光,从她眼底闪过。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影子快速从她眼角闪过,她下意识地抬起眼,便见凤漪提着裙摆,往宫门口追了上去。

    而此时,言渊的马车正好从宫门口驶离。

    凤漪的脸上满满的失望,目光追着靖王府的车架,盯了好久都舍不得收回。

    这样的眼神,神武云爱看一眼便明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