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7章 467.故事话本
    第467章467.故事话本

    神武云爱看出了她的心思,心里又是一阵冷笑。

    这蠢货是把自己当成救靖王于水火的圣母了吧。

    “既然靖王爷那般尊重靖王妃的意思,那凤漪还能有什么机会。”

    她说这话的时候,并不是真的要放弃了,而是想以退为进,让这个云爱公主帮她一把。

    她感觉得出来,云爱公主对那靖王妃也是十分不满的,想必肯定会出手帮她。

    她跟靖王爷从小一起长大,跟靖王爷肯定关系匪浅,有她帮忙,成功的成算肯定要大上许多。

    她的这点小心思,神武云爱怎么会看不出来,只是,她并没有拆穿她。

    只是这般开口道:“我知道靖王哥哥心里对靖王妃那种霸道的行为也是有些不满的,只要让靖王爷多看到几次王妃不讲理的样子,他总是会厌倦她的,具体怎么做,我就不教公主了,相信公主自有办法。”

    神武云爱笑眯眯地提醒道,凤漪很快就明白了过来,面上露出了几分喜色。

    对啊,只要让靖王爷厌倦了那个女人,她不就有机会了吗?

    现在靖王妃怀有身孕不能行房,只要她稍微主动一点,那……

    眼前拂过言渊那张俊美不凡的脸,引人遐想的丰神俊朗之姿,芝兰玉树的模样,一想起来就让她脸红心跳。

    神武云爱看着她脸上那春心萌动的样子,眼底划过一丝讥讽。

    “我还有事先走了,希望很快就能从公主这里听到好消息。”

    她提步往宫门外走,又想到了什么,回头看向凤漪,道:“对了,公主住的国宾馆离靖王府不远,也许公主路过靖王府的时候,还能碰见靖王哥哥。”

    落下这话,神武云爱已经笑着走远了,只留凤漪一脸春心荡漾地站在门口,开始想象着跟靖王爷邂逅的画面了……

    冬天的夜晚,天烟得比较早,柳若晴懒洋洋地待在烧着地龙的房间里,烟亮的头发垂落在腰际。

    她穿着一身中衣,靠在贵妃榻上,翻着言渊前段时间给她从不同的书局里搜罗过来的一些故事话本看着。

    这些故事虽然跟她在现代的时候,翻的那些小说有所不同,但是写得倒是不错,让她大冬天待在房间里打发时间正好。

    吃着火锅唱着歌,看着话本嗑瓜子,日子不要太惬意。

    从前,柳若晴就在想,哪天师父要是不打算盗墓了,让她就这样混吃等死当米虫过一辈子,她做梦都会笑醒。

    现在的日子,就跟她从前做梦差不多。

    停了一下午的雪,这会儿又零零落落下了起来。

    言渊沐浴完之后从净室里出来,看到她这般慵懒惬意地躺着,这恣意的样子,也轻易地感染了他。

    微笑着走上前去,他在她身边躺下。

    贵妃榻并不小,容纳两个人并不成问题,但比起床来说,又小了许多。

    言渊顺手将她从身后抱进怀里,下巴懒懒地埋在她的肩窝中,问道:“在看什么话本呢,看得这么开心?”

    “喏。”

    柳若晴将手中看到的内容,放到言渊面前,“这穷酸书生,靠着他妻子娘家的接济,考了十年才考上状元,回乡的时候嫌弃她娘子没那么年轻漂亮了,竟然动了休妻的念头!”

    言渊听闻,目露讶然,“这等寡廉鲜耻的男人,你怎么还看得这么开心?”

    柳若晴不以为然地挑了挑眉头,道:“我可不是因为这段,我是因为这后面的结局。”

    “哦?什么结局?”

    言渊也来了兴趣,一说起结局,柳若晴的兴致就更好了。

    “那妻子也是个机智果断的人,既然她男人这般薄情,她就直接跟他和离后回了娘家,结果没多久,当今圣上微服私访,偶遇了那女子一家,才发现那女子一家竟是他幼时的恩人,一直苦寻不得,那次偶遇上之后,便回京颁旨,封了那家人一个侯爵,同时,认了那女子为义姐,封她为公主。”

    “这倒是个知恩图报的皇帝。”

    言渊挑了挑眉,笑道,柳若晴见他打断她说话,不悦地瞪了他一眼,“别打岔,人家才说道兴头上呢。”

    “是,王妃。”

    他赶忙作揖赔笑,等她继续说下去。

    “后来那负心汉得知前妻一家成了皇亲,又恬不知耻地上门求和,结果被侯府的人直接赶了出来,没想到他不死心,死皮赖脸地赖在侯府门口不走,又仗着自己是状元功名在身,侯府的人不敢对他怎么样,更不要脸的是,他还觉得前妻对他余情未了,不敢对他把事情做得太绝,结果没想到,他前妻一气之下,把事情告到了皇帝那里。”

    “皇帝盛怒,直接派人打断了那负心汉的腿,并且削了他的功名,把他赶出了京城。”

    说到最后,柳若晴长长地输了口气,瞬间觉得神清气爽。

    言渊只是面含微笑地看着她,见她面色红润的样子,看得他心痒难耐。

    柳若晴回头看他,见他目光灼热,心头突然间划过一丝狡猾,双手勾住言渊的脖子,道:“看在你挑书的眼光不错,本王妃奖励你一下。”

    说着,微微坐直了身子,往言渊的两颊上,左右亲了两下,跟着,又对准他的唇,重重吧唧了两下。

    言渊原本就忍了三个月没沾荤腥了,柳若晴这么一小个动作,便将他浑身的欲火都给点燃了。

    他揽住柳若晴的身子,不让她再动,“你这是在奖励我还是在折磨我?”

    柳若晴的眼底,闪过一丝狡黠,随后,又无辜地眨着双眼看他,道:“我亲你,你竟然还冤枉我折磨你,好吧,以后我都不亲你了,省得被你冤枉。”

    说着,双手从言渊的脖颈上收了回来,却被言渊快速给抓住了,“你还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

    言渊的声音,听上去明显沙哑了一些,柳若晴见他喉结不停地滚动着,知道不能再调戏他,否则一定是玩火**的结果,便乖乖地在他面前安静了下来。

    突然间想到了今天的凤漪,她将目光再次看向言渊,道:“你说,男人是不是都像书文里写得那些负心汉一样,等妻子年老色衰了可就不喜欢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