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8章 468.不自量力的东西
    第468章468.不自量力的东西

    言渊察觉到她语气中的异样,听她问这个,眉头微微一蹙,“看来,你真是日子过得太闲了,尽想些乱七八糟的事。”

    他俯下身,不给柳若晴机会,直接堵住了她的唇。

    她这是看了书有感而发到他身上来了么?

    下次不能再让她看这些书了。

    当他用仅有的那点理智将柳若晴松开的时候,两人的脸颊都红得不行,呼吸更是粗重。

    “我再去盥洗一下。”

    言渊深吸了一口气,从柳若晴面前快步走开,刚进入净室,便听到外面传来柳若晴幸灾乐祸的清脆笑声。

    真是个不让他省心的臭丫头!

    言渊在心里叹了口气,眼底却是满满的爱怜之色。

    等言渊再次从净室里出来的时候,柳若晴已经看完书了,安安静静地靠在贵妃榻上闭目养神。

    听到他从净室里出来,也没有睁眼,直到他走到她身边。

    “困了吗?困的话,我抱你到床上去睡。”

    言渊的声音,让柳若晴缓缓睁开眼睛,双目清明的样子,哪里有半点睡意。

    可她还是扭了扭身子,伸出双手让言渊抱她。

    言渊轻轻一笑,俯身将她抱起往床边走去,将她放下之后,自己也在她身边侧躺了下来,吹灭了室内的灯,长臂伸出将她揽过,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只有这样揽着她,他才会睡得安心。

    “言渊。”

    烟暗中,传来柳若晴的声音。

    “嗯?”

    “我们聊会儿天吧。”

    “好,你想聊什么。”

    柳若晴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往言渊的怀中蹭了蹭,随后,开口道:“你觉得那个凤漪公主怎么样?”

    “凤漪公主?”

    言渊想了一想,道:“凤澜国的那个公主?”

    “对啊。”

    “问她做什么,我连她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哪里知道她怎么样?”

    柳若晴在他怀里,轻轻戳了戳他强有力的胸肌,道:“早上才见过的,你怎么这么快就忘了?”

    言渊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眉头微微一拧,将她又抱紧了一些。

    “什么叫早上才见过?早上我就没仔细看过她,区区不过一个庸脂俗粉,也值得你来特地问起她?”

    言渊的话,让柳若晴扑哧一笑。

    要不是人家盯上老娘的男人,谁稀罕问起那么个上不得台面,自荐枕席的货色。

    她还不是担心自家男人真被那么豪放的女人给勾走了吗?

    听说男人最喜欢床上浪荡的女人了,尤其是那些老婆怀孕期间的男人。

    不都说,老婆怀孕期间的男人,出轨最容易的吗?

    虽然她相信言渊的心,可也止不住外面有这么多妖艳贱货盯着他,恨不得把他吞入腹中啊。

    “不是说没注意她吗,你怎么知道人家是庸脂俗粉?”

    言渊知道怀中这个不安分的女人又在埋汰她,便捉弄道:“若不是庸脂俗粉,本王早放在心上了,说明她长得还不够惹本王的眼。”

    柳若晴一愣,随后,便伸手往他腰间拧了一把,“那若是她貌若天仙,你就能记在心里了?”

    言渊的腰间被她拧得吃痛,赶紧讨饶,随后,将柳若晴又拥紧了几分,“有了你以后,就算是天女下凡,在我眼里也是庸脂俗粉。”

    柳若晴抽了抽嘴角,这甜言蜜语,还真是信手拈来。

    不过,她本来就是跟他开玩笑的,听他这么说,心里倒是忍不住喜滋滋的。

    两人相拥着安静地躺了一会儿,听言渊突然间轻轻唤了她一声,“晴儿?”

    “嗯?”

    “外人都在传,本王……惧内。”

    柳若晴脸色一怔,随后,用手肘半撑着身子抬起头来,跟言渊一上一下对视着。

    随后,双手喷注言渊的手,轻轻揉了几下,道:“这有什么,怕老婆的都是好男人。”

    她的话,引得言渊嗤笑出声,他本就是那拿这事跟她开玩笑的,听到她这么夸自己,心里还有些沾沾自喜。

    况且,他也没觉得怕老婆有什么的不好,男人的尊容,若是靠在女人面前耀武扬威才能得到,那还算个身男人。

    翌日。

    言渊一早就进宫上朝去了,下朝回来的时候,露过街边一家卤味店,这家店店主前段时间出远门去了,一直没开门。

    没想到今天一早就开了,想到家里那只馋猫念着这家店的卤味念了一个多月了,他便命车夫嫁给马车停下,自己走上前去,将她喜欢吃的几样都买了一些回去。

    想到那丫头两眼放光的样子,言渊嘴角的笑容便又深了几分,又吩咐车夫加快了一些速度。

    到了王府门口,言渊刚下了马车,急急地便打算将手中还有些热乎,又加了一些卤汁的食物往里走去,便听到有人在唤他。

    他转过身来,见凤漪穿着一鲜艳的红衣,面露欣然之色,朝他快步走来。

    “凤漪参见王爷。”

    她看了一眼言渊手中提着的那些卤味,眼底惊了一下。

    没有想到像靖王爷这般风光霁月的男子,竟然会喜欢吃街上这些卤制的东西,这一点都不像王爷的爱好。

    凤漪讶了一下,便觉得言渊这些买回来并不是给他自己吃的。

    而能让靖王爷亲自将吃食买回来的人,怕是只有靖王妃一个了。

    一想到堂堂靖王爷竟然纡尊降贵到亲自去给靖王妃买吃的,凤漪的心里又羡慕又嫉妒。

    想着若是有一天,他也成了王爷的女人,也定能让王爷这般宠爱她。

    “凤漪刚才准备去街上逛逛,没想到能在这里跟王爷偶遇,实在是凤漪的荣幸。”

    言渊没看她,只是看了一眼国宾馆跟靖王府的方向,又看了看另外一条街,唇角勾起了冷笑。

    凤漪打的什么主意,他一看就清楚。

    不自量力的东西,真以为他言渊什么样的货色都看得上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