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9章 469.出了事我给你兜着
    第469章469.出了事我给你兜着

    他连一个眼神都不给她,直接往里走,他宝贝王妃要吃的东西,可不能因为这些个无关紧要的人而凉了。

    “王……”

    凤漪见言渊连一个字都不愿跟她多说,心下又难过又不甘心,再想唤他的时候,言渊已经消失在王府门口了。

    她不甘心地站在王府门前徘徊,原本还想借着偶遇,找个借口约王爷一起出街,没想到他竟然连个眼神都不愿意给她。

    难道她的这副相貌,真的入不了王爷的眼吗?

    可云爱公主不是说,王爷心里已经对王妃不满了吗?

    凤漪心里越想越不甘心,又想着那个风光霁月的男人,那般的风华和对妻子的宠爱和体贴,她就不甘心轻易放手。

    既然这一次不行,那就下一次吧,总是有机会的。

    她的拿手好戏还没使出来呢。

    言渊进屋的时候,柳若晴刚刚起床,长发随意地垂落在肩上。

    正穿鞋,就看到言渊进来了,身上还带着一些让她流口水的香味。

    双眼随后亮了起来,直接拖着鞋子,冲到言渊面前,“说,你是不是带了什么好吃的回来?”

    “鼻子还真灵。”

    言渊笑着捏了捏柳若晴的鼻尖,将手中买来的卤味放到桌子上,“你念了一个月了,刚才在街上看到,给你买了一点。”

    “言渊,你对我真好。”

    她讨好般的勾着言渊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言渊面上带笑,将她拉到洗脸台前,道:“先去洗漱,洗完了再吃。”

    “哦。”

    她喜滋滋地走到洗漱台前,随便洗了把脸,就快速跑了回来,伸手便直接拿起那些东西吃。

    “这些东西不好消食,你少吃点。”

    言渊忍不住叮嘱道。

    “嗯,知道,知道。”

    她赶忙点点头,这家店的卤味,她可是想了一个月,也试着让王府的厨师做,但就是做不出那种味道来。

    现在言渊帮她买回来了,他在她旁边罗嗦几句,她都应下了。

    突然间,她停顿了下来,目光投向言渊,盯着他看了几秒钟,跟着,又放下手上的猪蹄,站起身来,在言渊迷惑的眼神中,凑到她身边闻了闻。

    “做什么?”

    言渊奇怪地看着她,却见柳若晴蹙起眉,表情严肃地看着他,道:“你身上怎么有这么浓的香粉味?”

    若不是离得近的女性,怎么可能沾上这么浓的味道。

    刚才她的注意力全被卤味给吸引走了,没注意到,这一会儿一闻,味道还不是一般得浓。

    闻言,言渊也抬起袖子闻了闻,确实有香粉的味道,他的眉头皱了皱,旋即便想起了什么。

    把刚才在王府门口跟凤漪碰上的事说了一遍。

    柳若晴托着腮坐在他面前,想起凤漪那心思,讽刺地笑了一声,道:“靖王府在里头,靳都街在外头,她要出去逛街还能逛到靖王府里来跟你偶遇?”

    柳若晴在心里叹了口气,言渊也没替凤漪反驳什么,那个女人的心思,他看一眼就清楚后。

    也不看看自己自己是什么货色。

    “怎么样,今天离那凤漪公主这么近,还记不记得人家长什么样?”

    柳若晴挑眉看着他,问道。

    “不记得,我的眼里只有你,容不下别人。”

    言渊一脸认真地回答,引得柳若晴连笑了好几声,用沾着卤汁的手,往言渊脸上摸了摸,“真懂事。”

    脸上沾着卤汁,言渊也不生气,只是抓过柳若晴的手,在她手掌心轻轻拍了一下。

    “再调皮,下次不给你买这些吃了。”

    柳若晴赶忙求饶道歉,随后,又长长叹了口气,欣赏着言渊这张脸,道:“嫁了个长得不省心的男人,成天遭人惦记,我也是操碎了心。”

    闻言,言渊不可置否地笑了一笑,一把将她拉到自己腿上坐下,道:“那你以后多跟进我一点,最好每时每刻在我身边盯着,让外面那些小妖精都离我远远的。”

    “你倒是省心了,坏女人都让我来做,过不了多久,外面就会传出靖王妃霸道,善妒的名声。”

    “那才好,那些小妖精就不敢上来招惹我了。”

    言渊笑着,俯身快速在她唇上吻了一下,顺便将她唇上沾着的卤汁给舔掉。

    柳若晴剜了他一个白眼。

    见言渊将她又抱紧了一些,像是要让她放宽心似的,道:“就算你善妒又怎么样,哪个女人希望自己的丈夫心里还有别的女人,真大度到给自己丈夫塞女人,那些要么就是图一个贤惠大度的名声端着太累,要么就是对自己的丈夫没感情,而这两样,我都不喜欢在你身上看到,我言渊的女人,不需要善良大度,只需要过得舒不舒服。”

    我言渊的女人,不需要善良大度,只需要过得舒服不舒服……

    柳若晴听着最后那句话,竟然感动得眼眶微红。

    她伸手,捧住他的脸,用力亲了好几下,才放开,“你说了这么多甜言蜜语,就这句话最好听。”

    她在言渊身上换了个姿势,道:“这话可是你说的,要是让我发现有什么妖艳贱货敢打你主意,看我怎么收拾她。”

    “晴儿随意,出什么事,我给你兜着。”

    “这还差不多。”

    柳若晴满意地挑了挑眉,拿起袋子里一根猪耳朵,塞到言渊嘴里,“这是赏你的。”

    言渊不太爱吃这些东西,但是她递过来的,他还是十分欣然地接了过去。

    自家爱妃喂的东西,怎么都好吃。

    “你说这一个两个盯着你的,都是怎么想的,就这么上赶着给别人当妾侍,你有这么好吗?”

    “我好不好,你还不知道?”

    言渊挑了挑眉,突然间,一脸严肃地看着她,道:“不过有句话你说错了,什么叫一个两个盯着我,盯着我的人可多了,不止一个两个。”

    柳若晴一愣,随后,在他手臂上重重捏了一下,“真臭美!”

    说好了高冷靖王爷呢?这个自恋又臭美的人是谁?是谁?

    夫妻俩在房间里打闹了一会儿,言渊提出带她出去走走,夫妻耳边便收拾了一下,出了王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