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0章 470.出门
    第470章470.出门

    红楼和戏园子都在照常营业,自从怀孕了之后,柳若晴就没有去管,全部都交给了刘叔去打理了。

    “好久没有去酒楼坐坐了,你今天表现不错,本王妃请你去酒楼大吃一顿,怎么样?”

    “多谢王妃,那我就不替你省钱了。”

    言渊作势作揖道,见柳若晴一脸好爽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道:“别客气,敞开了吃,大爷我有钱,别给我省着,省着就是看不起我,不给我面子。”

    “是,是,是。”

    两人一路玩笑着往红楼走去,不远处,神武云爱静静地站在雪地里,看着言渊放下了高贵的姿态,跟柳若晴作揖打趣的模样,心里越发嫉妒和不甘。

    那个男人,本该是她的,柳天心那个狐狸精,凭什么这么理所当然地享受本该属于她的宠爱。

    她一直觉得,如果柳天心没有嫁过来,言渊一定会按照先太后的遗愿娶她为妻,之后,他对柳天心所有的那些温柔和宠溺,本就是属于她的。

    神武云爱越想,心里就越恨,越不甘心,恨不得将柳天心那个贱人碎尸万段。

    柳若晴刚跟言渊跨进酒楼的大厅,便听到有人叫她,声音里,还带着几分欣喜。

    “若晴。”

    柳若晴二人的目光,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投了过去,见楼下大厅靠近角落的位子,墨榕天正面露喜色地跟她招手。

    言渊每次听到墨榕天这样亲热地唤柳若晴,脸上就很不高兴。

    “墨榕天,这么巧,你怎么来京城了?”

    自从去年从呈阳县分别之后,他们就没有再见过面了。

    后来,听小月说起过他来酒楼找过她几次,她因为当时担心言渊身上的毒,一直在王府里照顾他,加上后面又怀了孕,没怎么出过王府。

    想来墨榕天找她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也就没放在心上。

    没想到今天出来,还能见到他。

    之前在呈阳县,他将她神武云爱派过来的人手中救下负伤之后,她对他又感激又耿耿于怀,一直没想好要怎么报答他的救命之恩。

    墨榕天每次听到柳若晴这样连名带姓地叫自己,心里便有些微涩,但面上,他却并没有半点显露。

    但是,同为男人,墨榕天的心思,言渊却看得很清楚,面上便更加不好看了。

    “之前听小月说你来酒楼找过我,是有什么事吗?”

    “哦,没什么事。”

    他邀请他们夫妻二人坐下,道:“我正好来京城,便来看看你而已。”

    他不会告诉她,自己只是有些想她了,所以特地跑来京城的。

    他面上带笑,目光,不由自主地停在柳若晴的脸上,看得言渊眸色微沉。

    “墨公子既然要来看内子,不如去王府坐坐,墨公子上次救了内子的事,本王还没报答公子呢。”

    言渊说话的时候,特地加重了“内子”两个字,像是在提醒墨榕天,别惦记自己的老婆。

    墨榕天听得出来,心下不悦,面上却是淡淡一笑。

    见言渊已经端起茶杯给他添了茶,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宽大的袖口,正好遮住了墨榕天看柳若晴的视线。

    墨榕天略带不悦地收回了目光,“王爷客气了,我跟若晴是朋友,出手相助,也只是举手之劳而已,当不得王爷报答儿子。”

    柳若晴听着这两人虽然言语客气,可是,却让她听出了一些剑拔弩张的味道。

    这是怎么回事?

    柳若晴当然不会往自己身上去想,更不会自恋地觉得墨榕天看上她了。

    她一直就觉得像言渊这样的极品美男能看上她,已经是自己上辈子烧高香求来的,虽然她不知道墨榕天到底是什么身份,但直觉告诉他,此人绝非普通江湖人士这么简单。

    她怎么会想,又有一个极品美男会看上她。

    所以,当她觉得言渊跟墨榕天之间那似有若无的敌意时,只是主观地觉得自己想多了。

    正要开口缓解一下此时饭桌上那诡异的气氛,一道清脆的女声,带着几分难以抑制的欣然之色,打破了他们之间尴尬的气氛。

    “墨公子!”

    来人正是言裳,自从上次墨榕天疾步离开之后,她几次想来红楼来碰碰运气,看能不能再碰见他。

    可几个月过去了,她都没有出现,不甘心之余,她也没有其他办法,便只好作罢了。

    今天出门,她本也是不抱希望过来碰碰运气,却没想到意外地见到了他。

    墨榕天见言裳过来,脸上的抵触之色,稍稍明显了一些。

    但是,狂喜之下的言渊,并没有注意到,不仅仅如此,她还直接将饭桌上的另外两人给忽略了。

    言渊见自己的妹妹对一个陌生男子这般热情,当下便蹙起了眉头。

    “墨公子,真巧。”

    言裳看着墨榕天的表情,带着浓浓的殷勤。

    言渊跟柳若晴都没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言裳。

    言裳之前特地找过她问过关于墨榕天的事,所以,现在看到言裳在墨榕天面前这般热情的样子,并不奇怪。

    而言渊,原本就因为墨榕天对柳若晴那点心思,心里有些芥蒂,这会儿见自己妹妹有不知廉耻地往人家跟前凑,面上的不悦更显了一些。

    “言裳,你来这里做什么?”

    言渊的声音,往下一沉,也终于让言裳注意到了她。

    “九……九哥。”

    言裳完全没料到自己的哥哥跟嫂子在这里,自从那次被言渊打了三十大板之后,她在言渊面前,在不知不觉间多了一些畏惧,不再像从前那么放肆了。

    “我不是让皇上把你嫁去瓦剌么?你不在公主府里好好待着,出来瞎逛什么?”

    因为墨榕天在呈阳县的时候就知道他的身份,所以这会儿,他并没有在他面前刻意隐瞒什么。

    再加上他们现在坐的位子偏僻,边上又没有客人,所以,并没有人听到他这边说了什么。

    言裳的脸色,骤然一白,看着言渊的双眸里,染上了几分惧意和怨愤。

    “我才不要嫁那么远的地方,要嫁你自己嫁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