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1章 471.聿王府后院
    第471章471.聿王府后院

    原本以为这件事过去大半年了,九哥早就把这事给忘了,没想到她竟然又重新提起来了。

    言渊的脸,烟了下来,柳若晴察觉到不妙,况且,现在还有外人在场,便赶紧拽了拽言渊的袖子,道:“你不是说带我去春阳街买吃的吗?”

    说着,便将他从位子上拉起,跟着,对墨榕天道:“墨公子这顿饭就记在我的账上,我们还有事先走了,下次来王府,我们一定热情招待。”

    墨榕天知道柳若晴是为了给言裳解围,只是见她要走,心下有些失望,只是有些气愤言裳来得有些多余。

    他好不容易找到了机会见若晴,偏偏被她坏了事。

    言渊巴不得马上走,被柳若晴拉起之后,便非常配合地从桌前站起,直接被柳若晴给拉了处出去。

    离开红楼之后,言渊侧目看向柳若晴,想起她对言裳刚才对墨榕天那般热情的事,一点都不惊讶,似乎早就知道了似的。

    又想到之前言裳特地来靖王府找柳若晴,两人似乎还说了什么秘密,想必应该是跟墨榕天有关。

    “上次言裳来王府找你,就是因为墨榕天?”

    “对啊。”

    反正今天也被言渊见到了,她也没做什么隐瞒,跟着,又想到了什么,道:“你不会真的打算把她嫁到瓦剌去吧,都过去大半年了,我以为你早歇了这心思了。”

    “她从小就被惯坏了,不给她点教训,她是不会长记性。”

    突然间,他又想到了什么,道:“言裳不会真的看上墨榕天了吧?”

    “这我可不知道,言裳只是跟我说,墨榕天在街上救过她,她想报答人家。”

    对柳若晴这话,言渊却显得不以为然。

    如果言裳对墨榕天无意,他这个妹妹可不会有这个知恩图报的自觉。

    他自己妹妹的性子,他是最了解的。

    就是因为了解,才更清楚,言裳这种性子,没有一个大的教训,她永远都不会改。

    柳若晴见他这副表情,也就没再跟他谈言裳和墨榕天之间的事了。

    索性也不关她的事,她没理由去凑这个热闹。

    而另一边,神武云爱原本在看到言渊夫妇进了红楼时,还想借着偶遇的机会接近言渊,却在跨进门去的时候,听到墨榕天唤柳天心为“若晴”,心下心里便起了一丝怀疑。

    “他为什么叫柳天心叫若晴?”

    如果是为了隐瞒身份,倒也说得过去,可墨榕天早在呈阳县的时候就知道柳天心的身份了,完全不需要用一个假名在应付她。

    可如果“若晴”是柳天心的真名,那这个靖王妃的身份,怕是有问题了。

    神武云爱的眉头若有所思地蹙了起来。

    当初她就觉得柳天心的言行举止一点都不像来自皇室的公主,再加上她一个深闺公主,竟然会在修家粮库一眼便认出东瀛忍者。

    这也不像皇室公主该知道的。

    这样想着,神武云爱对如今这个靖王妃的身份,越发怀疑起来了。

    一旦这个可疑的念头有了,那种怀疑的种子,便开始在她心里疯长。

    如果这个靖王妃确实是假的,她就死定了,到时候,她倒要看看,言渊还怎么护着她。

    她伊贺派这么多条性命,她要从那个贱人身上全部讨回来。

    当下,她便快速去了街角一个十分隐秘的院子,见了自己带来的人。

    “公主有何吩咐?”

    “你们暗中去办件事,记住,不要让任何人察觉出来。”

    跟着,她压低了声音,在这群人面前交代了几句。

    一盏茶过后,神武云爱又从那间院子里出来了,脸上带着阴恻恻的笑。

    言渊带着柳若晴在外面玩了一天,因为担心她累着,言渊终于提出回王府。

    刚到了王府门口,便见管家迎了上来,道:“王爷,八王爷差人过来,让您跟王妃去聿王府一叙。”

    柳若晴的心里,咯噔了一下,侧目看向言渊,言渊的脸色也有些不太好,当下,便命人备车,两人启程往聿王府过去了。

    聿王府。

    门房见言渊夫妇二人过来,赶忙恭恭敬敬地将二人往里面引,“王爷,王妃这边请,我家王爷在后花园。”

    言渊的脚步,顿了顿,“你家王爷在后花园做什么?”

    “回王爷,我家王爷跟恭姑娘在后园吃暖锅。”

    门房一边弓着身子在言渊面前带路,一边不敢有半点怠慢地回答道。

    这满朝上下,也只有他们家王爷自己在后花园吃着暖锅,让靖王爷过去找他的。

    “王爷,王妃这边请。”

    门房将言渊夫妇带到后园子之后,并没有进去,那里虽是后院,可也算是内院,他一个门房是没资格踏进去的。

    言渊夫妇刚进去的时候,便见后院的亭子里,言绝跟柳天心面对面坐着,两人拿着筷子,在暖锅里争着要夹什么东西。

    边上还摆着满满一大桌的生鲜食材。

    “恭顺!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你敢抢本王的东西吃!”

    “你才恭顺!你全家都恭顺!亏你还是堂堂亲王,能不能有点文化,别给我取这种老土的名字!”

    柳天心一听到言绝喊她这个名字,就恨不得端起面前的暖锅,将锅里的汤往他头顶上浇下去。

    “给你取这个名字,是让你安分守己,别给本王出去惹麻烦。”

    柳天心刚夹起一颗肉丸子,就被言绝一筷子给拍了回去,她气急了,啪得一下,将筷子往桌子上一放。

    “你要吃什么不会自己放进去煮吗?干嘛老是抢我的?”

    “恭顺……”

    恭你的头!

    柳天心很想将自己这两年在民间学到的粗话对着言绝骂出来,可想了想,还是忍了。

    谁让她现在被他捏在掌心里,逃都逃不了呢。

    “叫恭顺就该有恭顺的样子。”

    言绝一边说着,一边将暖锅里那些烧得已经有些发软的白菜,夹到了柳天心的碗里。

    柳天心看着自己碗里的软白菜,又看了看言绝碗里一颗颗香气扑鼻的肉丸子,对于她这个无肉不欢的人来说,言绝现在分明即使在虐待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