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2章 472.我说有就有
    第472章472.我说有就有

    柳若晴跟言渊站在院子门口,见第一次见言绝跟柳天心之间的相处模式,竟然觉得无比和谐。

    八哥这样的性子,好像很配柳天心的。

    言渊这会儿倒是没心思想其他,听说言绝差人过去喊他们夫妻进府,便主观地觉得是什么事发生。

    一路上,他都在想进聿王府之后,八哥会跟他说什么,但是绝没料到他进来的时候,会看到他们两个在吃暖锅,气氛看上去还十分轻松。

    言绝十分满足地将从柳天心筷子上抢走的丸子塞进嘴里之后,便看到言渊夫妇站在院门口,赶忙招呼他们过来。

    “站在那里干什么,快过来啊。”

    言渊牵着柳若晴过去坐下,脸上的线条,依然紧绷着。

    “叫我们过来是出了什么事了吗?”

    将柳天心留在京城,他心里一直悬着,没有完全放下来。

    “没事啊,就是见今晚夜色不错,叫你们来府里吃暖锅。”

    言绝随意地指了指面前满桌子的菜肴,道:“我让人备了这么一桌子菜,就我跟恭顺两个人吃不完,就叫上你们一起了。”

    柳天心的脸色,越来越烟,牙齿咬得咯咯作响,“言绝,你再叫我恭顺,我把你头按进汤里去煮!”

    听言绝说没什么事发生,言渊提了一路的心,便放了下来,同时,面上却多了几分不悦。

    “吃暖锅就吃暖锅,下次能不能把话说清楚一点。”

    “我让你来王府一叙而已,是你自己想多了。”

    言绝一脸不以为然,又将锅里的白菜,放到了柳天心的碗里。

    柳若晴倒是没什么,见桌边还备了两幅餐具,也没客气,便拿起公筷,往自己碗里夹了一些吃食。

    这古代的“火锅”吃起来也别有一番滋味,尤其是这大冷天的,吃火锅最爽了。

    言渊见柳若晴动筷子了,他也没跟言绝再计较,自己拿起公筷,从锅里夹了一些柳若晴喜欢吃的菜放进她碗里,又叮嘱道:“少吃点,别吃撑了,晚上不好消食。”

    “那等会儿我们徒步走回去,就当消食了。”

    柳若晴很快便吃上瘾了,火锅这种东西,长时间不吃就会想吃,一吃就容易上瘾。

    “八哥家的厨师手艺不错,这调料味道真好,改天让厨师给我做几罐,我好带回王府去。”

    “弟妹这话哥哥爱听,下次你想吃就直接来哥哥府上。”

    说着,又笑嘻嘻地看了言渊一眼,道:“老九最近是不是苛待你了,看你连吃个调料还要跟我要。”

    言绝一边说着,一边将自己碗里的肉丸子,夹到柳若晴的碗里去,看得柳天心直流口水,心中不禁感慨了起来。

    同样一样脸,命就怎么这么不同呢。

    言绝这个王八蛋,让她顶着这张长相普通的人皮面具也就罢了,还给她取了那么土的名字,存心跟她作对是吗?

    “他倒是敢苛待我,他敢苛待我,就苛待他儿子去。”

    柳若晴有恃无恐地回答道,筷子刚要夹碗里言绝夹给他的丸子,却见言渊动作敏捷地将她碗里的丸子全部夹走吃了。

    “你干嘛抢我的吃?”

    “这些丸子都沾了他的口水,你不能吃。”

    言渊回答得一脸理所当然,言绝就听不下去了。

    “我这是公碗和公筷,什么时候沾我口水了?”

    “我说有就有。”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那些丸子都往自己嘴里塞。

    柳天心好想说,靖王爷,你要是嫌弃言绝的口水,那就剩点给我,我不介意啊。

    这个该死的言绝,喊她过来陪他吃暖锅,结果荤菜都他自己吃,把那些煮烂了的白菜全往她碗里夹,她这会儿还没沾过荤腥呢。

    柳若晴见柳天心那楚楚可怜的模样,抿着嘴,偷偷笑了两声,又放了不少的肉丸子进暖锅,煮完之后,又给柳天心夹了满满一碗,看得柳天心差点感激得泪流满脸。

    这一晚,柳若晴确实吃了不少东西,回去的时候,言渊担心她积食,真的陪着她一路走回靖王府。

    “我觉得八哥跟天心公主倒是挺相配的。”

    走到半路,柳若晴突然这般开口道。

    还真是造化弄人,当初柳天心如果没有逃婚,那她就成了靖王妃了,也就没她跟言渊什么事了。

    至于八哥,或许又是另外一段姻缘。

    尽管现在她还不知道以后八哥会不会跟天心公主在一起,但是看他们今天的相处模式,也不是没这个可能。

    言渊想到了言绝刻意给柳天心弄的那张十分不惹眼的人皮面具,突然间笑了起来。

    “如果他们真在一起,柳天心恐怕得顶着那张人皮面具过一辈子了。”

    他是绝对不会让柳天心那张脸被外人知道而影响到晴儿的。

    柳若晴的脚步顿了顿,旋即便明白了言渊的意思,想到柳天心带着的那张长得普通再不能普通的人皮面具,心里有些愧疚。

    “我们这样逼她,会不会有些过分了?”

    柳天心也只是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子,这个年纪的女子,谁不爱美,偏偏言绝还给她整了个那么普通的面具戴着。

    “如果不是她逃婚,你也不会被她连累,这是她应得的。”

    对自己不在乎的人,言渊升不起半点同情,更何况,对方还是一个随时会连累到自己妻子的女人。

    柳若晴拧起了眉,她不是一个圣母,会对自己的敌人心生同情,但是柳天心算不上什么敌人,当初她逃婚的时候,也不会料到她父亲会让她来替嫁。

    况且,如果没有柳天心的逃婚,她又有什么机会能遇上言渊呢?

    柳若晴抬起眸子,怔怔地看着言渊的脸,眼神里,透着满满的深情。

    言渊注意到了她的目光,低眉对上她来不及收回的视线,忽地玩味一笑,将她揽到自己身边,“我又不是不让你看,你偷看什么?”

    闻言,柳若晴给了他一个鄙视的白眼,“你的脸皮好像越来越厚了。”

    “没办法,近朱者赤近墨者烟。”

    柳若晴一开始没反应过来言渊这话的意思,过了两秒钟,才明白过来,伸手狠狠地在言渊的手臂上拧了一把,“我什么时候脸皮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