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3章 473.谐星凤漪
    第473章473.谐星凤漪

    “当初三更半夜偷溜进我房间,还想脱我裤子的人是谁?”

    柳若晴还想反驳,可想到当日自己确实是要脱了他的裤子,便张了张嘴,还是将话给咽了回去。

    言渊见她这副不服气的模样,朗笑出声,直接抱起她,往王府走去。

    还没到王府门口,远远地便看到雪地里有个人影坐在那里,此时正背对着他们,那背影,在冬日的夜晚,显得有些萧瑟。

    两人对视了一眼,柳若晴从言渊的身上下来,两人并肩往前走。

    月色下,那人回过头来,无助的双眼里,有些小小的慌乱,看到言渊二人过来的时候,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双眼上便蒙上了一层水雾。

    竟然是凤漪!

    这人还当真不死心,竟然敢在王府门口以这样的姿态挡言渊?

    柳若晴挑了挑眉,朝言渊打趣般地看了一眼。

    这点伎俩还敢在言渊面前耍,一只道行未深的小狐狸,也敢在言渊面前谈聊斋?

    她打量着凤漪,心想凤漪能有这般自信觉得自己能勾引到言渊,除了坐井观天的原因外,实际上,她确实长得不错。

    这样半坐在地上的样子,身躯柔软,双颊因为寒冷而冻得有些泛红,乍看下,还真是让人心神荡漾。

    只是……她这样坐在雪地里不冷吗?

    为了博得咱们靖王爷的青睐,这凤漪公主还真是蛮拼的。

    柳若晴又一次眉目含笑地看了言渊一眼,压低声音,凑到他耳边,低声打趣道:“我看……我要不要回避一下?”

    言渊听出了她话语中打趣的意味,没好气地睨了她一眼,伸手握紧她,一眼都不愿意往凤漪那边看,便直接往王府里走。

    “王爷!”

    凤漪见言渊不理她,心下一慌,也顾不上许多,直接道:“凤漪刚才散步的时候,不小心踩在雪中滑倒了,我在这里等了许久也不见人来,这会儿能遇上王爷,是凤漪之幸,还请王爷帮帮凤漪,凤漪实在是没法站起来了。”

    柳若晴好像笑出来,虽然她觉得这样嘲笑一个人的演技有些不厚道,但是凤漪的演技实在太烂。

    别说国宾馆有的是地方散步,她偏偏挑在靖王府门口,再者,脚上真是痛得连站都站不起来了,竟然还能平静到这样咬文嚼字?

    这凤漪公主的道行,比起神武云爱,真是差了不是一点点,她不但没被膈应到,甚至还觉得这凤漪公主还真是个难得的谐星。

    言渊冷眼看了她一眼,只是觉得这凤澜国的公主,烦人得很,几次在他面前玩这种令人反感的把戏。

    “公主散个步都能这么巧摔在我靖王府门口,想来也是跟我靖王府有缘,这难得的缘分还是不要浪费得好,公主在这里多坐一会儿,总是会有人路过发现你的。”

    说完,直接牵起柳若晴的手,往王府里走去,留下凤漪傻眼地看着言渊决然的背影,傻了。

    这……这跟她想象得不一样啊。

    听说中原的男人都有怜香惜玉的心,尤其是在美人特别无助的时候,最能打动男人了。

    她先前无意间听到靖王府的下人说聿王邀了靖王去八王府,她是算好了他回来的时间才等在这里的。

    她有绝对的信心自己今晚的打扮能吸引大部分的男人,可为什么靖王爷连个眼神都不愿意给她,更别说扶她起来了。

    凤漪越想越是不忿,她在雪地里虽然坐得不久,可这大雪天的,也是冻得不行,结果竟然……

    她想到了刚才跟言渊一起回来的柳若晴,突然间,双目一亮,下一秒,眼底便划过一片了然。

    一定是因为靖王妃在,王爷顾及她的面子,才不搭理她的。

    这样想着,凤漪的心里舒服了许多,她是绝对不会去怀疑自己对男人的吸引力,哪怕是东楚这般尊容的男人也一样。

    回到房间,柳若晴再也憋不住爆笑出声来,“哈哈~~哈哈~~那凤漪公主太搞笑了,怎么会有这么搞笑的人,哈哈哈~~~”

    她不去当个谐星真是埋没了她了。

    言渊见她笑得开心,原本板着的脸,也稍稍缓和了一些,可一想起那个让他反感的女人,他就烦得不行。

    不过,既然她能让晴儿开心,就当是给她请个逗乐的逗她开心好了。

    柳若晴笑完之后,见言渊一言不发地坐在桌边,便忍着笑,走到他身边,道:“你也太不厚道了,不扶人家起来就算了,还让人家多坐一会儿。”

    什么能摔在靖王府门口也是跟靖王府有缘……

    想起他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的样子,柳若晴就忍不住抽动嘴角。

    言渊本来就是个冷情的性子,没有多余怜香惜玉的心,尤其还是一个这样明目张胆打他主意的人。

    面对柳若晴的打趣,言渊只是没好气地冷哼了一声,长臂一伸,将她一把捞进自己怀中。

    “下次还敢拿我打趣,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哪有。”

    柳若晴瘪瘪嘴,直接坐在他腿上,随后,又长长地叹了口气,道:“我只是觉得,有这么多人打你主意,我要是一个一个都要去生闷气,那我还不得气死啊。”

    “谁说要让你生气了?那些无关紧要的女人,你根本就不用放在心上。”

    言渊抱着她,有意无意地咬着她的耳廓,又凑到她耳边说话,那热气引得柳若晴忍不住颤栗了起来。

    “你说话归说话,能不能别动不动就挑逗我。”

    柳若晴的脑袋,往边上躲了躲,言渊却似不想放过她一般,都往前凑了凑。

    柳若晴没办法,也只能由着他了,跟着又想起了不知道还有没有待在外面的凤漪,开口道:“你有没有觉得那个凤漪公主太执着了一些,你都对她不理不睬了,她怎么还不死心,我总觉得,好像有人在教她似的。”

    言渊的唇,有意无意地咬着柳若晴的耳廓,听她这么说,似乎也没把她的话当回事,只是眼底,却有一道森冷的光闪过。

    他早就料到有人在凤漪面前搞鬼,只是想再看看对方到底要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