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4章 474.太后寿诞
    第474章474.太后寿诞

    “这件事交给我,你别担心。”

    “我才不担心,反正我男人受欢迎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柳若晴转过头来,躲开了言渊有意无意的挑逗,直接抬起头,封住了言渊的唇,“再挑逗我,我就翻脸了。”

    相碰着的唇齿间,传来柳若晴低低的警告声。

    “你没觉得翻身比翻脸更好么?”

    “流氓。”

    太后的寿诞,是在腊月十五,近年关的日子,本就热闹,今日是太后的寿辰,皇宫里更是添了无比的喜气。

    皇帝孝顺,加上今年是太后的整寿,寿宴办得十分隆重。

    寿宴办在荣华殿,此时,荣华殿里,灯火辉煌,各个有身份的大臣及其亲眷都已经到了,另外,各国使臣也陆陆续续进了殿坐下。

    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喜气洋洋的笑。

    言渊跟柳若晴比他们稍稍迟了一些到的,众人见夫妻二人相携而来,都纷纷上前行礼,随后,恭迎他们上座。

    言渊二人的位子,在群臣之首,就在皇帝位子的下方,可见其身份之尊贵。

    而言绝则是坐在言渊他们对面的位子,也是位列之首,两人的位子,分别在皇帝位子的两侧。

    柳若晴坐在言渊身边,见言绝正垂着眸子喝酒,面上没有半点笑意,心中不免有些纳闷。

    她轻轻扯了扯言渊的衣袖,压低声音,道:“八哥看上去有些不对劲。”

    闻言,言渊也将视线投了过去,确实见言绝像是在喝闷酒,心情有些不佳。

    “不会是跟天心公主闹别扭了吧?”

    大殿上很热闹,柳若晴声音又低,又是凑到言渊身边说的,所以没人听到她在说什么,只是以为夫妻二人在说悄悄话,并没有人去注意他们说什么。

    闻言,言渊笑了起来,“你还真把他们凑在一块儿了?”

    柳若晴不以为意地动了动唇,道:“我倒觉得他们挺相配的。”

    只可惜,这件事,不容易解决,除非她消失了。

    言渊想起言绝跟柳天心之间的互动,心下也有些想当然。

    再看八皇兄此时不佳的情绪,能让他这般苦闷的,他还真想不出有什么事,难道真的跟柳天心有关吗?

    可就算跟柳天心有关,又是因为什么会让八皇兄如此烦闷。

    言渊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心里有些担忧。

    “皇上驾到,太后娘娘驾到~~”

    随着内侍这声音响起,众人偏头看去,见一身明黄色龙袍的皇帝,正搀着太后缓步朝殿上走来。

    太后五十整寿,虽然眼角隐隐的有些小细纹,但是因为保养得宜,又心宽,看上去也就四十刚出头的样子。

    再加上她雍容华贵的气质和年轻时名动京城的美貌,使得她一出现在大殿上,使得整个荣华殿都增色了几分。

    众人跪下行三拜九叩大礼庆贺太后寿辰之后,又重新落座。

    “今日哀家寿辰,劳诸位爱卿给面,哀家万分感激。”

    太后缓缓开口,说的话,引得众人受宠若惊,皆起身行礼叩首,谁敢真的接下太后这句感谢。

    “众卿不必拘谨,就当是在自己府中,随意就好。”

    紧跟着,便是各国使臣给太后献上贺礼,又说了一些贺词。

    轮到凤澜国的时候,柳若晴挑了挑眉,目光饶有兴致地朝他们看了过去。

    兰图丞相带着凤漪公主从位子上起身,一步步朝前走来。

    凤漪这会儿虽然看上去老实,可目光还是悄悄地往言渊这边飘,可一对上柳若晴含笑的目光,她又像是被抓到的小贼一般,赶忙心虚地收回视线,下唇微微紧咬着。

    刚才她情不自禁地往靖王爷那边看过去的时候,本想着能让王爷近距离看她一眼,今日,她比往常打扮得更加艳丽了一些,就是为了吸引靖王爷的眼球,可没想到,他只是垂着眸子,根本没有朝她这边看一眼。

    她心里失落又不甘,可又觉得,是不是那个神武云爱骗了她,其实靖王爷并没有对别的女人有那份心思,他是真心待靖王妃的?

    凤漪心里这样的想法,也只是一闪而过。

    因为,她觉得,那个云爱公主没理由骗她,再者,男人哪有不偷腥的,更何况,还是如靖王那般位高权重的人,身边又怎么可能只有王妃一个人就满足的。

    男人爬到高位,除了要权势之外,要的不就是金钱和美人吗?

    王爷在这个高的位子上,又怎可浪费这么好的机会。

    所以,凤漪还是认为,王爷确实是尊重王妃,在王妃面前不好对别的女人动那份心思。

    跟太后献完礼之后,凤漪又跟着兰图丞相回到座位上,目光有意无意地看向言渊的方向,因为座位离得远,她虽然可以放肆地偷看,却看得并不清楚。

    心里不禁有些郁闷,真不知道大天朝的礼官是怎么排位子的,竟然把她凤澜国的公主,排到几乎末尾的位子。

    她并不清楚,这些附属国在大天朝的人眼里,地位是一样,并没有轻重之分。

    大殿上的位子,除了天朝本国官员按照官阶排位之外,其他附属国的使臣,全部是按照先来后到的顺序就坐的。

    她因为过于盛重打扮来迟了,也就只能坐末尾了。

    皇帝自坐下之后,便在下意识得搜寻云娇容的身影。

    这些位子是按照官阶排的,礼官们尽管知道云娇容是皇上的心尖尖,可也不敢违例将云娇容排到前面去。

    她一不是皇后,而不是妃嫔,排到前面去,她也害怕被御史参一本。

    但是,她也不敢将云娇容往最后面排,所以,云娇容的位子,排在了官员的末尾,又在各国使臣的上首位子。

    其实,这样的场合,对云娇容来说,有些格格不入。

    她一不是后妃,二不是官员家眷,坐在这里实在是地位尴尬得很,但是她现今住在皇宫里,太后大寿她又怎么能不过来贺寿,也只好硬着头皮来了。

    接收到一些官家小姐那些嘲讽的目光,她便忍不住皱起眉,眼帘垂下,她眼鼻观心,不再去看那些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