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5章 475.寿宴献舞
    第475章475.寿宴献舞

    宴席开始之后,就有舞姬开始在宴席上歌舞表演,这些舞姬都是精挑细选出来代表大天朝的繁荣和美妙,自然是美得让人移不开眼睛。

    尤其是一些穷困的附属国大臣,从未见过如此美妙艳丽的舞姿,各国看得双目惊叹,纷纷赞大天朝富强繁荣,连舞姬都这般惊艳。

    凤漪看着那些没见过世面的使臣,嘴角瘪了瘪,带着显而易见的不屑。

    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就这样都能把他们惊艳成这样,要是她凤漪公主出马,他们还不看得眼珠子都掉下来。

    凤漪在凤澜国是跳舞的好手,她的舞蹈和身段,全部是她母亲亲自教授的,她对自己的舞蹈非常有信心。

    那种谜一样的自信,在凤漪看到那些使臣脸上惊艳的模样时,更加强烈了。

    她的目光,又悄悄看向言渊的方向,见他神色平淡,目光甚至都没有在舞姬身上看一眼,只是垂着眸给他身边的靖王妃夹菜。

    越是这样,凤漪就对言渊越是钦慕,要是以后靖王爷能这样疼爱她就好了。

    他不重女色,又疼爱妻子,真是个难得的好男人。

    她看着言渊,双眼流转着波光,恨不得现在就冲到言渊面前,说要嫁给他了。

    可她再倾慕言渊,也不会在这么多人面前,那样恬不知耻地冲上去,当下,便硬生生地将那股子冲动给忍了下来。

    等那些舞姬下去的时候,便听她迫不及待地从席间起身,开口道:“贵国的舞姿果然精妙无双,凤漪不才,看得心痒痒,也想为太后娘娘献舞一曲,还请太后娘娘准了凤漪一片孝心!”

    柳若晴刚接过言渊递过来的水杯喝了一口,因为凤漪这话,差点就喷出来了。

    这凤漪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一国公主要在太后寿宴上献舞?

    她瞪大双眼看向凤漪,却见凤漪虽然是在跟太后说话,可目光却似有若无地朝言渊这边飘过来。

    柳若晴的眉头,拧了拧,还有完没完了,真当她死了不成?

    她冷笑一声,端起茶杯,一口气喝完。

    言渊听到了她的冷笑声,凑到她耳边,问道:“怎么了?”

    他不曾去看凤漪,自然也就不知道凤漪此时的目光正盯在他的身上瞧。

    “没什么。”

    柳若晴放下茶杯,挽住言渊的手臂,调皮地对他眨了眨眼,道:“王爷有没有听过一个故事,叫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言渊一听就明白过来柳若晴这话的意思,目光,朝凤漪那边扫了一眼,很快又收了回来。

    “别管她,有人愿意来我们东楚当舞姬,我们也不好阻拦不是?”

    他笑了笑,将刚刚剥好的虾直接喂到她嘴里,道:“你只管吃东西,把自己和我儿子喂饱才重要。”

    说着,悄悄揉了揉她微微隆起的小腹。

    柳若晴也没再说什么,反正凤漪这上蹿下跳的蹦跶,也入不了言渊的眼。

    她只是在想,这真的是凤漪一个人的自作多情?她背后就没人误导她什么吗?

    她的脸上,带着几分若有所思,抬眼的瞬间,恰好见自己斜对面的神武云爱正盯着她看,见她看过去,神武云爱的目光也不躲,反而一脸坦然地举起酒杯,隔空对她敬了敬,一副跟她无关的样子。

    要不是知道这个女人曾经几次三番派人杀她,她还真信了她的邪。

    只是不知道这次让凤漪来勾引言渊的人是不是她?

    可她图什么呢?

    万一言渊真看上了凤漪,她不是平白无故给自己找了个情敌?

    又或者,她纯粹只是为了恶心她,就来胡乱指点凤漪?

    那也太变态了。

    柳若晴这边若有所思着,想起神武云爱那变态的想法,就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怎么了,冷吗?”

    言渊注意到了她的小动作,不放心地低声问道。

    “没有,我不冷。”

    柳若晴收回目光,总觉得神武云爱变态得有些可怕,而且,她在她手上损失了这么多手下,不可能就这样算了。

    就在她若有所思之际,太后那边已经同意让凤漪表演了。

    既然人家这样不要尊严地凑上来,不看白不看。

    “哀家早听闻凤澜国的伊夫人最擅舞蹈,曾被凤澜国王夸说是当世无双的舞蹈,想来凤漪公主是伊夫人之女,定能得其真传,哀家倒是很想欣赏一番。”

    “噗嗤——”

    柳若晴忍不住笑出声来,“皇嫂也挺调皮的。”

    她掩着嘴,压低生意,凑到言渊身边,笑道。

    言渊也跟着轻轻一笑,他当然也听出太后是什么意思。

    岂止是他们听出来了,就连那些官员和使臣们都听出来了,那兰图丞相连脸都烟了。

    可他只是个臣子,也拦不住凤漪公主出来丢人,况且太后都这样说了,他去把公主拉回来,不是明摆着不给太后面子么?

    兰图这会儿已经是吃了黄连,有苦说不出了,只能红着脸,看着那些使臣投来的同情的目光。

    在场谁听不出来太后这话是拐弯抹角说凤漪公主的母亲伊夫人是舞姬出身,凤漪公主的品性遗传了她。

    这会儿她自荐出来跳舞,就是舞姬本性冒出来了。

    可偏偏,所有人都听出来了,唯独凤漪自己没听出来,还以为太后是真的夸她,脸上顿时生出了几分喜色。

    当年,母亲就是靠这支舞赢得父皇的青睐,她相信自己也可以。

    这样想着,她的目光,又朝言渊看了一眼,正好捕捉到了言渊尚未收起的笑容,当下又是一阵暗喜。

    连王爷都开始期待她这支舞蹈了吗?

    这一次,她一定要抓住机会,好好在王爷面前表现表现。

    “谢太后谬赞,凤漪献丑了。”

    看凤漪一脸喜色,果真是没听出太后话中的意思,那些人眼中的笑意更深了一些。

    兰图丞相这一次回国去,怕是要气病了吧,定是后悔当初怎么没阻止凤澜国的国主将这个丢人现眼的公主送过来。

    不过,转念一想,或许那国主本来就是图的这样的心思,一旦凤漪被皇帝或者哪位王爷看上,对他们凤澜国来说,都是有利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