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6章 476.羞辱
    第476章476.羞辱

    音乐声响起,凤漪走到了舞池中央,轻轻脱去身上的外袍,露出她纤瘦的身材。

    她的五官比中原人要深一些,至于这身材……

    之前她穿得多,倒是没注意,这会儿发现,这凤漪公主的身材是真的非常不错,前凸后翘,真真是尤物。

    要遇上个好色之人或者克制力稍稍差一些的,真的会被引诱住。

    随着她扭动腰肌,那如水蛇般的动作,尤为勾引人,不少官员已经看得直流口水,手里的筷子掉在桌子上都忘了。

    柳若晴也禁不住咽了咽口水,难怪凤漪公主有那样的自信能勾引到言渊,就连她这个女人都看得直流口水了。

    凤漪跳舞的时候,目光有意无意地朝言渊看过去,却见言渊根本没朝她这边看,只是认真得给柳若晴夹菜,剥虾,倒茶。

    她神色一凛,脸上有了一丝希望。

    到后面,那支舞的动作开始加快,幅度也开始加大,趁着动作幅度的加大,凤漪好几次都凑到言渊面前,可人家愣是不看她一眼,她脸上的表情,变得扭曲了起来。

    等到整支舞结束,言渊都没有朝她看一眼,凤漪公主气得脸都要烟了。

    她甚至怀疑,是靖王妃故意差遣靖王爷,让他没空闲去看她,这样想着,凤漪的怒气,瞬间转到了柳若晴的身上。

    “公主的舞蹈,真是绝妙。”

    太后很给面子地夸奖道,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笑。

    “多谢太后!”

    凤漪此刻的脸色十分难看,面对太后的夸奖,她也没露多少喜色。

    她现在越发确定,是柳若晴耍手段,才让言渊没时间去看她的舞蹈。

    这样善妒又霸道的女人,根本配不上靖王爷这般尊贵的男人。

    她不甘心就这样退下,想起柳若晴的恶意,便顾不上场合,直接走到了柳若晴面前。

    面前突然间多了一个人,让柳若晴怔了怔,抬眼看去,见凤漪带着一脸的怨气瞪着她。

    她讶了一下,自己就这样安安静静吃东西也得罪这位尊贵的公主了吗?

    “公主有事?”

    柳若晴开口笑问道。

    “久闻王爷跟王妃恩爱情深,想是王妃定有过人之处吸引了王爷,刚才凤漪已经献舞一曲,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能看王妃跳一舞?”

    柳若晴再一次愣住了,这凤漪公主是疯了吗?

    这是什么场合,她敢提这样的要求,真以为这里是他们凤澜国,唯她独尊吗?

    她堂堂皇帝的亲婶婶,怎么可能会在这么多人面前跳舞,她也敢提这样的要求,不会是因为言渊刚才一眼都没看她,她受刺激了吧?

    兰图丞相刚才见她走到柳若晴面前的时候,就已经大感不妙,还没来得及阻止她,她这话就已经说出口了。

    当下脸色一白,赶忙从位子上站起,想来拉凤漪走,却听言渊平静的嗓音缓缓响起,可眼神里笼罩着的怒意,已经让上下各官员和使臣都察觉到了怒意。

    “对不起,你没这个荣幸!”

    言渊凌厉的眸子,狠厉地扫向凤漪,只是那一眼,便吓得凤漪双腿一软,差点摔倒在地上。

    “王妃身份尊贵,岂能自降身份去跟舞姬抢风头。”

    这话一出,让在场好多人都差点笑出声来。

    靖王爷这是护着王妃的同时,连一点面子都不给这个凤漪公主啊。

    王爷这话,不是摆明了在讽刺凤漪公主没什么身份,去做舞姬做的事。

    这凤漪公主也未免太把自己当回事了,竟然敢上去挑战靖王妃。

    谁不知道她心里打着什么主意,原本献舞怕就是为了给靖王爷看的,结果人家看都不看他一眼。

    她气不过,就去找靖王妃麻烦,难不成还以为靖王妃会跟她比舞技吗?

    先不说靖王妃跳得好不好,就算她不会跳舞,她就觉得自己把靖王妃比下去了?

    这样上不了台面的女人,凤澜国国主是怎么想到会让她随兰图丞相来贺寿的?

    她现在明显是把靖王爷给惹恼了,王爷讲话才这么不给面子。

    凤漪这一次要是再听不出来言渊这话的意思,就真是蠢成一头猪了。

    她不能接受地看着言渊这般羞辱于她,面上大受打击,若不是兰图硬着头皮把她拉回到座位上坐下,她不定还会做出什么丢人现眼的事情来。

    这一次,凤澜国怕是要被这蠢货公主给害死了,她竟然把靖王爷给惹恼了。

    好在今晚是太后的寿宴,靖王爷应该不会在这个时候对他们发难,希望王爷过了今晚,能把这件事给忘了。

    这一场寿宴,在大家议论凤漪的笑话中,慢慢结束了,直到众人都退了场,凤漪都没有从言渊的打击中回过神来。

    她自信满满的杀手锏,在靖王爷眼中,竟然只是一个笑话,她的表演,在他眼里,也跟舞姬无异,怎么会这样……

    她这么多年来,一直引以为傲的那种尊贵和自信,在今天看来,只是井底之蛙一般的笑话。

    失魂落魄地回到国宾馆,兰图再也顾不上君臣之礼,怒道:“你知不知道你今晚在做什么?国主就不该让你过来,你知不知道你会害死整个凤澜国!”

    兰图的声音有些大,将凤漪从打击中,猛地拉回了神。

    自己今天丢的脸已经够大了,兰图一个丞相,竟然也敢来指责她?

    当下,便指着兰图,怒骂道:“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来教训我,看我回去叫父王革了你的职,让你回家种地去。”

    “哼!公主还是先别在老臣面前耍威风了,还是先想想怎么让靖王爷息怒吧,靖王发怒了,我们凤澜国还有没有好日子过?到时候,不用公主去国主面前告状,微臣自己向国主请辞。”

    兰图的话,将凤漪吓了一大跳,半晌没有发出声音来。

    她差点忘了这事儿了,她今晚的行为,明显就是把靖王爷给得罪透了,凤澜国的平静,是靠大天朝来守护的,如果她把大天朝的九皇叔得罪了,以后,谁还会去管凤澜国的死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