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7章 477.忐忑
    第477章477.忐忑

    回去之后,父王要是知道了这件事,一定会怪责于她,国民也会责怪她,到时候,她再也不会是王室最尊贵最受父王宠爱的公主了。

    母亲也会被王后欺压,在宫里无处容身。

    不行,她绝对不能让会这样的事情发生。

    兰图冷眼看着她,拂袖一甩,冷哼了一声,离开了。

    凤漪站在房间里,即使房间里烧着地龙,她都觉得浑身冷得发抖。

    “怎么办?怎么办?!”

    她突然间想到了什么,眼底一亮,“对,明天去找云爱公主帮忙跟王爷求个情。”

    翌日。

    神武云爱刚起身,便听到下人来传,说是凤漪公主求见。

    她挑了挑眉,冷笑了一声,“那蠢货果然还是找上门来了。”

    穿好衣服,她走出去,便看到凤漪候在厅内,坐立不安地走来走去。

    “公主这是怎么了?”

    神武云爱缓步走出,状是漫不经心地开口道。

    听到神武云爱的声音,凤漪立即转过头来,脸上带着难掩掩饰的急切和不安。

    “凤漪有事求公主帮忙,请公主一定要帮帮凤漪。”

    她在神武云爱面前跪了下来,收起了之前全部的骄傲。

    神武云爱低眉看她,脸上勾起了一丝算计的冷笑,随后,又俯下身去,将凤漪亲自扶起,“公主先别着急,跟我说说发生什么事了,我才好给你想办法。”

    凤漪点点头,用勉强平静的语气,开口道:“昨天太后的寿宴上,想必公主也看到了,凤漪鲁莽,得罪了王爷,回去后细思极恐,凤漪不想因为自己个人的行为而影响了凤澜国百年安宁,公主跟王爷青梅竹马,凤漪想请公主替凤漪在靖王爷面前说说情,凤漪昨日不该对王妃不敬。”

    神武云爱静静地看着凤漪,随后,又惋惜地叹了口气,道:“这事儿……确实是公主太心急了,就算你想在靖王哥哥面前表现,也不该在那样的场合提出那样无礼的要求,你那样看低靖王妃,不就是打靖王的脸吗?就算靖王再不满意王妃都好,他都不会让一个外人欺负到自己王妃头上来吧?毕竟靖王妃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是代表着他的颜面的。”

    听神武云爱这么一说,心里咯噔了一下,这才意识到自己昨天的行为确实很不妥当,那样的场合,王爷就算再怎么不喜王妃,也不会让人当众羞辱王妃,那就是默认别人踩他靖王的脸。

    昨日她是太冲动了,才会什么都没去细想。

    “公主,凤漪也知道自己昨日的言行很不妥当,可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凤漪在这里只跟公主交好,请公主一定要帮帮我。”

    谁跟你这个蠢货交好?

    神武云爱在心里暗骂了一声,只是这个时候,她还有用到凤漪的地方,还不能跟她撕破脸。

    “公主先起来吧。”

    她将凤漪再度扶起,道:“公主先回去,让我想想该怎么去跟靖王哥哥说,这两天他还在气头上,公主还是不要去招惹他,等过两天,靖王哥哥的气消了,我再去替你说情。”

    “多谢公主,多谢公主。”

    凤漪走后,神武云爱的脸,冷了下来,回头对宫女道:“给我取件披风来,我要出去。”

    “是,公主。”

    从宫里出来,神武云爱一路七弯八拐,又去了上次的那件偏僻的小院内。

    “有查到什么吗?”

    “回公主,靖王那边倒没什么可疑的地方,倒是八王府那边有些奇怪。”

    “说。”

    “八王府住着一个陌生女子,听说是几个月前,言绝从西南回来的时候,带回来的,一直养在府里,平时也没怎么出门。”

    “哦?”

    神武云爱挑了挑眉,冷笑了一声,“没想到聿王也开始在王府里藏娇了?”

    随后,又见她神色一凛,“聿王在王府里藏女人而已,有什么好奇怪的?”

    “小的原本也觉得没什么,后来悄悄潜入聿王府看过一眼,那个女人长得非常普通,别说是堂堂聿王了,就算是普通人,也未必看得上她,聿王又怎么会将那么一个长相普通的女人藏在王府里呢?”

    这句话,果真引起了神武云爱的注意。

    她眯起双眼,若有所思地沉默了良久,才自语道:“难道那个女人身上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还查到什么?”

    “前天晚上,言渊跟柳天心去了聿王府,据说是言绝喊他们去吃暖锅的。”

    “吃暖锅?”

    神武云爱拧起了眉,想起自己心底的那个怀疑,眼底,闪烁着诡异的光芒。

    “好好去查查聿王府的那个女人。”

    “是,公主。”

    太后寿诞过后,各国使臣开始陆陆续续请辞回国,还有些使臣因为初见大天朝的繁华,而又请求在京城多逗留几天。

    大天朝向来好客,对于这点要求,自然准了。

    小月这两天的情绪有些不安,总觉得北卫那边可能出事了。

    那天柳若晴告诉了她关于容祁说的那个计划。

    太后寿宴当天,三品以上的高官命妇都会进宫赴宴,同时,是允许一名婢女贴身伺候的。

    原本打算是,柳若晴带小月进宫赴宴当晚,容祁以北卫肃王世子的名义前来给太后贺寿,借跟小月一见钟情为名,要求求娶小月,再将小月名正言顺带回北卫。

    小月本就长得十分漂亮,能让容祁一见钟情并不奇怪,也不会惹人怀疑。

    可偏偏,就在寿宴当天,容祁突然间一声不吭离开了,连招呼都没跟小月打过。

    能让容祁离开得这么着急,北卫八成是出事了。

    可是……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她现在没办法知道北卫的情况,正是因为一无所知,她心里就越是着急,整天魂不守舍。

    “小月?小月?”

    柳若晴的声音,让小月猛地回了神,脸上透着一股心虚,“公……公主。”

    “你怎么了?”

    柳若晴见小月有些魂不守舍,忍不住问道。

    小月拧着眉,犹豫了片刻,也没打算瞒着柳若晴,道:“公主,容祁突然间一声不吭离开了,我怀疑北卫可能出事了,我现在心里很担心,也不知道北卫那边现在是什么情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