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9章 479.掌嘴一百
    第479章479.掌嘴一百

    柳若晴拧起了眉,言渊被这个阴魂不散的蠢货缠住,还真是倒霉。

    “让她进来。”

    看来她先前对她的手段,太温和了。

    柳若晴的表情,冷了下来,脸上掠过一道杀意。

    “是,王妃!”

    凤漪听柳若晴让她进来,面上一喜,在门房放她进来之后,脸上的挑衅也没有收起,尤其是在面对柳若晴的时候,那挑衅的模样,更加明显了。

    “还是靖王妃知道待客之道,不像你们王府的这些狗奴才,凤漪差点就以为这么些上不了台面的东西,都是王妃您这个当家主母教出来的呢。”

    凤漪敢这样直接挑衅柳若晴,自然是因为自己知道的那个秘密绝对能整死她。

    这话一说出口,王府在场的这些下人都听不下去了,面上都升起了几分怒意。

    倒是柳若晴只是看着她,微微一笑,上下看了凤漪一眼,道:“你没搞错,王府里的下人都是我教出来的。”

    下一秒,便见她眸色一冷,“来人!”

    “奴才在。”

    “此人擅闯王府,又对本王妃不敬,重打三十大板!”

    “是。”

    凤漪没想到一进门,柳若晴就敢对她用刑,当下脸色一白。

    刚才那几个护院早就想打她了,只是碍于王妃在此不敢放肆,现在王妃都下令了,谁还会对这样一个脑子不好使的蠢货怜香惜玉。

    动作非常快得将凤漪连拉带拽地按到长凳上趴了下来。

    凤漪不会武功,又是一名女子,在这些护院手中,根本挣脱不掉,被按在凳子上的时候,她还满脸怨愤地瞪着柳若晴,道:“靖王妃,你今天敢打我,改天我必让王爷十倍奉还。”

    柳若晴挑了挑眉,在心里骂了她一句傻子!

    “打!”

    见柳若晴根本没把她的话当回事,还没等她说出下面一句话,一棍子往她的背上敲了一下去,疼得她尖叫出声来,“啊!”

    原本化了精致妆容的脸上,瞬间没了血色,因为疼痛,表情变得狰狞而有趣。

    “柳天心,你识相的就把我给放了,我还可以跟王爷求情,你……”

    “继续打!往重了打!”

    柳若晴这辈子估计就见过凤漪这样得了妄想症的脑残了。

    “啊!啊!”

    尖叫声,此起彼伏地响起,凤漪疼得受不了,便开始什么都兜不住地往外喊:“柳天心,你想杀人灭口是吗?你不要以为杀了我,就没人知道你假冒靖王妃的事,这件事,若是王爷知道了,你全家都得死!”

    柳若晴心里咯噔了一下,心中一凛,袖口下的拳头,因为紧张而握紧了几分。

    她身边的小月,也被凤漪这话给吓了一跳,这事儿这么隐秘,这凤漪公主是从哪里听来的?

    难怪她进王府的时候,敢对公主嚣张,想来是觉得自己握着这样一个能整死公主的把柄。

    柳若晴心中慌乱,可面上,却依然保持着镇定从容的的样子,这个时候,她是最不能表现出半点心虚和慌乱。

    “继续给我打,三十大板不够,打得她老实为止。”

    “是,王妃。”

    王府的这些下人,自然不会轻易相信凤漪刚才喊出来的话,别说是假的,就算她这话是真的,也自有王爷来处置,她一个小小的附属国过来的公主,还敢爬到王妃头上来叫嚣。

    还厚颜无耻地说要替王妃向王爷求情?

    她算个什么东西,王爷就算不要王妃了,也看不上她好吗?

    果然脑子不好使!

    三十大板打下去,凤漪一个女孩子哪里撑得住,当下连喊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用一双怨愤的眼神,瞪着柳若晴。

    “住手!”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低冷的嗓音,在院子里响起,声音不响,却掷地有声,让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凤漪听到这个声音,原本痛得无神的双眼,瞬间亮了起来,转过头来,见言渊铁青着脸,沉步朝这边走来,脸色十分难看。

    通身的杀气,让言渊整个人比起四周的雪地更冷了几分。

    “王……王爷,救命啊,王爷……”

    凤漪的模样,看上去十分虚弱,又十分楚楚可怜。

    言渊缓步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地望着她,道:“你刚才在说什么,本王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

    凤漪见言渊回来,就像是找到了救星一般,已然已经忘了之前冷眼看着她坐在雪地里而完全无视的人是谁了。

    又听言渊问起刚才的事,一想到柳天心这个贱人死到临头了,她感觉自己背上都没有那么痛了。

    “王爷,这个……这个人……”

    她伸手往柳若晴指过去,手指颤抖得有些厉害,像是因为背上的痛扯得,她紧咬着下唇,使自己在言渊面前显得更加得无助和可怜。

    她看着柳若晴淡定自若的模样,心中冷笑。

    都死到临头了还能这么冷静,等会儿你最好别求我!

    她的目光,挑衅地在柳若晴淡定的脸上划过,随后,缓缓看向言渊,道:“王爷,这个……这个人是假的,她假冒您的未婚妻天心公主,她……她不是天心公主……”

    “哦?谁告诉你的?”

    言渊的声音,淡淡的,平静的烟瞳,静静地锁住凤漪惊慌的双眼,完全听不出半点震惊,可这会儿,凤漪一直沉浸在自己即将要看柳若晴笑话的白日梦当中,根本没看出来言渊反常的反应,道:“昨晚……昨晚有人告诉我的。”

    她也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但是,直觉告诉她,这个消息不会是假的。

    “是吗?”

    言渊勾了勾唇,眼底一道冷意掠过,他转过头来,看向柳若晴,见她由始至终都十分冷静,便放心了一些。

    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之后,他神色一凛,声音里,也被寒气笼罩,“来人。”

    凤漪冷笑着看着柳若晴那张从容的脸,却听到言渊这般开口道:“凤漪公主对王妃不敬,造谣生事编排王妃,掌嘴一百,打入地牢。”

    凤漪挂着冷笑的脸上,在下一秒,变成了难以置信的震惊,看着言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