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0章 480.明白过来
    第480章480.明白过来

    “王爷,您听我说,她是假冒的,您查一查,查一查就知道了,王爷,凤漪是为您好,不想让您被骗了呀,王爷……”

    “堵住她的嘴,拉下去。”

    言渊再也没看凤漪一眼,提步走到柳若晴面前,扶着她往内院走去。

    “别担心,这件事我来处理!”

    言渊的表情,冷得可怕,身后凤漪被掌嘴的声音,一声一声闯入柳若晴的耳中。

    这几日,柳若晴的心里,总是有些忐忑,好像感觉到有人在背后做什么小动作,而对方的目标,就是她。

    回到东院,柳若晴强装下来的镇定稍稍有些松垮了下来,明明是在这样的冬日,掌心竟然全是冷汗。

    “那个凤漪公主一定是受人指使的,不然她不会往我的身份上去猜,如果没有把握,她也不会有这样的胆子来靖王府里闹。”

    言渊点点头,让她坐在椅子上,轻声安抚道:“你别担心,有我在呢。”

    柳若晴怎么能不紧张,她虽然早就做好了这件事被揭发的准备,可是,如今她怀了言渊的孩子,言渊更加不可能放任她不管。

    她犯的这个罪,哪怕皇帝有心保他,朝中那些大臣,御史都不会轻易放过。

    欺君之罪,在那些大臣眼中,就是一件不得了的大事。

    “凤漪不像是受人指使,更像是被人利用,像她那种愚蠢的脑子,是最容易利用了,但是,对方是绝对不会轻易跟凤漪这样的人合作,凤漪对对方来说,太蠢太容易坏事。”

    言渊的话,让柳若晴沉默了几秒钟,随后,点了点头,“可对方让凤漪这样过来闹一闹的目的是什么呢?正常人都不会因为她这样一两句话而怀疑到我身上来吧。”

    言渊点点头,“对方利用凤漪来王府闹的目的,想必就是为了试探我们的反应,如果我们真的因为凤漪这话就心虚的话,肯定会有所行动,而这也就从另一方面说明,利用凤漪的那个人,也不确定你的身份就是假的,他(她)或许是从某些地方得到了一些怀疑,想通过凤漪来验证一下,只要我们什么都不去做,对方的目的自然就达不成了。”

    言渊这一番分析确实有些道理,柳若晴的心里,稍稍安定了一些。

    可她的身份既然已经有人开始起疑,自然不会因为凤漪被处置而就此放弃。

    她侧目看向言渊,道:“我们真的什么都不做吗?”

    “怎么会呢?”

    言渊轻轻一笑,眼底一道冷光划过,“这件事,我会暗中派人去查幕后那个人,明面上,我们什么都不要做。”

    言渊见柳若晴脸上的愁容并没有多少散去,便伸手揉了揉她的脸,道:“别想那么多,这样愁眉苦脸的样子,我儿子要是变丑了,我唯你是问。”

    柳若晴也不想让言渊太过担心她,听他这么说,便笑了出来,“还说自己不重男轻女呢,开口闭口都是儿子儿子的。”

    “生了儿子,我就有个帮手一起保护你了,要是生了女儿,我得保护两个人,多累啊。”

    “油嘴滑舌。”

    柳若晴伸手,往他坚实的手臂上捏了一把。

    “好了,乖乖躺下休息,我先出去一趟,等下过来陪你。”

    柳若晴大概能猜到言渊想要做什么,也没多问,便点了点头,忽而又想到:“那天在八哥那里吃的暖锅味道不错,我还想去吃,你办完事,我们去找八哥吧。”

    言渊的脚步,顿了一顿,随后,点了点头,“好,我很快就回来。”

    从内院出来的时候,他脸上的温度,彻底冷了下来,眼中的杀意,在他烟得化不开的烟瞳之中,一点一点散开。

    “王爷。”

    “那个女人已经关进牢里了?”

    “是,正在地牢内关着。”

    言渊烟着脸,往地牢的方向走去,袖口下的拳头,攥得很紧,伴随着眼底的杀气,在这冰天雪地间,风起云涌。

    地牢内,凤漪吓得浑身发抖,蜷缩在地牢内,两边的脸,因为掌嘴了一百次而肿成了一个猪头,再也看不清她原本的样子。

    打了三十板子的身上,血肉模糊,衣服跟背上的肉都已经黏在了一起,模样看上去有些触目惊心。

    看到言渊出现,她害怕地浑身一颤,再也不敢再做那种无谓的幻想,只是一心求饶,想要给自己留一条命。

    从告诉言渊自己知道的那个秘密开始,她都没想过言渊会这样对她。

    由始至终,她都会在自己臆想的世界里,觉得大天朝的男人,就该像她凤澜国的男人一样,将她当仙女一样捧着。

    可这一刻,她才知道,不是所有的男人,都能成为她的裙下之臣,只是,她现在知道了,可付出的代价却太大了。

    “把牢门打开。其他人都退下。”

    侍卫退下,凤漪在言渊面前半跪着求饶,被打得肿成猪头的脸,这会儿看着着实有些滑稽,但是言渊却笑不出来。

    只是冷眼看着她痛哭求饶的模样,道:“如果你还想留着这条命,本王现在要问你什么,你都老老实实回答清楚,如果让本王察觉出你有半点隐瞒或者说谎,不仅仅是你,你整个凤澜国,都要为你的行为为付出代价,明白吗?”

    凤漪一听,赶紧点头,生怕言渊不相信一般,还十分郑重地连磕好几个响头,以表示自己的诚意。

    言渊在她面前,就这样居高临下地睥睨着她,随后,出声道:“你明知道本王除了王妃之外,不需要任何女人,你试了这么多次还是不死心,是不是有人对你说了什么?”

    凤漪没想到言渊这个问题会问得这么直接,先是愣了一下,想到神武云爱对她说的那些话,又对比言渊这个问题,心里似乎是明白了什么。

    王爷如果真的对王妃不满的话,他不会处处维护着王妃,也不会在王妃看不到的地方,还说这样的话。

    很明显,是神武云爱那些话,刻意将她误导了。

    凤漪就算再没有脑子,这会儿也明白自己被人算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