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2章 482.八哥跟恭姑娘吵架了?
    第482章482.八哥跟恭姑娘吵架了?

    “他们竟然把凤漪给放了?”

    在得知言渊派人将凤漪狠揍了一段之后,就将她放了,什么事都没错,神武云爱有些吃惊。

    她原本打算将那字条送去给凤漪的时候,就是想去试探试探言渊夫妇的态度。

    如果他们心虚的话,就一定会将凤漪扣押起来甚至是杀人灭口,可没想到他们就这样将凤漪给放了。

    是柳天心的身份并没有可疑,还是因为他们还有别的打算?

    神武云爱思前想后,还是觉得这件事,没那么简单。

    言绝无缘无故找了一个女人养在王府里,可偏偏这个女人相貌平平,根本配不上言绝,她可不相信言绝的品味这么独特呢。

    “看来……还得从聿王府里的那个女人身上下手。”

    柳若晴派小月去了一趟沈府,将沈沁请了过来,因为沈沁经常来王府找柳若晴玩,所以确实没人会去注意她的行踪。

    沈沁来了之后,柳若晴便将神武云爱的事跟她细细说了一遍。

    “所以……王爷是怀疑,那间赡老院很可能是神武云爱跟她手下的人联络的地点?”

    “对。”

    柳若晴点点头,对沈沁并没有什么隐瞒,继续道:“王爷手下的人,暗中调查过赡老院,并没有发现可疑的地方,但是神武云爱那个人,你也知道,并不是省油的灯,她不会无缘无故去赡老院那边。”

    沈沁赞同地点了点头,便听柳若晴继续道:“王爷原本是有些细节方面想要问一问沈老爷,只是,现在王府或者是王爷身边,也可能有神武云爱安排的暗桩,所以只能通过你,帮我们跟沈老爷问些话。”

    “可以,这事儿,我会跟我爹问问清楚,王爷具体想要知道些什么呢?”

    柳若晴凑到沈沁身边,细细地说了一番之后,沈沁又在王府坐了半个时辰,才从王府离开。

    傍晚的时候,言渊处理好手头的事,再一次回到东院,柳若晴正好午睡醒来。

    自从怀了孕,她特别嗜睡,原本午睡一个时辰就够了,怀孕后每次都要睡到傍晚或者饭点的时候才起床。

    “每天一到饭点就起床,还真是吃了睡,睡了吃,真把自己当猪养了?”

    言渊笑着走上前去,帮她将腰封系好。

    柳若晴不太喜欢有下人伺候,以前她不太习惯古人的衣服,让小月帮着穿了几次,后来,渐渐习惯了之后,穿衣的事,就全部由她自己来了。

    “干嘛?你现在是嫌弃我像猪了?”

    柳若晴挑眉看着他,双手微微举起,任由言渊帮着她将腰封系好。

    “不嫌弃,像猪才有福气。”

    言渊笑着将腰封系好,俯下身,在柳若晴耳边,轻轻咬了一口,“旺夫。”

    柳若晴瞪了一眼,即使言渊这样的举动已经记不清次数了,可柳若晴还是会被她逗得耳根发红。

    “说我像猪也没关系,正好我有理由可以多吃一点。”

    在言渊的帮助下,将外袍穿上,跟着,挽住言渊的手臂,道:“早上说好了要去八哥府上吃暖锅的,现在可以走了吗?”

    “马车都给你备好了,走吧。”

    聿王府离靖王府并不远,因为天气冷,言渊才给柳若晴备了马车。

    马车到了王府的时候,还是管家来迎的他们。

    “我家王爷在书房,还请靖王爷和王妃稍坐一会儿,老奴这就去找王爷。”

    言渊从小跟言绝玩得近,所以,对聿王府也并不陌生,在管家去找言绝之后,他直接带着柳若晴去了后院。

    没多久,言绝就过来了,看到他们,脸上有些异样,还有几许淡淡的疲惫,“你们来得还真早,蹭吃蹭上瘾了?”

    虽然言绝讲话还是像往常一样,但是,柳若晴跟言渊二人还是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

    见他神色暗淡,似乎心情不佳。

    两人又想起了太后寿宴当晚,言绝也是一副心情欠佳的样子,好像有什么心事一般。

    夫妻二人对视了一眼,言渊先开口道:“怎么了?才吃你一顿暖锅,就这副样子,你聿王府最近很缺银子吗?”

    言绝似乎没什么心情开玩笑,只是淡淡扯了一下嘴角,道:“先坐吧,食材都快备好了。”

    见言绝不愿多说,柳若晴二人再一次对视了一眼,走到桌前坐下。

    “恭姑娘呢?怎么没过来?”

    柳若晴状似随口地提了一句,见言绝倒酒的手,顿了一顿,随后,笑道:“说起来,她只是软禁在我府上的阶下囚,本王高兴了让她一起上桌,不高兴了,她不过就是一个囚犯,何必每次都去顾及她。”

    柳若晴愣了一下,从言绝这话中,听出了一些古怪。

    “八哥这是跟恭姑娘吵架了?”

    言绝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朝柳若晴看过去,再度一笑,“一个阶下囚而已,也配跟本王吵架吗?”

    柳若晴听出了言绝口气中的烦闷,没再多问。

    “放心吧,若晴,她是本王带回京的,如果她的存在会威胁到你,本王不需要老九动手,会亲自帮你解决她,不会给你惹来麻烦。”

    “不是,八哥,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恭姑娘。”

    柳若晴看到出现在院子门口的柳天心,脸色一变。

    因为这时候天色有些暗了,柳若晴看不清柳天心的脸色,但是,可以想象,她的脸色肯定很不好。

    不管八哥跟柳天心之间有没有别的什么,八哥刚才那番话确实十分伤人。

    两人怎么说都相处了将近半年的时间了,就算只是普通朋友,八哥刚才那话也挺伤人,更何况,她能察觉出八哥跟柳天心之间,可能还产生了一些别的微妙的关系。

    说到底,柳天心除了逃婚导致她被柳城鹤逼婚嫁给言渊这件事之外,她并不欠她什么。

    这几个月,她顶着一张完全陌生的脸,毫无自由地生活在聿王府里,对她来说,已经十分难得了。

    所以,言绝刚才这番话很明显伤到了柳天心了,柳若晴的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言绝喝酒的动作,再度顿了一下,脸上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异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