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3章 483.被她听到了
    第483章483.被她听到了

    柳天心见柳若晴看到了她,也不躲避,而是一脸坦然地走了进来,目光却没往言绝那边看,只是走到了言渊面前,道:“靖王爷,我很抱歉,我的存在影响到了靖王妃,但是,这种关在聿王府内毫无自由的日子,我也过够了。”

    她说话的时候,突然间从腕子上一扯,一把剑出现在了言渊面前。

    “王爷要么现在就杀了我,要么就请王爷跟八王爷说一声,放我离开,我会走得远远的,绝对不影响到你们任何一位。”

    她将剑,递到言渊面前,等着他接过去。

    这剑是几个月前,言绝送给她的,说是让她做防身之用,当时,她心里还暗喜不已,可渐渐的,她明白了,这剑说是给她防身,倒也没错。

    为了防止一些对想要对柳若晴不利的人从她身上下手,她必须要保护好自己,才不会被其他人利用,说白了,就是为了保护柳若晴嘛。

    之前,她对这样的目的并不在意,原本言绝将她带在身边,就是以防她被别的人发现而影响到了柳若晴。

    而跟他相处久了,她就越来越介意言绝这样的心思,而刚才,言绝对柳若晴说的那番话,彻底让她认清了。

    也将她一直以为不介意的事,摆在了她面前,原来,她还是很介意的。

    言渊看着面前递上来的那把剑,又看了看言绝烟下来的脸色,还有他扣着酒杯越发用力的手指,随后,问道:“你觉得本王不敢杀你吗?”

    “不,靖王爷,我并不是在试探你,而是我真的很讨厌这种被软禁的感觉,如果早知道我会顶着这样一张不是自己的脸,还要软禁在这里,当初我就不逃婚,直接嫁给你了。”

    这话,柳天心说出来的时候,有些赌气,却在同一时间,让言渊和言绝同时变了脸。

    砰——

    见言绝将手中的酒杯,重重地放到了桌子上,起身上前,一把将柳天心拽了过来,咬着牙冷笑道:“现在觉得老九好要嫁给他了,当初你不逃婚,你就不需要后悔,也就不会有这么多破事了!”

    柳若晴傻眼地看着言绝那阴沉到可怕的脸色,她还是第一次见言绝这么凶,平时嬉皮笑脸,吊儿郎当的样子,差点就让柳若晴觉得这位八哥是不会生气的。

    果然啊,皇家的人,就没一个是真正好脾气的。

    柳若晴在心里叹道,见言绝跟柳天心之间剑拔弩张的样子,心中暗叫不妙。

    看来,八哥这两天心情欠佳,果真是跟柳天心有关啊。

    “是啊,我现在是觉得靖王爷好啊,所以后悔了,要你管?”

    她用力挣扎着要摆脱言渊的手,可是手腕被她拽得紧紧的,根本动不了。

    她干脆也不跟他吵,转头对言渊道:“靖王爷,你干脆收了我吧,反正我跟靖王妃长得一模一样,你看着我应该不至于太难受。”

    言渊的脸,沉得越发厉害了,言绝也好不到哪里去,倒是柳若晴似乎并不介意柳天心这样说,到是不是她心大,而是,她明显感觉出柳天心的心不在言渊身上。

    “柳天心……”

    “行了!”

    言渊沉着脸将言绝的话,给打断了。

    “去书房吧,我有事跟你说。”

    言渊看向言绝,表情严肃道。

    言绝愣了一下,看了一眼柳天心,冷着脸,将手松开了。

    目光不太高兴地扫了言渊一眼,绕过他面前,快步走出了院子,言渊走在他后面,俯身对柳若晴道:“肚子饿了就先吃,不用等我们。”

    “知道了。”

    言渊跟言绝二人离开之后,柳天心也没打算留下,转身准备离开,却被柳若晴给叫住了,“天心公主。”

    柳天心的脚步,顿了顿,转头看向她,见她对她笑得温和,也跟着自嘲地笑了起来。

    虽然在生言绝的气,她倒是没有把气撒在柳若晴身上,走到她面前坐下,自己倒了一杯酒,道:“你还是叫我恭顺吧,被有心人听到,你又有麻烦了。”

    王府里上上下下上千人,难保不会有心生异心的人。

    柳若晴一边往锅里放菜,一边问道:“跟八哥吵架了?”

    柳天心端着酒杯的手,微微一颤,随后,自嘲地笑道:“什么吵架不吵架的,我是王府的阶下囚,哪有什么资格跟聿王爷吵架的?”

    她想起言绝起先说的那些话,赌气道,心头闷闷的,有些难受,便一口将杯中的烈酒,给灌了下去。

    柳若晴也不纠结这个,将煮好的东西,夹到碗里递给她,道:“我知道因为我的事,让你受委屈了,我回去跟言渊说说,让他们放你走吧。”

    柳天心抬眼看向柳若晴,心中并没有什么惊喜,只是道:“你还不是被我连累的嘛,我也没什么委屈不委屈的,只是……”

    她将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似乎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柳若晴也不问,而是继续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不管怎么说,总不能一直将你软禁在这里,让你一辈子都带着这个人皮面具活着吧。”

    她看着柳天心僵硬的嘴角,笑道:“就算我们愿意,八哥心里肯定也不愿意。”

    柳天心在听到柳若晴提到言绝的时候,原本暗淡的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有些许僵硬,拿着杯子的手,也跟着紧了紧。

    柳若晴这带着打趣的语调,她又怎么会听不出来,可言绝那无情的话,却又时不时地在她耳边响着。

    “是啊,他心里当然不愿意了,聿王府再怎么家大业大,也没理由养一个阶下囚一辈子。”

    柳若晴知道她是在赌气,便劝慰道:“我知道八哥心里在烦什么,所以说的也都是气话,你别跟他计较了,他要是没把你当回事,也就不会为这种事心烦了,直接把你丢给我们不就行了?”

    柳天心听她说这个,突然间用一双古怪的眼神盯着柳若晴看了几秒钟,随后,意味不明地对她一笑,也没说什么,只是端起酒杯,将杯中剩下的酒,一饮而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