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7章 487.顾虑什么
    第487章487.顾虑什么

    如果当年,前朝皇帝真是从密道离开的话,如今,那条密道一定就是在隆庆殿内。

    这就是为什么他的人盯着神武云爱盯了这么多天,都没见她有什么动静。

    神机堂——

    “少主,神武云爱那边传来消息,现的在那个靖王妃,很可能是个假的,而言渊也知道这件事。您说,我们要不要在这件事情上做点文章?”

    座上,俊秀的年轻男子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眉头轻轻蹙起,却并没有半点震惊的模样,好似早就知道了这件事一般。

    见他走到窗前,若有所思地眯着眼,看着窗外白茫茫的一片,陷入了一片孤独和怅然。

    柳天心被人顶包这件事,在师父来见他的时候,就跟他说起过了。

    他曾经想要借着这件事来对付言渊,可现在,他竟然开始犹豫起来了。

    双手,轻轻地搭在窗前,看着窗户外的景色,心情却有些沉闷。

    “这件事我自有主张,叫下面的人不要轻举妄动,你去告诉神武云爱,她敢轻举妄动的话,就安排好人给她收尸。”

    面前的中年男子明显讶了一下,抬眼看向自家主人,见他那张俊逸不凡的脸上,竟然萦绕着一丝冰冷的杀意。

    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少主在外面面前露出这般明显的情绪来。

    为什么他觉得少主这是在暗暗维护那个靖王妃呢。

    因为云娇容的事,那靖王妃可没少给他们神机堂找麻烦,少主怎么会……

    老者心里有些不明白,可也不敢相问,便领命退了出去。

    “等等。”

    “少主还有什么吩咐?”

    “师父回来了没有?”

    “未曾回来。”

    “知道了,下去吧。”

    他心情烦躁地挥了挥手,转身从房间里走了出去。

    “岂有此理!”

    神武云爱在接到神机堂的消息时,气得脸色铁青,愤怒的额头上,甚至爆出了青筋,就连指甲陷进了掌心的肉里面都未曾察觉。

    神机堂那位神秘的少主到底在想什么,这么好的机会离间言渊跟言绝叔侄二人搅起朝中内乱的机会,他竟然还有所顾虑。

    他到底在顾虑什么?

    竟然还敢威胁她!

    神武云爱越想心里就越是不甘心,可是,神机堂她目前还不能得罪,尤其是那个她从未见过的神秘少主。

    据说那个男人心狠手辣,容不得下面的人有半点忤逆他的行为发生,否则就是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

    她尽管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不趁着这次机会好好打击言渊,反而让她不要轻举妄动!

    神武云爱气结,可也没办法,只能先扣着柳天心再说了。

    而此时,她并不知道,她安排在东楚的那些个暗桩,在悄无声息地被言渊兄弟二人给拔得差不多了。

    “那些东瀛人收拾得差不多了,什么时候收拾神武云爱?”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言绝整个人都仿佛是蔫了,原本充满光彩的双眼,这会儿都看上去黯淡无光了许多。

    下巴上,还有些胡渣子,双颊也有些凹陷了进去,整个人都看上去有些颓然了。

    他说话的时候,声音因为长时间没有休息而有些沙哑,双目里,布满了浓浓的血丝。

    在说刚才那句话的时候,他的声音里透着迫切和竭力克制的愤怒,可还是能让人察觉到他那份要将神武云爱碎尸万段的心思。

    言渊看了他一眼,知道他心里这会儿着急,便出声安慰道:“别急,我们现在有的是时间收拾她。”

    现在缺的就是一个机会,神武云爱要秘密处理掉,除了神武雄光之外,朝中大臣甚至包括皇帝都不能知道这件事。

    不然,定会有人深入去调查是神武云爱背后的事,就会把晴儿给牵扯出来。

    言绝看着言渊,这几日的心情已经烦闷到了极点,他跟言渊毕竟是亲兄弟,他此刻心里想什么,言绝心里都清楚。

    想起如今生死未卜的柳天心,他冷笑了一声,道:“你当然不着急,失踪的又不是你的王妃。”

    言渊跟柳若晴的脸色,都变了一下,心里知道言绝因为柳天心失踪了一个月的事心里烦躁,所以,他这话倒是没让他们多介意,可心里却担心言绝因为柳天心失踪的事,而跟他们之间,存了一些芥蒂。

    这也是柳若晴所担心的。

    从她把自己的身份告诉言渊之后,她就硬生生地将言渊跟自己绑在了一条船上,如今连带着把八哥,柳天心都一并绑上了船。

    这些人,都因为她或多或少惹来了不少的麻烦。

    她担心皇帝顶不住朝臣的压力而定了她的罪,从而让言渊跟皇帝之前起了不可收拾的争端,而她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言渊跟言绝这两个自小亲近的兄弟,也因为她而起了嫌隙。

    “八哥……”

    柳若晴张了张嘴,想要缓和一下眼前尴尬无比的气氛,可却发现,自己竟然心虚到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说到底,柳天心的失踪,也是因为她。

    神武云爱如果不是为了对付她,也不会把主意动到柳天心的身上来。

    言绝也意识到了自己刚才那句话说的有些过分,神色一僵,随后,叹了口气,道:“若晴,你别介意,八哥是急糊涂了,这事儿跟你没关系,你别自责。”

    言渊倒是没去多在意刚才那话,只是道:“我知道你心里着急,神武云爱到现在都没有行动,她肯定还在顾虑什么,当务之急,我们先想办法将柳天心救出来,这样才可以毫无后顾之忧地处理神武云爱。”

    这一次,他没打算再留下神武云爱这条命,不管她背后有什么错综复杂的联系,她宁可从她这里直接斩断地方的线索,也不想让神武云爱再做出任何威胁到晴儿的事情来。

    言绝点了点头,压下心头的烦闷,耐着性子,问道:“天心被关在什么地方,现在只有神武云爱才知道,不把她抓过来问,难不成要我们慢慢找吗?就算她现在不会杀了天心,也难保不会折磨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