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8章 488.堵住迷倒口
    第488章488.堵住迷倒口

    一想起来,言绝整颗心都揪在喉咙口,根本放不下去。

    言渊沉默了片刻后,道:“我想到了一个办法,或许可行。”

    他将自己的想法,跟言绝说了一遍,见言绝蹙着眉,沉思片刻之后,叹了口气,“也只能试试看了。”

    两天后,沈沁再一次来靖王府找柳若晴,同时,将手中画好的一张纸,放到了柳若晴面前。

    “那天我回去之后,又将整件事想了一遍,赡老院不会是见面的地点,很可能是联络信号的地点。”

    沈沁将自己的想法,跟柳若晴细细分析了一遍,柳若晴惊诧沈沁的缜密心思,那天言渊跟她说的,跟沈沁一模一样。

    “所以,我又去了赡老院,找了几个隐秘的地方认真检查了一遍,就发现好几处都有这些标记。”

    她将纸摊到柳若晴面前,道:“这些字,是我在那些隐蔽处临摹到,后来,我让我爹找了一个专门负责帮他跟东瀛商人沟通的通译,这上面写的是一些他们日常联络的时间和地点,还有联络人的名字等等。”

    她又交给了柳若晴另外一张纸,道:“这些就是他们各个联络人所在的地方和身份。”

    柳若晴拿起纸看了一眼,发现神武云爱的本事果真不小,这些看似完全没有任何身份联系的联络人,竟然全是神武云爱的手下。

    “这一次你真是帮了我们一个大忙,等处理了神武云爱,我一定给你请个大赏。”

    “行了,我什么都有,不需要赏了。”

    沈沁笑笑,并没有告诉柳若晴,想到将赡老院作为联络点这事儿并不是她想出来的,而是阁主告诉她的。

    既然阁主不愿意暴露,那就让她出面好了。

    “赏你个男人行不行?我去请皇嫂给你跟王玄翎赐个婚?”

    沈沁嘴角的笑容,僵了一下,表情有些恍惚。

    自从在呈阳县那次再一次见了阁主之后,她就知道,自己对王玄翎的心思,没那么深了。

    后来,便渐渐明白过来,自己对王玄翎的那份心思,不过就是将那一份对阁主无处安放的感情,寄放在了王玄翎身上。

    可一旦正主儿在自己面前,她就什么都忘了。

    她以为自己是真的喜欢上了王玄翎,却没想到,王玄翎不过就是她转移感情的一个宿体罢了。

    “不用,不用,你可千万不要动这心思,要是让王玄翎知道我让太后去逼婚,他非恨死我不可。”

    沈沁摇摇头,赶紧拒绝了。

    认清了自己的感情之后,有些事,就不需要再去强求什么,也不能勉强什么。

    王玄翎心里放不下沈鸢,她又何曾真的放下过阁主呢。

    柳若晴惊讶地看着沈沁,盯了她半晌,让沈沁有些不自在,“怎么了,我这话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就是觉得,你现在提起王玄翎的时候,坦荡了许多,没从前那么心虚了,让我有一种……一种你移情别恋的感觉。”

    这一次,沈沁倒是真的被柳若晴说得心虚了起来,耳根也隐隐地有些发烫。

    “什么移情别恋,你别瞎说!”

    她垂下眼睑,心虚地不敢看柳若晴。

    她当初看上王玄翎,才算是移情别恋吧,结果,人家还不稀罕。

    她发现,自己看上的两个男人,心里都装着别的女人,哎~~

    阁主身边虽然从来没有出现过一名女子,也从未听他提过任何一个女子,可她能从他的眼睛里读出一些微末的感情,而这样的感情,是对一名女子的。

    带着一丝哀思,回忆,忧伤……

    因为心里藏着事,柳若晴也没心情再打趣沈沁,沈沁在王府里坐了一会儿就离开了。

    柳若晴去书房找了言渊,将沈沁查到的事跟言渊说了一遍。

    看着手上那份资料,言渊也是惊了一下。

    他跟沈沁接触不多,只是在呈阳县的时候,发现她办事能力不错,身手也不错,可对她的认知,也仅仅只是停在一个富商之女的层面上。

    倒是没想到,她的办事效率,堪比他手下的暗卫了。

    “这些都是沈沁查到的?”

    为什么他觉得,沈沁的背后还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暗暗帮着他们?

    “沈沁是这样跟我说的,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柳若晴见他若有所思的样子,问道。

    言渊沉默了两秒,摇了摇头,“没什么,这份东西,算是帮了我们一个大忙了。”

    不管沈沁背后那个人是谁,他觉得对方对他没什么恶意,既然对方不愿意表露,他暂时先不管,把神武云爱解决了再说。

    两天后,神武云爱在出密道的时候,被言渊派来的人,直接堵在了密道口。

    神武云爱脸色大变,震惊中透着几分惊恐,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神情淡漠的言渊,在对上那双沉冷的双眼时,身子忍不住抖了一下。

    言渊?她怎么会在隆庆殿里?

    想到可能发生的事,神武云爱瞬间觉得头皮一麻。

    她现在在的这个位子,便是通向卧寝的密道口,言渊竟然能出现在这里,就说明她安排在隆庆殿的那几个东瀛人已经被言渊找机会给解决了。

    也就是说,一直以来,自己都以为言渊不知道她所做的那些事,其实言渊心里都一清二楚,包括那一次呈阳县的事。

    甚至,言渊很可能已经知道她跟神机堂合作。

    一想起来,神武云爱觉得一股寒意,从脚底板升了起来,半晌,才勉强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靖……靖王哥哥……”

    言渊的目光里,漆烟的眸瞳,就算笼罩着一股即将爆发的暴风雨,只要下一秒就能将她彻底吞噬。

    “抓起来。”

    只听言渊一声低沉的喝厉声想起,便有几个烟衣劲装打扮的人,上前扣住了神武云爱,让她动弹不得。

    她是伊贺派的首座,但是武功却并不是最高的,可现在,她却在这几个人手中动弹不得,说明这几个人的武功,都在她之上。

    再看着这些人的打扮,完全不像朝中的官兵,更像是暗卫。

    这样想着,神武云爱眼底一慌,不敢相信地看着言渊,“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