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9章 489.偏激想法
    第489章489.偏激想法

    言渊是想秘密处决她,不让皇帝以及朝臣知道?

    为什么?

    如果言渊是因为知道了她跟神机堂勾结的事,根本不需要秘密处决她,只要把她交给皇帝,皇帝自然饶不了她。

    就算她手上有丹书铁券,也免不了她谋逆的死罪。

    可言渊今晚的行为,明显是没打算让皇帝知道他要处置她,这其中的原因……

    难道……

    神武云爱脸上顿时一白,很快便想明白了什么。

    言渊怕是早就知道里凤漪的事,是她在背后一首操纵的。

    他能守在这里等她,也定是将后面的计划全部设计好了。

    这样想着,神武云爱顿时面如死灰,看着言渊,道:“你都知道了?”

    “你本该可以安安分分得当你的隆庆公主,享受至高无上的尊荣,只可惜你不满足,既然连世间这般荣华都满足不了你,那就只能送你上西天了。”

    言渊说话的样子十分平静,脸上没有半点杀气,就像是在说“外面风景这么美,我想让你去看看”一般。

    可周身散发出来的冷意,却让人明白,言渊刚才那平静的语调,只是错觉。

    神武云爱这一下心里慌了,她知道,只要言渊下定决定要痛下杀手的时候,她是没有活下去的机会。

    “你……你不能杀我,我手上有先皇刺下的丹书铁券,你不能杀我……”

    言渊懒得跟她废话,“本王要杀你,就是皇帝在这里都免不了你的罪。”

    神武云爱身子一抖,便听言渊继续道:“你若是想要死得痛快一些,就告诉我,你抓去的那名女子关在什么地方。”

    神武云爱面色一僵,果然,他……什么都知道。

    不过,言渊刚才这话,也让她在慌乱中,找到了一丝生机。

    如果没有她的话,真正的柳天心在什么地方,他们绝对找不到,而真的柳天心的存在,对靖王府那位来说永远是个威胁。

    所以,不管怎么样,他们必须要找到柳天心。

    “哼!反正我都要死了,还说这么多做什么?况且……”

    神武云爱笑了笑,“靖王哥哥难道不希望真正的柳天心死了,您的那位宝贝王妃就高枕无忧了吗?”

    话音落下,她又对着言渊,阴阴地笑了两声,道:“不过,我那些手下就不像我这么甘心替靖王哥哥靠了,若是我长时间没去见他们,他们肯定会立刻把真正的天心公主送到皇上面前去,到时候就算我想要帮靖王哥哥,也是无能为力的。”

    言渊知道神武云爱是想拿柳天心来赌,只可惜,她太把自己当回事,也太低估了他言渊。

    “这个本王心里有数,就不需要公主担心了。”

    话音落下,他朝那几个暗卫扫了一眼,暗卫立即领会过来,将神武云爱押下去。

    “机会给你了,既然你不想要痛痛快快的死,那本王就成全你。”

    言渊的语气,依然十分平静,神武云爱瞪大了双眼,想要从言渊的眼中找出哪怕半点犹豫和不忍,可她什么都找不到。

    脸色,一片灰败地看着言渊,道:“你真的要这么狠心?我对你的心,你就一点都不没感觉到吗?”

    “你对本王的心,本王消受不起,更不敢拿我言家的江山去接受你这颗不安分的心。”

    神武云爱知道他说的是她跟神机堂勾结的事,她紧咬着下唇,嘴角咬出了一片淤血。

    “我的母亲为了救孝文太后死了,我小小年纪成了孤儿,凭什么老太婆活得好好的,我母亲年纪轻轻就要替她去死?你以为我稀罕你们的封赏,再多的封赏也换不回我的母亲,我就是要拿老太婆子孙的江山祭奠我母亲,我要她的后代,都成亡国奴!”

    神武云爱的情绪突然间变得激动了起来,在那两个暗卫的手上用力挣扎着,双眼因为太用力而布满了红血丝。

    言渊没想到神武云爱之所以跟神机堂合作,仅仅只是因为她母亲当年为了救太后而死,她这个想法未免也太偏激了。

    神武皇后是先太后的贴身婢女,对先太后一直忠心耿耿。

    被神武雄光看上之后,才由先太后赐婚给了神武雄光成了东瀛的皇后。

    先太后疼惜神武皇后,自她嫁给了神武雄光之后,东楚跟东瀛的关系也更近了一些。

    加上后来,神武皇后为了救先太后而死,为了感念神武皇后的救命之恩,先太后几乎是把神武云爱当亲身骨肉宠着。

    就是他这个亲儿子在先太后面前可能都没有神武云爱得脸。

    本朝除了已经故去的太上先皇的亲弟弟恭亲王之外,神武云爱是唯一一个有丹书铁券的人,这份尊荣,是她的母亲为她挣得的,结果,她就这样硬生生得给毁了。

    “你好像忘了,神武皇后是救先太后而死,而杀了她的人,是神机堂,并不是先太后。”

    他没办法理解神武云爱这种古怪的想法,分明就是本末倒置了。

    跟杀死自己母亲的人合作,去算计给了她无上尊荣的言家,仅仅是因为她的母亲是救先太后而死。

    不仅仅是言渊想不通神武云爱这种偏激古怪的想法,在场的其他人都想不通。

    只见神武云爱冷冷一笑,“我当然没忘,我不过就是要看你们狗咬狗而已。”

    在场那些人听神武云爱将皇家比作狗,脸色顿时一变,倒是言渊什么表情都没有,就是半点愠怒也未见着。

    神武云爱印象中的言渊一直就是这样,不愠不怒,一向喜怒不形于色,言行之间,总是一贯得从容,可偏偏那不苟言笑的样子,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架势。

    即使是一个眼神,都能让人退避三舍,不敢招惹。

    可自从他娶了柳天心之后,她再一次见他,明显发现他有了一些变化。

    他会露出那种十分温和的笑,那笑容,会让四周的光芒都失了色,可偏偏,那样的温柔,却并不是对她的。

    她恨透了言家,却又爱透了言渊,以至于她这个被所有女人嫉妒的天之骄女,也开始嫉妒起柳天心来,恨不得处之而后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