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0章 490.救下柳天心
    第490章490.救下柳天心

    甚至,为了言渊,她打算取消跟神机堂的合作,只要他愿意娶她,哪怕只是当个侧妃,她都愿意安安分分待在他身边。

    可偏偏,他连正眼都未曾瞧过她一眼。

    现在,他竟然还为了那个冒牌货,要秘密处决她。

    神武云爱银牙暗咬,恨透了柳若晴,可现在,她已经成了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了。

    她没料到了自己以为天衣无缝的计划,竟然全部都在言渊的掌握之中。

    “好了,话我都跟靖王哥哥说清楚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她是料定了言渊不会杀她,这会儿说话的时候,还是挺直了腰板,一副“你能奈我何”的模样。

    言渊淡淡一勾唇,对暗卫摆了摆手,“让她慢慢死。”

    神武云爱脸色微变,她当然知道言渊口中的“慢慢”两个字是什么意思。

    皇家的刑罚中,多的是刁钻古怪,让你想死死不了,想活活不下去的法子,那种刑罚,就是让人生不如死。

    她看着言渊轻描淡写地说出这四个字,眼底那边半点情谊,别说是男女之情,就是这十几年来的兄妹情谊,在他眼中都找不到半点。

    她突然间觉得自己可笑,言渊本就是个冷情的男人,她怎么能指望在这样的男人眼底找到对她的怜惜。

    他连自己从小宠到大的亲妹妹言裳都可以说打板子就打板子,说嫁到瓦剌就嫁去瓦剌,又怎么会对她这个没什么关系的义妹留什么情面。

    神武云爱被人给带下去了,整个隆庆殿内的一切行动,在这寂静的皇宫里,竟然掀不起半点波澜。

    隆庆殿的密道一直延伸到了靳都城西郊的一座山泉洞口。

    周围,秘密安排了不少靖王府和聿王府的暗卫,似乎是在等着什么人过来。

    夜幕降临的时候,山泉洞口,出现了十几个身穿烟衣的神秘人,漆烟的服色,跟天色交融,如果没有强劲的眼力,根本看不出来。

    一行人急速朝密道口走来,其中一人身上,还背着一个人,因为同样穿了一身烟衣服,根本看不清对方是谁。

    几人在山泉洞口停下,在那里等了一会儿,也不见等的人过来,几人面面相觑,随后,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眼中一慌,便打算逃走。

    下一秒,山泉周围,亮起了数不清的火把,几十个身穿烟色劲装的烟衣人出现在他们面前。

    几人心中暗叫不妙,当下转身便跑,还没来得及逃走,便感觉到喉间瞬间一凉,一刀子划过他们的喉咙,转瞬间,血花飞溅,几个烟衣人应声倒地,他们背上的女子,也从他们身上摔了下来。

    在她摔倒在地的瞬间,有人快了一步冲上前去,将她牢牢地护在了怀里。

    怀中的人,吃痛地闷哼了一声,缓缓地有了一点意识,眼眸无力地睁开,想要去看清面前之人是谁。

    可是,她真的太累了,不管她怎么努力,都没办法撑起那沉重的眼皮,只是听到耳边,传来那熟悉的声音,“天心,醒醒,天心……”

    是言绝……

    意识趋于昏迷的柳天心,在听到这个声音时,想要笑出声来,可是,嘴角还来不及上扬,整个人便昏了过去。

    “天心!天心!”

    “八哥,先别急,把人带回去再说。”

    说话的,是一并过来的言渊,他们这群人是全部通过密道出来的,要趁天亮之前,从密道回去。

    言绝心里急得要命,抱起柳天心,便往密道走回去,心里恨不得将神武云爱碎尸万段了。

    一行人秘密出了皇宫,这几天在隆庆殿的行动,在皇宫里,没有掀起半点波澜来。

    聿王府——

    柳天心睁开眼的时候,入眼的便是那张让她又喜又怒的脸,此时正带着惊喜的模样,对着她。

    “你醒了?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言绝的声音,因为长时间没有休息而显得格外沙哑,那不修边幅的模样,让他少了往日风度翩翩的样子,看上去还有几分狼狈。

    柳天心皱了皱眉,身上的疼痛,让她忍不住发出了几分吃痛的低吟声。

    言绝注意到了她的动作,赶紧伸出手,按住她的肩膀,道:“你现在浑身是伤,先躺着别动,好好休息。”

    柳天心这会儿已经清醒过来了,可身上因为长时间的折磨而疼得不行,言绝这么说,她也没反对,只是静静地躺着,双眼却没有看言绝。

    想到自己是失踪前的那晚言绝说的那些话,心里还是有些闷疼闷疼得难受,比起身上的那些伤,似乎更疼一些。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敲门声,“王爷,恭姑娘的药已经好了。”

    “放着吧。”

    言绝示意那婢女出去,自己则上前去将药端了过来。

    亲自将柳天心从床上扶起,让她靠在自己身上,将药喂给她喝,却被柳天心给阻止了。

    “把药给我吧,我不太喜欢让人喂着喝。”

    她开口,抬手的时候,手臂有些疼,她却只是蹙了一下眉,咬牙忍住了。

    伸手将言绝手中的药端过来,因为身子虚,手臂又疼,她端着药的时候,手有些发抖,撒了不少的药出来。

    言绝看不过去,重新将药给端了回来,“就算不喜欢也得忍一忍,你现在这样子,哪能自己喝药。”

    说着,他二话不说,拿起勺子,一勺一勺地将药喂给柳天心。

    柳天心也没再拒绝,十分配合地喝着他递上来的药,同时,她这个时候发现,窗前还摆放着一个硕大的屏风,明显是用来隔绝床和外面的视线的。

    柳天心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又想到刚才那个婢女送药过来时称呼她为“恭姑娘”,她已然明白了这屏风的用意。

    心头涩然一笑,她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来,只是十分配合得继续喝药。

    身体好了之后,她还得继续扮演这个恭姑娘的角色留在府里呢。

    她自嘲地扯了一下嘴角,看了那屏风一眼。

    她现在脸上没有戴人皮面具,这个屏风,怕是为了阻止外面那些下人看到她的脸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