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1章 491.礼尚往来
    第491章491.礼尚往来

    所以,留在这里“伺候”她喝药的,也就只能是聿王爷亲自上阵了。

    药喝完了之后,言绝帮她擦了擦嘴角的药渍,并没有注意到柳天心此刻的心情。

    “神武云爱已经被抓起来了,你放心,你在她手上受的苦,我十倍给你讨回来。”

    后面那半句话,言绝说出来的时候,眼底闪过一道狠厉的杀意。

    柳天心没有将言绝的话放在心上,神武云爱真正要对付的是柳若晴,她不过是倒霉受了点皮外伤罢了,就算讨回来,她这伤也受过了。

    言绝见她没说话,以为她是累了,也就没再说什么,只是帮她将被子盖好,道:“那你先好好休息,我出去了。”

    “嗯。”

    柳天心点点头,缓缓闭上眼睛,听到言绝出去的声音时,她又缓缓将双眼睁开,无神的双眼里,蓄满了淡淡的泪光。

    言绝从房间里出来之后,脸上的柔和,瞬间被一层寒霜铺满。

    “守在这里,不准让任何人进去打扰了她。”

    “是,王爷。”

    言绝离开的时候,漆烟的眸子里,是化不开的冰寒之气,他一路往聿王府的大牢走去。

    神武云爱是言绝亲自去言渊手中要过来的,这会儿,她已经被那要死不活的刑罚,给弄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这是她那次被抓回来之后,第一次见言绝。

    她从来没有一刻像这个时候这般求死过,她算是见识到了这种私刑下的龌龊手段,根本就不是她所能承受的。

    “言绝,你杀了我吧,你这样留着我的命,我也不会告诉你柳天心在什么地方。”

    她被关进聿王府的大牢里已经有三四天了,根本不知道外面的情况。

    她是知道自己最后都是要死的,可她就算死,也不会放过靖王府的那个冒牌货,只要真正的柳天心还在她的人手上,就迟早会送到皇帝或者朝臣面前去。

    言绝的脸上,铺着一层霜,走到神武云爱面前的时候,突然间笑了起来,道:“柳天心现在好好得在我府中养伤,我需要你告诉我什么?”

    他的话,让神武云爱眼中一惊,不敢相信地看着言绝嘴角的笑意,“不可能,你们不可能找到柳天心在什么地方……”

    说着,她又想到了什么,冷笑了一声,道:“你别想从我口中套出什么来,我说过,就算死,我也要找个人陪葬。”

    她说的这个人,自然指的是柳若晴。

    “可惜不能如你所愿。”

    言绝漫不经心地端过边上放着的辣椒油,缓缓地往神武云爱的伤口上一点一点刷上去,疼得神武云爱浑身发抖,冷汗,瞬间涌上她的额头。

    “本王从来就不是一个怜香惜玉的人,杀人放火这种事也没少干。”

    他一边一边地往神武云爱的伤口上刷辣椒油,说话时这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就像是在跟神武云爱谈天说地。

    “不过,看在你留下了天心这条命的份上,本王也自然要留着你这条命,这就叫礼尚往来,本王最是个懂礼的人。”

    神武云爱疼得浑身发抖,恨恨地瞪着言绝,她一直以为这位八王爷是个嬉皮笑脸的人,却没想到骨子里也是这般心狠手辣。

    言家的人,果真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礼尚往来?留下她这条命?

    无非就是让她生不如死,一点点折磨她罢了。

    “倒是没想到,你跟靖王两兄弟,都喜欢同一张脸,你这是看上了那冒牌货,所以爱屋及乌了吗?”

    神武云爱咬牙忍着痛,跟言绝打趣道。

    面对她这样的挑拨,言绝只是淡淡掀了掀眼皮,并不理会她这句话,沉吟片刻之后,道:“你想知道,我们是怎么找到天心的吗?”

    神武云爱一愣,她是料定他们没找到柳天心,这也是她到现在还撑着一口气的信念。

    如果柳天心被找着了,王府那位也就跟着安全了,这让她怎么能甘心去死。

    “别担心,我们没找着……”

    他这话,让神武云爱勾起了得意的冷笑,却又听言绝继续道:“是你的人亲自送过来的。”

    神武云爱猛然抬眼看向言渊,不敢置信地看着言绝,随后,又笑了起来,“王爷几句话就想打垮我吗?我们东瀛人最是衷心了,王爷就不要挑拨我们主仆关系了。”

    言绝莞尔一笑,将手中所剩无几的辣椒油放到一边,随后,走到桌边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水,道:“本王没怀疑你手下的衷心,怀疑的是他们的……这里。”

    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对神武云爱露出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神武云爱不笨,很快就明白了言绝这话的意思,心下一凛。

    跟着,便听言绝将救柳天心的经过,慢慢地告诉给她听。

    原来,当日她被言渊的人从密道抓走了之后,她留在那间赡老院的标记,也被言渊的人找到了。

    之后,言渊便找了通晓东瀛语的通译,利用她留下的那些标记,在赡老院那里同样留下了标记。

    那些人见了标记之后,便去了他们标记好的地方见了由通译假扮的联络人。

    神武云爱手下的联络人,跟那些忍者并不是都认识,但是那些标记,却不会让东瀛人怀疑。

    所以,她手下的东瀛人见到那个标记之后,就算他们不认识那个通译,也不会怀疑。

    那通译跟那几个东瀛人说,神武云爱要将柳天心趁入夜之际送去那条通往隆庆殿的密道口,再等她安排。

    那几个人东瀛人没有怀疑,真的带了柳天心过去,之后就被他们一网打尽了。

    神武云爱听完,脸色瞬间灰败一片,眼睛里那点仅有的斗志,也跟着失去了。

    “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趁本王现在心情好,再跟你好好解释解释?”

    言绝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漫不经心地看着神武云爱灰败的脸色。

    似乎嫌打击她还不够一般,道:“对了,还有件事,我觉得有义务要告诉你一声。”

    神武云爱的心头,猛地一颤,少了先前的镇定,冷冷地看着言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