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2章 492.不强求,不在意
    第492章492.不强求,不在意

    “你留在东楚的那些个暗桩,都被我们拔掉了,所以……可能你死了,连神武天皇也不会知道你的行踪。”

    “你……”

    神武云爱眼底那仅存的光芒,也瞬间失去了。

    言绝没心思再跟她闲聊,起身从地牢出去之时,对外面守着的人道:“好好招呼她。”

    两天后,大牢内便传来神武云爱死去的消息,这样一个消息,并没有激起多少的浪花,便很快化作了平静。

    柳天心在聿王府养了几天的伤,因为都是外伤,并没有伤到的脏腑,所以,她的伤好得很快。

    她养伤的这间房,并不是她原来住的那间,看房间的规格和里面的内饰摆设,更像是主院的样子。

    养伤期间,下人们都只是将药放在外面就出去了,她唯一能见到的人,便只有言绝。

    因为那个人皮面具没有了,即使现在伤好了,她也没敢轻易出了那个屏风,免得到时候,又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言绝进来的时候,她正怔怔地在床上坐着,目光无神地盯着那竖屏风发呆着。

    “这屏风有什么好看的,你盯着看这么久?”

    言绝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同时,也将她的目光,从屏风上收了回来。

    她看着言绝,眼神中,有着几分淡淡的疏离感,不像之前跟言绝相处时那般,自在得就像自己就是这王府的主人一般。

    现在,经历了这一次的事,她更加认清楚了自己的处境,不是死,就是好好配合当“恭顺”,护着柳若晴一辈子。

    言绝看她的眼神满满的平静,不像之前那样,私下爱跟他斗嘴打闹,这般平静乖巧的柳天心,让他很是不习惯。

    “身上还痛吗?”

    他十分自然地在她身边坐下,一点也没避讳什么,好似他们之间,本就是该这样的相处方式。

    柳天心摇了摇头,给了他一个淡淡的微笑,“不痛了。”

    “那要不要出去走走,你在房间里待了很多天了。”

    他看了看外面的天气,阳光正暖,正适合去散步了。

    一个月前,柳天心失踪了之后,他整个人都沉闷得没了半点生气,就连过年,他都提不起什么兴致。

    现在,她找回来了,他整个人都瞬间放松了下来,整个人重新焕发了先前的活力。

    柳天心听言绝这么提议,愣了一下,侧目看向言绝不似玩笑的模样,沉默了几秒钟,犹豫着要不要提醒他,她现在还缺了一张脸。

    言绝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只是见她这样静静地看着自己,被看得有些不自然了起来。

    “这样看着我做什么?不想出去玩吗?闷在家里都好多天了,该出去晒晒太阳了。”

    他伸手,自然地拍了拍她的脑袋,动作十分亲昵。

    之前,言绝也是这样,柳天心从来没觉得不妥,可这一次,她却有些下意识地躲开了他这个动作。

    言绝倒是没注意到,只是等着她回答。

    见她的目光,看了看外面的天气,沉吟片刻后,才下定决心一般地问道:“新的人皮面具准备好了吗?”

    言绝愣住了,表情有些不自然,可柳天心说出这话时,态度十分平静自然,甚至没有半点赌气的样子,就像从前他强迫她做的事,本就是她该承受的一般的。

    面对她如此平静坦然的眼神,言绝的心头,紧了紧,觉得有些对不起她。

    他甚至在想,他为什么要为了老九他们,让这样一个小姑娘去受委屈,仅仅是因为她当初逃婚了吗?

    可如果没有她逃婚,老九跟若晴又怎么可能会成为夫妻。

    柳天心见他愣着不说话,眼神里流转着的那一丝愧疚,在她看来,却有些讽刺。

    不过,她倒是不像之前那样怪言绝,谁让当初她逃婚呢,说到底,柳若晴现在活得这么胆颤心惊,也是她造成的。

    见言绝还愣着,她不以为意地一笑,道:“不是要带我出去吗?我总不能顶着这样一张脸出去吧?”

    言绝被她的声音,给拉回了神,眉头轻轻一蹙,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他虽然觉得不该一直这样委屈柳天心,但是,他现在也不能冲动到就这样让柳天心这张脸暴露在众人之下。

    最起码,他得想好一个万全之策才行。

    柳天心见言绝拧着眉一言不发,看上去十分苦恼,她也没生气,只是十分平和地一笑。

    经过这一次的事之后,或许是在鬼门关走了一会儿,她把很多事情都看淡了许多,有些事,不去强求,不去在意,也就不会那么难受了。

    “我也不是很想出去走走,待在房间里也一样,我还想多休息一段时间。”

    她十分平静地开口,同时,也将言绝的思绪给拉了回来。

    他总觉得柳天心有些不对劲,可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只是以为她被神武云爱折磨了之后,还处在后怕之中才会变得这么沉默。

    “那你好好休息,我过两天再陪你出去玩。”

    “好。”

    言绝起身出去的时候,回头还是不放心地看了她一眼。

    柳若晴如今已经怀孕7个多月了,还有两个月就要生产,到了后期身子重,走几步路都能喘上,言渊便不让柳若晴再往外走,让她天天待在王府中。

    而言渊自己,则是每天处理好朝中的事,便急急忙忙赶回府中陪她。

    解决了神武云爱,柳天心又被救了回来,这对柳若晴来说,算是缓口气了。

    “明天是上元节,去年上元节我们在花溪镇,都没好好出去玩一玩,明天我们出去玩好不好?”

    柳若晴喝下下人送过来的那盅补品之后,趴在言渊面前,撒娇道。

    最近言渊都不让她出来,她好说歹说,言渊就是不同意,这让她好几次都气得不想理他,可转念一想,他是为了她好,又只能选择原谅了。

    言渊看着她眼底的期盼,先是有些心软,可随后,又摇头拒绝道:“上元节出来玩的人太多,你身子重,被人挤来挤去很危险,你乖乖的,等你生产完了之后,那会儿正好开春,三四月份气候正好,我带你去扬州玩一段时间,好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