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3章 493.咱俩试试
    第493章493.咱俩试试

    “那还得等上好几个月呢。”

    柳若晴失望地垂下眼帘,小嘴微微嘟起。

    言渊看着她这副模样,笑着伸手,捏住了她嘟起的嘴巴,哄道:“只要再忍耐三个月,三个月后,我保证带你出去玩。”

    柳若晴最终还是跟言渊妥协了,老老实实地呆在王府里,等着腹中的小东西“问世”。

    聿王府中,柳天心的伤已经全好了,只是因为这张脸,她一直躲在房间里没有见任何人,只有言绝每天都会过来陪她说话。

    这天,用过晚膳后,言绝又来了。

    “走,我带你出去玩。”

    言绝拉起她往外走,却见柳天心猛然收住了脚步,错愕地看向他。

    “怎么了?还不想出去走走吗?”

    言绝看着她错愕的表情,拿着手中的扇子,轻轻敲了一下她的脑袋,道:“前天不是跟你说过两天就带你出去玩吗?今天是上元节,外面热闹得很,我带你出去逛逛。”

    柳天心看着他没说话,想要提醒她,她现在这张脸不方便出去,可是,看着言绝脸上那欣然的模样,她又不好扫他的兴。

    正犹豫着该怎么开口的时候,言绝提步走到桌前,将一个闱帽拿过来,递给柳天心。

    “这个闱帽我特地命人给你做的,你戴上她出去,没人会看到你的脸。”

    柳若晴看着面前的闱帽,脸上的表情,微微僵了一下,却什么都没说,十分听话地将闱帽拿过来,戴在自己头上。

    闱帽四周围着的那块纱布,是用一种特殊的布料制成的,从外面看过来,看不到里面人的脸,但是,从里往外看,视线却非常清晰,不会被任何行走障碍。

    这种闱帽,基本上是官家小姐或者富家千金出门的时候戴的。

    东楚虽然民风开放,但也有不少女子出门的时候喜欢带着闱帽避免与外男见面,所以柳天心戴着这个帽子出门,倒是不会有人怀疑什么。

    王府里的人,都只是以为龚姑娘被人绑架了之后脸上受了伤没有好,才会戴着闱帽,并不会去怀疑她的动机。

    “嗯,果然没看出来,我离得这么近都看不到你的脸。”

    言绝可以将脸凑得近一些,尽管言绝看不到柳天心,可柳天心却是被他这张凑近的脸,看得清清楚楚,就差要亲上她了。

    柳天心的脸,红了红,脚步,往后微微退了一步,跟言绝拉开了一段距离。

    “不是要出去吗?还不走?”

    言绝听出了她语气中的愠色,倒也没有想太多,只是好心情地一笑,直接拉过她的手,走出了聿王府。

    柳天心低眉看了一眼那只紧紧拉着自己的宽大手掌,暖暖的,很舒服,很有安全感,可是,却莫名得刺痛着她的眼睛。

    她涩然一笑,任由言绝拉着她,穿梭在靳都城的大街上。

    护城河边,早就挤满了男男女女,都蹲在那边放花灯,这是东楚国国民的风俗。

    “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吗?”

    见柳天心看着河边的男男女女发呆,便笑着凑到她耳边,神秘兮兮地问道。

    温热的气息,在她的耳边流转,让她的身子,忍不住一阵颤栗。

    “不知道。”

    她摸了摸有些发烫的脸颊,强装镇定道。

    好在戴着帽子,言绝看不到她此刻的表情。

    “他们正将自己心上人的名字,写在花灯上,放到河中,若是跟心上人有缘的话,那盏灯就会被心上人捡到。”

    “哦。”

    柳天心盯着那些盏缓缓游向河中央的莲花灯,颇有些感慨。

    这茫茫灯海中,能捡到自己心上人放下的那盏灯,前世得修多少次,才能得来那样的缘分。

    言绝见她呆呆地看着那些莲花灯,便笑道:“你要不要试试?我去给你买。”

    他戏谑的声音,让柳天心回过神来,神色有些慌乱,可意识到自己戴着闱帽,心里稍稍安定的一些。

    “我试什么,我又没心上人。”

    薄纱内,传来柳天心没好气的声音,言绝脸色一怔,脸上没来由的,多了一阵失望。

    他淡淡地看了一眼柳天心,沉默了片刻之后,道:“没有也可以试试,走吧。”

    “我不要试,都没心上人,你让我写谁的名字?”

    言绝停下脚步,突然间弯下身,跟薄纱里的她对视着,俊美的脸上,在下一秒,露出一丝狡猾的笑。

    “既然没有,那就写我的吧,试试看咱俩有没有缘分。”

    柳天心的心,因为言绝这话而跳得厉害,明知道他在开玩笑,可她的心,还是被他撩拨得有些失控。

    “有什么好试的,你无不无聊?”

    她说着便走,却被言绝一把给拉了过来,径直往路边的小摊前走去。

    “公子要买灯吗?”

    “给我两盏。”

    “好嘞。”

    付完钱,言绝将手中的灯,递到柳天心面前,“真不要?”

    “不要!”

    “好吧,你不试,那就自己试。”

    他拿起笔,站在边上,准备写名字,柳天心忍不住有些好奇,便低声问道:“你打算写谁啊?”

    “这是秘密,怎么能告诉你?”

    在柳天心凑上前的时候,他往边上躲了躲,手上快速地写好了名字。

    “不说就不说,谁稀罕似的。”

    柳天心故作不屑地收回目光,薄纱下,隐藏着一丝淡淡的落寞。

    不用猜,她都知道他要写的是谁的名字了,只可惜,对方是他的弟妹,既然爱而不得,也只能寄情于灯,自我安慰一下了。

    她看着言绝将花灯放到河中,她刻意转开了视线,觉得有些刺痛。

    “你真不试试?”

    言绝已经回到了她面前,再一次不死心地问道。

    “都说了没心上人了,试了也不灵。”

    柳天心蹙了一下眉,不想跟言绝讨论这个话题,便兀自往前走。

    言绝看着她有些决绝的背影,叹了口气,轻声嘀咕道:“试都不愿意试,还真够绝情的。”

    柳天心走了几步,便被一盏造型独特的花灯给吸引了,提步直接走到那小摊前。

    “老板,这灯怎么卖?”

    “姑娘,这灯不是卖的,只要姑娘猜中了灯上的灯谜,就能将灯拿回去。”

    “是吗?”

    柳天心看了一眼灯上的灯谜,还没来得及看清楚那盏灯,突然间,隔壁酒楼的窗户下,一烟影从窗口落了下来,直接砸在了小摊前。

    一瞬间,摊前的几盏灯都着起火来,吓得四周的人拼命逃窜尖叫。

    柳天心被言绝快速往边上一拉,这才注意到从上面落下的那团烟影,竟然是一个人。

    细看之下,躺在地上的那张脸,让言绝眼底,顿然闪过一丝震惊之色。

    怎么会是他!

    来不及上前去确认那人的生死,酒楼上便又有几人纵身而下,双方正在激烈地打斗。

    “小心。”

    言绝将柳天心拉到一边,覆在她耳边,低声道:“在这里等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