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5章 495.刑部尚书被杀
    第495章495.刑部尚书被杀

    柳若晴挑了一下眉,明白言渊话里的意思,不过,倒是有些惊讶他这一次的让步,“怎么不打算像之前那样,把天心公主给杀了?”

    见言渊捏了捏眉心,见她含笑地看着自己,伸手无奈地刮了一下她的鼻尖,道:“我要是真有这打算,你跟八皇兄还能放过我?”

    柳若晴被他的话给逗笑了,随后,又听言渊继续道:“况且,现在柳天心那张脸已经暴露了,她莫名其妙死了反而会引人怀疑。”

    他的话,柳若晴立即明白了过来,十分赞同地点了点头,“确实,一个跟靖王妃长得一模一样的姑娘突然间被人杀了,定会让人怀疑到我的头上。”

    她在言渊身边坐了下来,随后,又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轻轻一笑,道:“不过,这事儿发生以后,我反而轻松了许多,迟早要面对的事,这样战战兢兢地过下去,也不是办法,现在,就顺其自然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言渊知道她尽管这么说,可心里还是有些担心的,尤其是,他们的孩子即将出生了,他们两人身上的牵挂,又重了一些,很多行事,也要比从前考虑得更加周全。

    “别担心,一切有我。”

    这话,言渊说过了很多次,但是每一次,都能让柳若晴安心下来,只要对上他那双坚定不移的眼神,就好像有他在,一切都能迎刃而解一般。

    “现在朝中出了刑部尚书被杀一事,朝廷上下,还没人会盯着本王的后宅去说事,我们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可以去谋划。”

    柳若晴点点头,想起刑部尚书,便想起了当日在御书房见过的那个看上去有些讳莫如深的官员,道:“那邢大人怎么无缘无故会被人杀了呢?”

    “刑部审理的都是全国各处的大案要案,那些犯人,背后都有不少的势力,邢大人难保不会招惹一些仇家,只是没想到竟然有人敢明目张胆在天子脚下公然下手杀人。”

    “我听说八哥当时在场,他怎么说?”

    “凶手的进攻和撤退都是训练有素,果断坚决,这样的行动力,像是死士。”

    “死士?”

    柳若晴怔了一怔,“能豢养死士的,可都不是普通人家,你们要小心,说不定那幕后烟手就在京城里呢。”

    言渊笑着点了点头,“看你天天待在家里,知道的东西还真不少。”

    “那还不是因为你不让我出去吗?不让我出去,还不让我无聊的时候多动动脑子吗?”

    柳若晴没好气地瘪瘪嘴,心里迫不及待地希望腹中这个孩子快点落地,她真是在府中憋出病来了。

    言渊听着她的抱怨,只是伸手轻轻将她抱在怀里,道:“陆大夫说了,最后两个月比较跟前三个月一样要紧,你乖乖地再忍耐几个月。”

    柳若晴无奈,只是长长地叹了口气,看着言渊,伸手圈住他的脖颈,道:“知道了,我都听你的。”

    “这样才乖。”

    而柳天心那边,自从昨晚的事之后,她便在言绝的安排下,住进了靳都城最好的一家客栈,尽管享受的是比不上王府的待遇,可对于柳天心来说,却舒服多了。

    至少,她不用顶着一张不是自己的脸,活在别人的眼皮底下。

    至于这一次的事该怎么处理,她没去管,那是言渊跟言绝兄弟二人的事,总之,不管他们有什么要求,她配合就是了。

    想起昨晚,他难得带她出来游玩,她面上虽然没什么,可心里还是有些高兴的,可高兴之余,更多的,还是惆怅吧。

    一个人在街上闲逛,不知不觉间,就逛到了护城河边,她想了想,就走到河边的石阶上坐了下来。

    河面上,飘着一些尚未沉下去的灯,想起了言绝昨天写上名字的那盏,心里有些好奇却又觉得答案在她心中已经了然,也没什么好奇的。

    他为柳若晴做了这么多,不是喜欢她又是喜欢谁呢。

    她的脚边,停着一盏灯,灯的中央盖着一片树叶,正好遮挡住了上面写着的名字。

    她有些好奇想要去将树叶拿开,看看上面写着什么名字,可又觉得这是别人的东西,她这样看了不好,便又将手收了回来。

    起身拍了拍裙子,便从护城河上离开了,也就在她离开河边的那一刹那,莲花灯上,那一片树叶被风卷走,露出了一个名字——

    柳天心。

    因为她这张脸,被不少人看到,所以,言绝便让她不用刻意去回避,越是自然越不会惹人怀疑。

    所以,她在街上闲逛的时候,也没有去刻意躲避什么。

    因为刑部尚书不明不白被杀一事,在朝中掀起了不少风浪,大理寺那边也查不出半点头绪来,这让朝中上下官员开始变得不安了起来。

    生怕自己不小心得罪了幕后烟手,而让那些死士杀了。

    柳若晴能知道豢养死士的不是普通人家,朝中官员们又怎么会不知道,说不准就是朝堂之上的某个官员也不一定,一时间,人心惶惶,自然也没人在这个时候去注意那个跟靖王妃长得一样的女子身上来。

    一连十多天过去了,除了刑部尚书被杀之事,京城倒是平平静静,柳若晴还是安心待在府中养胎。

    这天,言绝像往常一样来找柳天心,他似乎是习惯了柳天心住在王府里的日子,所以,自从她离开了王府之后,他心里就空荡荡的,有时候一下朝,或者忙完了朝中的事,就会往柳天心住的客栈里跑。

    “这里住得可还习惯?”

    言绝坐在她对面,亲自给她倒了一杯茶,问道。

    “京城最大最豪华的客栈,也比不聿王府差,哪里能住不习惯?”

    柳天心笑了笑,回答道,却见言绝故作不悦地板起面孔,看着她,道:“我就说你是个狼心狗肺的白眼狼,我聿王府的伙食,能跟区区一个客栈相比吗?”

    “也没见你给我吃的有多好。”

    “本王平时吃什么,你就吃什么,还敢嫌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