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6章 496.生产
    第496章496.生产

    言绝拿着手中的筷子,直接往柳天心的脑袋上敲上去,下手虽然不重,但也有些疼。

    柳天心瘪瘪嘴,揉了揉额头,才不想跟他计较上次吃暖锅的时候,他只给她吃菜,他自己却吃肉呢。

    “对了,我打算这两天离开京城。”

    柳天心突然想起了什么,开口道,让言绝拿着筷子的手,顿了一顿,刚刚送进嘴里的肉片还来不及嚼几下,便直接吞了下去。

    “去哪?什么时候回来?”

    他潜意识里,似乎已经将柳天心当成了他聿王府的人,京城才是柳天心该待的地方。

    闻言,柳天心愣了一下,掩去了眼底的苦涩,道:“不知道,应该不回来了吧。”

    “为什么?”

    言绝的眼底,微微慌了一下,双眼,紧张地盯着柳天心,“京城不好吗?”

    见柳天心淡淡一笑,回答道:“京城挺好的,不过,我不喜欢一直待在一个地方,反正现在我这张脸已经公之于众了,我继续不继续留在京城,并没有什么大的区别啊。”

    言绝心里焦急得要命,似乎有很多话要说,可一时间,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既然没区别,为什么不留在京城,非要走?”

    言绝的声音里,多了几分急切。

    柳天心的神色,微微一凛,随后,漫不经心地开口道:“我不喜欢京城。”

    “为什么?这里就没有让你留恋的东西吗?”

    或者人……

    这三个字,他张了张嘴,还是没好意思说出来。

    柳天心的眼神,下意识地朝言绝的脸上看了一眼,道:“我算得上认识的,也就只有你们三个,那有什么留恋的?”

    “那……那你……”

    那你就不留恋我吗?

    言绝觉得自己一向不拘泥于小节,可这句话,偏偏就是说不出口,话到了嘴边,对上柳天心的眼睛时,又懦弱地收了回去。

    柳天心也不好奇言绝要说什么,视线从言绝的脸上收回,停在面前那一堆丰盛的佳肴上,道:“快点吃吧,今天我请客,你随便吃,以后想要我请你吃饭,就没机会了。”

    言绝的心里,听到她这话的时候,越发变得烦躁了起来。

    心里有些烦闷,他端起酒杯,闷闷地喝了起来,两人全程无话。

    转眼间,两月过去了,春树开始发出了嫩芽,河边的柳树,长长的垂下,清风拂过,杨柳依依。

    靖王府内,上上下下,乱成了一团。

    原因无他,今日是靖王妃临盆之日,这个被王爷放到心尖尖上宠爱着的宝贝,今天要为王爷诞下另一个宝贝,谁敢怠慢。

    产房内,静悄悄的,一点声音都没有,饶是如此,言渊已经在外面急得团团转了。

    有产房嬷嬷出来的时候,他一把抓住她,问道:“王妃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

    为了迎接这个宝贝,他没少看关于生产的书。

    都说女人生孩子,就是在鬼门关走一遭,那种痛,就是铁骨铮铮的七尺男儿都难以忍受。

    照理说,这会儿晴儿应该在里面叫得歇斯底里才对,怎么可能一点声音都没有。

    不会是痛晕过去了吧?

    言渊越想就越是心惊,好几次先要冲进去,都被产房嬷嬷给拦了下来。

    “王爷,产房脏污,您可千万不要进去,以免沾了晦气。”

    “王妃给本王生孩子,哪来的晦气?”

    言渊暴怒,再也没有先前的冷静,直接甩开了嬷嬷,冲进了产房。

    柳若晴还靠在床上吃水果,嬷嬷说这会儿她才开一指,离十指还有好长一段时间,据说头胎都得生上好几个时辰,所幸柳若晴也不着急,可没想到言渊就这样冲进来了。

    “你怎么进来了,快点出去,大男人待在产房干什么?”

    柳若晴见言渊进来,赶紧催他出去,言渊见她老神在在地在吃水果,提着的心才放心了下来。

    “没事吧?”

    “没事儿,一点都不疼,你赶紧出去,你在这里我会紧张的。”

    柳若晴一脸豪气地拍了拍胸脯,推了推黏在自己身边不愿意离开的言渊,继续道:“嬷嬷说了,产妇最忌的就是紧张,你赶紧出去,你要是惹我紧张了,生不出孩子来,我死定了。”

    “呸!呸!不准胡说!”

    言渊责备地看了她一眼,倒也没坚持在产房了待着,俯身在她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那我先出去了,我就在外面,你别怕。”

    “是你别怕才是!”

    柳若晴没好气地睨了他一眼,看着他从产房里出去之后,眉头突然蹙了起来,“妈呀,怎么一下子这么痛。”

    刚才跟言渊说话的时候,她就感觉到那种连续不断的阵痛,开始清晰地传过来了。

    她知道生孩子有多恐怖,所以不想让言渊太担心,才哄着言渊从产房里出去的,可这会儿越来越疼,她就有些想念言渊了。

    她紧咬着下唇,疼得直打哆嗦,冷汗也开始一点一点冒出来了,这种感觉,比来大姨妈的时候疼多了。

    “嬷……嬷嬷,好疼啊……”

    “王妃且先忍耐一下,现在宫口正在打开,会有些疼,王妃切要忍住,等会儿才有力气生孩子。”

    产房嬷嬷一边给柳若晴擦汗,一边安抚道。

    这会儿虽然疼,柳若晴还能忍得住,可越到后面,她就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发出呻吟,整个人发抖得厉害,连讲话都讲不出来。

    “嬷嬷,好疼,好疼……”

    她的眼泪,开始不停地往下掉,终于忍不住大声喊了出来,“啊!”

    这一声,无比凄厉,让一直守在门外坐立不安的言渊,吓得直接要从外面冲进去。

    “老九!”

    就在这个时候,太后在他身后,大声喊住了他。

    她是听说柳若晴今天生产,特地从宫里过来看看的,知道言渊这会儿紧张,她也不等门房那边通报,就直接进来了。

    一进来就看到言渊想要推门进去,她赶紧出声叫住了他。

    言渊现在紧张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见太后过来,他连行礼都顾不上,只是唤了一声“皇嫂”之后,便又打算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