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7章 497.小世子
    第497章497.小世子

    “老九,产房到处都是血污,你一个大男人进去做什么,你在外面等着,生孩子都是这样,你别急。”

    言渊急得满脸通红,听到柳若晴一声一声的呼痛,他还没进去,眼睛都红了。

    若不是怕自己进去让晴儿更加紧张,他哪里还顾得上什么血污不血污的。

    “疼……好疼啊……呜~~言渊,你快过来,我要言渊,你们让言渊过来……”

    柳若晴凄厉的哭声,从里头传出来,听到这话,言渊再也顾不上,直接推门冲了进去,任凭太后怎么唤他都没用。

    产房嬷嬷看到言渊就这样冲进来,都被吓了一大跳,“王爷……”

    “做你们的事,别管我!”

    他对那几个嬷嬷大声吼了一声,便冲到了柳若晴面前,抓着她的手,看她哭得满脸是泪,言渊心疼得眼眶通红。

    “晴儿不怕,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虽然早就做好了生孩子很疼的心理准备,可看到柳若晴疼得脸色惨白如纸,浑身发抖,言渊的心,便揪紧在一块,暗暗在心里发誓,这个孩子生了之后,再也不生了。

    “言渊,好疼,我好疼……”

    柳若晴哭得声音沙哑,泪眼朦胧地看着言渊,他在身边,她的心里安定了许多,可还是没办法忍住下腹那锥心的疼。

    “晴儿乖,再忍一会儿,这个生了,我们再也不生了。”

    他半蹲在柳若晴的床边,轻轻抚着她的额头,表情温柔地安抚道。

    产房里的嬷嬷是宫里出来专门负责生产的老嬷嬷了,他们见言渊的机会不多,但是也听说过这个王爷的为人和处事手段,只知道是个冷血铁腕,手段狠辣的人,可今日一见,这般柔情似水,宠妻无度的温柔公子,跟传闻简直判若两人。

    越是到后面,柳若晴就越疼,她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言渊怕她伤到自己,直接将手指伸进她嘴里让她咬着,手臂上,也被柳若晴紧紧地掐着。

    柳若晴没办法忍住,直接在他的手指上咬了下去,一瞬间,嘴里便尝到了浓浓的血腥味。

    言渊一边让她咬着,一边温柔地安抚着她。

    柳若晴的睫毛上,蒙着水雾,头发被汗水给打得湿透,嘴里的血腥味,让她明白是怎么回事。

    她忍着痛,身子哆嗦着开口道:“你……你把手指……拿……拿出来,会被我……咬……咬伤的。”

    “没事,一点都不疼。”

    他温柔地轻轻抚着她湿漉的头发,轻轻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

    “宫口开了,王妃现在请用力。”

    柳若晴很听话,也尽量按照嬷嬷说的方法呼吸吐气,再用力,但是因为刚才喊得太多,消耗了太多的力气,这会儿,她没办法用力,而且困得不行。

    “王妃,您千万不能睡,您在用用力,只要孩子的头出来就行了。”

    嬷嬷也顾不上言渊在,焦急道。

    王妃这会儿若是睡着了,孩子胎死腹中,母亲也危险了。

    “我……我好累,想睡觉……”

    柳若晴的声音很轻,眼皮沉得不行。

    言渊看过书,知道这会儿产妇不能睡,否则母子都会很危险,便只能一个劲地跟她说话。

    丫鬟端了一碗红参走过来,“王爷,请把这红参让王妃服下去。”

    “给我。”

    言渊缓缓将柳若晴从床上扶起,“晴儿,来,把红参喝下去,喝下去就有力气了。”

    柳若晴听话地张开嘴,让言渊一口一口地将喂她喝下,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柳若晴觉得自己的力气,好像多了一些。

    “王妃,请您用力,再用力一点,已经看到头了……”

    柳若晴每用一次力,就觉得自己累得不行,很想闭上眼睡觉,可是,一看到言渊那张惊慌失措的脸,便又逼着自己强打起精神来。

    “出来了,头出来了,王妃,您再用力一点……”

    嬷嬷欣喜的声音,在不停地鼓励着柳若晴,见她抓着言渊的手臂,一次一次地用力,终于,她觉得自己腹中一空,好像腹中的累赘瞬间被扯出来了一般,便听到嬷嬷喊道:“生了,生了,王妃生了……”

    柳若晴觉得浑身一松,笑了起来。

    “恭喜王爷,王妃给您添了个小世子。”

    “好,好……”

    除了这个,言渊高兴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抱着柳若晴,一个劲地猛亲。

    孩子哭声震天,整个产房里,孩子的哭声,下人的忙碌声,热闹得不行,柳若晴原本还有些睡意,这会儿反而睡不着了。

    孩子被嬷嬷抱下去清洗了,言渊抱着柳若晴,又高兴又心疼,也切身地感受了什么叫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这辈子,他就这一个儿子了,再也不会让晴儿再受苦,再为他冒险了。

    “辛苦你了。”

    他动情地在她的唇上,轻轻落下一吻。

    柳若晴缓缓抬起手,轻轻拭去他眼角不知道何时落下的泪水,轻声道:“等我下回,再给你生个小棉袄。”

    “不要了,不要了,一个就够了。”

    言渊握紧了她的双手,连连摇头。

    这种要命的事,就算柳若晴愿意,他也不敢再经历第二次了。

    柳若晴知道言渊心里在害怕,可她就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前脚还发誓自己再也不生了,可这会儿,却又已经准备好为他生第二个了。

    她看着他,笑了起来,“我不,我就要再生一个小棉袄,小棉袄贴心,臭小子哪有小棉袄体贴。”

    言渊轻轻刮了一下她的鼻尖,宠溺道:“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这么快就不记得了自己刚才是怎么疼的了?”

    “嗯,不记得了。”

    只要是为他生孩子,就算再疼她也愿意。

    跟言渊腻歪了一会儿,柳若晴才觉得困意袭来,便在言渊的怀中,沉沉地睡了过去。

    等她睡着了之后,言渊才小心翼翼地从产房里出来,孩子已经清晰干净了,这会儿真被太后抱在怀里逗着,见他出来,便开口道:“这孩子比你有趣多了,长大了可千万别像你,成天板着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