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9章 499.锦月
    第499章499.锦月

    在经历了一个月的“争宠”之路之后,言渊终于深刻地认识到对那个臭小子,绝对不能仁慈。

    至于小世子以后的成长之路有多么艰辛,那就是后话了。

    一辆挂着“景”字的马车,低调地行驶在前往京城的官道上,四周还有几个侍卫打扮的人骑着马,护送着这辆马车行进。

    “王爷,有九王在,刑部会放过启儿吗?”

    马车上坐着一男一女,正是从广陵府赶往京城的景王夫妇。

    言启将陈家灭门的案子,原本是判去年秋后问斩,但刚好遇上了去年太后整寿,皇帝又将那些判了死刑的犯人延期了一年,调到今年秋后问斩。

    这个案子原本已经定了,但是,景王夫妇就言启一个儿子,这一次又遇上了刑部尚书被杀,他们还想在京中走动一番,试图将言启这条命给保下来。

    “不管行不行,总得试试,老九身份跟我们不一样,虽然我是他四哥,却也没能耐跟他对着干。”

    言恒言语之间,充满了无奈。

    只听景王妃的嘴角,发出了一声冷哼,“他若是把你当哥哥,就不会逼着启儿去死,启儿可是他亲侄子,他怎么能狠得下这份心。”

    说起这个,言恒心里也是一阵气恼,可是,气恼归气恼,他能拿言渊怎么办?

    他的儿子是犯了事的,如果言渊真要启儿非死不可,就算他们夫妇二人再一次闹到皇帝面前去,也闹不出什么来。

    况且,他当年是暗地里跟先皇争过皇位的,这辈子,谨小慎微地在封地里过日子,哪里还敢往明面上闹。

    就在这个时候,马车突然间收住了,只听一阵马嘶声响起,言恒夫妇二人因为这过大的冲击,差点飞了出去。

    “发生什么事了?”

    言恒不悦的嗓音,从马车内传了出去。

    车帘子被掀开,“王爷恕罪,前方有一女子突然间冲上来,卑职下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去吧。”

    言恒烦躁地摆了摆手,很快,那名赶车的侍卫又回来了,“王爷,那女子说自己是靖王妃的贴身丫鬟,这会儿已经晕过去了。”

    “什么?靖王妃的贴身丫鬟?”

    言恒脸上一惊,视线看向景王妃,道:“靖王妃的贴身丫鬟怎么会在这里?”

    言恒毕竟是个亲王,当下便觉得事情有些蹊跷,便命侍卫带上那女子上路。

    一行人在客栈住下之后,景王妃若有所思道:“王爷觉得,这中间会有什么蹊跷?”

    “暂时还不清楚,先等那女子醒来,本王再细细问一问。”

    刚说完,便见侍卫在门外敲响了房门,“王爷,那女子已经醒过来了。”

    “带她过来。”

    很快,一名十七八岁的少女被带到了言恒面前,“奴婢锦月参见王爷,多谢王爷王妃救命之恩。”

    言恒夫妇对视了一眼,看着少女的言行举止,确实是像大户人家出来的下人。

    只听言恒开口道:“你说是你靖王妃身边的贴身丫鬟?”

    “是,奴婢是西擎公主的陪嫁丫鬟。”

    “你可知,欺骗本王是大罪,你话要想好了说。”

    见锦月重重地对言恒磕了磕头,道:“奴婢绝对不敢欺瞒王爷,奴婢确实是天心公主的陪嫁丫鬟,是随公主一起来东楚的。”

    “那你为何会流落至此?”

    “公主出京的第三天,奴婢便被人暗杀在途中,是被过路的人给救起的,可他们救下奴婢之后,便将奴婢卖进了山里,奴婢花了两年的时间才逃出来的,所幸这一次能遇上王爷,请王爷救救奴婢,把奴婢带去见我家公主吧,求求王爷了,王爷对奴婢的大恩大德,奴婢下辈子做牛做马都会报答王爷的。”

    言恒听着锦月的交代,心中却又升起了更多的疑问。

    “你一个小小的婢女,歹人为何要将你杀害又弃于荒野?”

    “这……”

    锦月的脸上,带着几分犹豫和害怕,见言恒拧起了眉,道:“你若不如实回答,就别怪本王见死不救。”

    许是锦月这两年在山里被吓怕了,听言恒不愿意出手相救,便急着开口道:“奴婢也不知道对不对,只是当时被杀的时候,迷迷糊糊间听到歹人的对话,说是要代替奴婢待在我们公主身边伺候。”

    这话一说出口,便见言恒重重一掌拍向身边的桌子,“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欺骗本王。”

    锦月面上一愕,随后,又对着言恒连连磕头,“奴婢不敢!奴婢句句属实,不敢有半点欺瞒王爷。”

    “哼!你说歹人要代替你伺候在靖王妃身侧,你既然是靖王妃的贴身婢女,靖王妃又怎么会不认识你,又怎么可能会让歹人冒充而无所察觉。”

    言恒的话,让锦月面色一白,脸上瞬间升起了难以掩饰的惧意,双眼惊恐地看着言恒,“奴婢……奴婢……”

    她哪里敢把事情的真相说出来,要是让这位东楚的王爷知道如今的靖王妃是假的,她身为婢女,也没法活命啊。

    况且,这事是西擎皇帝一手促成的,一旦东窗事发,她还能有命留下吗?

    言恒犀利的目光,停在锦月踌躇不安的脸上,明显在她的眼底,看到忧虑和恐惧,言恒一猜,便猜到这定是跟那靖王妃有关。

    这个丫头分明就是有事瞒着他,这一次若是找到了靖王妃的把柄,或许还能有机会跟老九好好周旋周旋。

    这样想着,便见他又一次重重地往桌子上拍了一掌,“来人,把这个满口胡言的刁民扔出去。”

    随着言恒这声令下,外面守着的几名侍卫便冲了进来,欲将锦月带下去。

    “王爷饶命,王爷饶命,奴婢没有说谎,奴婢真的是靖王妃身边的婢女!”

    言恒的手,抬了抬,那几名押着锦月下去的侍卫便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好,本王再给你一次机会,你最好什么都不要隐瞒本王,至于你心里所担心的事,本王会替你担着。”

    言恒很注意说话技巧,尽管不知道锦月瞒着什么事,但是,他还是拐弯抹角地给了锦月一个承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