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0章 500.八成是真的
    第500章500.八成是真的

    “只要是实话实说,就算这件事牵扯到了靖王妃,本王也有办法保住你,可你若是敢有半点隐瞒……”

    言恒没有说话去,但是话中那隐藏着的威胁和警告,像锦月这种在吃人的皇宫里呆久了的婢女又怎么会不清楚,当下便连连点头,“奴婢绝不敢欺瞒王爷。”

    “好了,你说吧。”

    言恒毕竟是跟先皇较过劲的人,而且,生性可疑,锦月一句话,一个表情,他都能联想到许多东西,也算是个有能耐,心思缜密的人。

    所以,在锦月告诉他要说的事之前,他已经联想了许多,就是等着锦月更近一步确认。

    “奴婢……确实是天心公主身边的贴身婢女,靖王妃……靖王妃之所以忍不住婢女换了人,是因为……是因为……靖王妃并非天心公主,而是换了人。”

    饶是言恒料到了靖王妃身上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却也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要命的秘密,他震惊地直接在锦月面前站了起来,不敢置信地看着锦月,似乎还没有缓过来。

    还是景王妃在一旁,轻轻扯了扯他的衣袖,他才猛然回神,不敢置信地对着锦月,问道:“你是说,靖王妃是假的?她不是你们西擎的公主?”

    “奴婢不敢说谎,我家公主在出嫁前夕逃婚了,皇上没办法跟靖王爷交代,就找了一个跟我家公主长得极为相似的姑娘代替她嫁过来,所以,现在这个靖王妃对奴婢印象并不深。”

    屋内,陷入了短暂的沉默,静得甚至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见言恒若有所思了片刻之后,道:“你先下去吧,这件事,本王自有计较。”

    “多谢王爷,多谢王爷!”

    锦月对言恒连连扣头,跟着,便被侍卫给带了下去。

    锦月被带下去之后,景王妃来到言恒身边,低声问道:“王爷觉得这个丫头的话,可信吗?”

    见言恒若有所思地抚着下颌上的胡须,片刻之后,道:“这丫头说的话,倒不是没可能,普通人家的小丫头,怎么能知道这么多的事情,也不会有这么大的胆子,敢编排堂堂靖王妃。”

    “所以,王爷是信了她的话了?”

    言恒点了点头,“这事儿八成是真的。”

    景王妃的眼底,微微亮了一下,可随后,又染上了几分迷惑,“可就算是这样,王爷把这个锦月留下有什么用呢?难不成九王还会因为这个,而留下启儿的命吗?”

    见言恒看着她,突然间低低地笑了出来,随后,站起身,在屋内若有所思地走了几步之后,才道:“若是别人就难说了,如果是靖王妃……倒不是没转机。”

    “哦?”

    看言恒那自信满满的样子,景王妃的眼睛里,也逐渐多了几分希望。

    “你是没见过老九对他那个王妃宝贝的样子,如果真把她假冒的事捅到皇上面前去,老九为了她,也难保不会跟皇帝对着干。”

    “跟皇上对着干?他不要命了?”

    虽然景王妃也知道言渊跟他们其他几个兄弟不一样,他是太上先皇和先太后最宠的小儿子,加在他身上的那份尊荣,是整个东楚国绝无仅有的。

    可即使是如此,在皇帝面前,他也只是个臣子,还能爬到皇帝头上去不成。

    若真走到那一步,不就是等同于谋逆吗?

    言恒知道景王妃心里在想什么,这一年来因为自己儿子的事而不曾舒展的眉头,微微松了几分,“所以说,我们拿靖王妃的秘密跟他交换启儿的性命,也不是没可能的事。”

    听言恒这么一说,景王妃愁眉不展的脸上,也顿时升起了几分欣然之色。

    “如果真是如此,那便再好不过了,可是,刑部和大理寺那边能蒙混过去吗?”

    “你呀,就是想太多,老九若是愿意放过启儿,刑部跟大理寺还不是他一句话的事?”

    “也是。”

    景王妃这段日子提着的心,总算是稍稍放了下来,可随后,又听言恒出声道:“只不过……”

    “不过什么?”

    景王妃好不容易放下来的心,又提了起来。

    “光凭这丫头的一面之词,还没办法确定靖王妃假冒的欺君之罪,老九不是好糊弄的角色,一旦我们出了什么纰漏,很可能会被老九反咬一口,他那个人,一向就是六亲不认的主,到时候,别说是救不了启儿,很可能我这个四哥的命,都要送在他的手上。”

    景王妃面上短暂的喜色,随后便被担忧所取代,“那王爷想出什么办法了吗?”

    言恒沉吟了片刻之后,道:“这件事,得从长计议,我们的对手是老九,切不可有半点马虎,好在距离秋后行刑还有半年的时间,这半年,足够我们计划了。”

    景王妃虽然急于救出自己的儿子,可毕竟只是个妇道人家,这会儿也没什么主意,便也只能听从言恒的意思了。

    再说京城那边,柳若晴出了月子之后,才知道柳天心在她生孩子之前,便离开了京城,不知道去了哪里。

    这段日子,言渊负责的大理寺,一直在调查刑部尚书邢尧被杀的案子,每天忙到半夜才回来,有时候,干脆就直接在大理寺睡下了。

    好在柳若晴不是一个太喜欢依赖他的人,他忙的时候,她也不会去烦她,况且,有儿子在,也分走了她不少的注意力。

    从前没当母亲的时候,不知道一个孩子对母亲的重要性,现在自己当了母亲,便能深刻地了解这种骨肉连心的感觉。

    这天,言渊难得在用晚膳之前,回到王府,便迫不及待地往主院那边过去。

    小世子已经被奶娘抱去喂奶去了,看到柳若晴坐在桌前绣衣服,眉毛挑了挑,快速走上前去,一把将她抱起,将脸紧紧埋在柳若晴的肩窝中。

    “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

    柳若晴也不推开他,任凭他抱着,当了母亲之后,性子里也多了几分温婉。

    虽说平时没什么,可被他这样抱着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还是很怀念他的怀抱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