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2章 502.小月所求
    第502章502.小月所求

    柳若晴出了月子之后,便继续她的生意去了。

    红楼和西厢园的生意依然火爆,柳若晴想将生意再做大一些,便准备再多买几个店铺,至于做什么生意,倒是没想好。

    这天,她打算叫小月过来帮她物色物色附近有没有好的店铺出售,却见小月的脸色很难看,脸上还带着几分彷徨和无措。

    “怎么了,小月?”

    却见小月突然走到柳若晴面前,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柳姑娘,请你帮帮我吧。”

    “你先起来,发生什么事了?”

    柳若晴将小月扶起之后,让她坐到一边,迷惑地看着她。

    “北卫内乱,容祁召集了十万大军,直接攻入攻入皇宫,如今,我母皇和皇姐全部给容祁给软禁在皇宫里,等候发落。”

    “什么?”

    柳若晴眼底一惊,“你说……容祁造反了?”

    小月满脸憔悴地点了点头,“母皇身边的贴身护卫,几日前逃出了北卫前来见我,容祁已经占领了皇宫。”

    虽然她当初就从小月的口中得知容家把持朝政,有图谋不轨之心,但是,言渊私下跟她说过,容家不会做谋朝篡位之事,是北堂家的人小人之心,不敢相信容家。

    而从容祁对小月的心思,也不难看出,容祁对小月的看重,更甚于皇室,如果容家真要反,不会等到现在。

    他现在反了,那无疑就是跟小月撕破脸了啊。

    “这事已经确定了吗?”

    柳若晴还是不敢相信,却见小月点了点头,“萧统领是专门负责我母皇安全的大内侍卫统领,是他杀出重围,亲自来找我,告诉我这件事的。”

    “那你想我怎么帮你?”

    如果容祁真的占领了北卫皇宫,小月一个人回到北卫也无济于事啊。

    “我想回北卫去,就算是死,我也要跟我北堂家的人死在一起。”

    她还想问一问容祁,当初他那么失望地问她为什么要怀疑容家的衷心,有那么一刻,她甚至真的觉得自己误会了容家,可现在,事实就摆在她面前,她怎么去相信容祁,相信容家。

    柳若晴在小月的脸上,看到一丝痛苦和怨恨,这是北堂家的事,她不好插手,况且,容祁真的反了,小月回去即将面临的,又是什么,她也能猜得到。

    她这不是放小月回去送死吗?

    这样想着,柳若晴便道:“这件事,等王爷回府了,我跟王爷商量一下,你先回去好好休息,别想那么多,也许,这中间有什么误会也不一定。”

    “多谢柳姑娘。”

    小月的眼眶,有些红,在她的身上,看不到半点皇储的尊贵和高傲,更像是一个失去了家人而无家可归的孩子。

    当天傍晚,言渊回到王府,柳若晴想起小月的事,便跟言渊说了。

    “容祁……真的反了?”

    “嗯,一个月之前的事了。”

    柳若晴讶了一下,也就是说,容祁从东楚一声不吭回了北卫之后没多久,就反了?

    “怎么回事?你不是说,容家不会反吗?”

    言渊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沉吟了几秒钟后,漫不经心道:“肃亲王被毒杀了。”

    柳若晴愣了一下,震惊地看着言渊。

    她知道,肃亲王是容祁的父亲,容祁的父亲被毒杀,然后容祁就反了?

    “是被北堂家给毒杀的?”

    “嗯。”

    柳若晴对这个倒是并不意外,如果不是北堂家毒死了肃亲王,容祁应该不会就这样反了。

    “肃亲王无反意,北堂家却容不下他,最后在宫宴上,将他毒死了,容祁得知此事,从东楚回了北卫,之后召集了二十万容家军,直接攻入了北卫皇宫,软禁了北卫女皇和长公主。”

    言渊将他所知道的告诉柳若晴,“容祁到现在还留着那对母女的命,想来是等着小月回去。”

    柳若晴既然问他关于北卫的事,想必是小月过来找她说了。

    柳若晴慢慢地消化了言渊告诉她的这个消息,又看了看言渊那事不关己的模样,道:“我怎么觉得,你还挺赞成容祁造反的?”

    从言渊的语气中听得出来,他对北卫皇室的人似乎很不屑,言语间也颇有几分看不起的意味。

    言渊一听,先是愣了一下,随后,笑了起来,伸手轻轻戳了一下她的脑袋,道:“就你聪明。”

    柳若晴不以为意地揉了揉自己的脑袋,道:“我不是好奇嘛,怎么说容祁现在也算是反贼,可我听你的语气反而很赞成似的,这不是很奇怪吗?”

    “不奇怪。”

    言渊漫不经心地摇了摇头,将柳若晴拉到自己的腿上坐下,道:“北卫皇室这几年来,残暴不仁,各种苛捐杂税都压得老百姓喘不过气来了,如果不是有容家在朝上多方压制,那对母女还能做出更过分的事来,还有很重要的一点……”

    言渊有些吊胃口地顿了一顿,柳若晴正听得津津有味,见言渊停下,便问道:“什么重要的一点?”

    “你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

    这么不正经!

    柳若晴瞥了他一眼,还是顺着他的意思,亲了他一口,才听他继续道:“如今这位北卫女皇的皇位,来得可不是名正言顺的。”

    “啊?”

    “上一任的北卫皇帝,是被毒死的,这件事,在北卫朝臣中,并不是什么秘密,只是没人敢当面说出口而已。”

    “那小月知道吗?”

    “这个就得问她自己了。”

    这是北卫自己的内政,言渊倒是没要干预的意思,只是换了个话题,问道:“小月来找你,是想让你放她回北卫么?”

    柳若晴想了想,点了点头,“嗯,你说,我要让她回去吗?肃亲王死在北堂家的人手上,我担心小月回去,容祁不会放过她。”

    “这是他们北卫自己的事,如果她想回去,就找个借口让她回去,反正现在她留在东楚,也没什么用。”

    之前因为担心那几个劫囚的刺客连累到柳若晴,言渊才逼着小月留在东楚,如今,事情过去了这么久,也不会有人把目标定在小月身上,让她回去北卫也好,省得她留在东楚,又给晴儿惹出什么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