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5章 505.所谓师弟
    第505章505.所谓师弟

    柳若晴转身就要离开,可转念想了一想,又走了王府,叫奶娘抱来了小世子,跟着,同锦书一起,抱着小世子去了红楼。

    进了红楼,便径直去了柜台那边,找刘叔问道:“刘叔,有位白头发的,大概七十岁左右的老先生在什么地方?”

    “哦,那位老先生在二楼榆萌堂,东家是要找他吗?”

    “嗯。”

    柳若晴没跟刘叔多言,便急急地提步上了楼,等了这么久,老头总算是回来找她了。

    红楼里的雅间名字,都是按照红楼梦里面,各主子住的院子取名的,有些客人根据自己对《红楼梦》人物的喜爱来挑选自己想要的雅间。

    柳若晴到了二楼,直奔榆萌堂走去,来不及打招呼,直接掀开了雅间的帘子,看到里面坐着的两个人时,讶了一下。

    只是短暂的惊讶过后,柳若晴的目光,在触及坐在首位上的那老者时,被满眼的欣然所取代。

    “老头,你总算是回来找我了!”

    她快步冲到柳千寻面前,挽着他的手臂,坐了下来,“你之前说出去办事情,现在已经办完了吗?”

    “办完了。”

    柳千寻伸手,重重地戳了一下她的脑袋,“开口就叫我老头,没大没小的,这里还有别人在呢,给我留点面子行不行?”

    柳若晴干笑着挠了挠额头,跟着,才将视线投向坐在柳千寻右侧的年轻男子身上。

    “墨公子,你怎么会跟我师父在一起?”

    坐在柳千寻面前的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墨榕天。

    此时,墨榕天的脸上难掩惊讶之色,在柳若晴跟柳千寻的脸上,来回看了一眼之后,才恍然道:“原来柳先生说的徒弟就是若晴你啊,这么说,我还得叫你一声师姐了。”

    “师姐?”

    柳若晴一愣,随后看向一边老神在在喝着茶的柳千寻,道:“老头你离开这么久,就是去收徒弟去了?”

    柳千寻没好气地睨了她一眼,哼了一声,才指着墨榕天道:“这是师父新收的徒弟,以后榕天就是你师弟了,你可要好好对他。”

    柳若晴乐坏了,难得多了一个师弟,还是一个比自己大的师弟,她白白占了便宜,哪会有拒绝的道理,当下便拍拍胸脯,道:“老头你就放心吧,师弟有我罩着,谁都不敢欺负他。”

    墨榕天莞尔一笑,被柳若晴这样明着面占便宜,他也没计较,只是目光若有所思地在柳千寻的脸上看了一眼。

    “我还奇怪老头你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会有什么事情要办离开这么久,原来是出门收徒弟去了。”

    柳若晴的声音,再度响起,这随口说的一句话,却让柳千寻跟墨榕天的脸色,微微有了些许变化,只是柳若晴并没有注意到。

    跟着,柳若晴才想到了什么,从柳千寻身边站起,走到抱着小世子的锦书身边,将小世子接了过来,抱到柳千寻面前,“师父,这是你徒孙,来,你给抱抱。”

    柳千寻手忙脚乱地将孩子接到自己手上,将孩子紧紧抱住,动作有些滑稽,炯炯有神的双目,看着怀中粉雕玉琢的小男娃,笑得很是开心。

    “这孩子,跟他爹长得还真像,长大了必有大出息。”

    听柳千寻这样夸自己的儿子,柳若晴自然是高兴不已,“师父您不是神机妙算吗?帮我算算这小子的命格好不好?”

    柳千寻懒得搭理她,只是抱着怀中的小子,道:“这小子的面相,一看就是大福大富贵之命,有什么好算的。”

    其实,柳若晴自己也没打算真的让老头子给儿子算命。

    命好也就罢了,要是算出来命不好的话,她估计这一辈子都会活在担忧当中,何必呢。

    人生在世,未知的东西,还是让他自己去经历吧。

    墨榕天坐在一旁,看着柳千寻怀中那个白白嫩嫩的像极了言渊的小男孩,眼底掠过一抹不易察觉的苦涩,视线不动声色地往柳若晴的身上看了一眼。

    师徒三人在酒楼里聊了一会儿之后,便分开了。

    柳若晴让柳千寻住进王府里去,被柳千寻给拒绝了。

    “你们王府规矩多,老头子我是个喜欢自由的人,就不去你们王府凑热闹了。”

    “哎呀,师父,王府里的规矩还能管到您不成?我自己都不守规矩,哪里能叫您守规矩,您就跟我回王府吧,这样我可以照顾您啊。”

    她紧抱着柳千寻的手臂不放,好不容易等到老头回来,她可不想就这样放他走了。

    倒是墨榕天在一旁笑着出声道:“师姐放心,我会照顾好师父的。”

    柳若晴还是不放心,抬眼睨了墨榕天一眼,道:“你还不是跟师父一样行踪不定,我想找你们比登天还难,你照顾师父有什么用。”

    被师姐挤兑了,墨榕天讪讪地摸了摸鼻尖,便又听柳千寻道:“谁说我要走的?我就是不想住在王府里而已。”

    “真的不走?”

    柳若晴的手,稍稍松了松,如果不是要走,她到不会勉强老头非要住在王府。

    虽说她可以不让老头守王府的规矩,可王府的规矩就摆在那里,就算不守着也会浑身不自在。

    老头不愿意住,她也不勉强了,另外给他安排一处住处就行。

    正好她手上有几家大型的酒楼和客栈,给老头安排一处地方住,倒也不难。

    “不走,不走,行了吧?”

    “好吧,那我就不勉强你了,既然您不想住王府,那徒儿给您安排一处就近的地方住下,我也好随时过去看您。”

    “行吧,只要不住在王府,住哪里都行。”

    柳千寻挥了挥手,柳若晴当下便乐了。

    跟他们分开之后,便命人给柳千寻和墨榕天收拾了一间大屋子,专门给他们二人住下。

    靳都客栈的后院,绿树如茵,是景色宜人。

    柳千寻跟墨榕天坐在树下,汉白玉制成的白色棋盘上,墨榕天看着那烟白交错的棋局,若有所思。

    面前,一只布满皱纹却苍劲有力的手,在他面前缓缓落下一子,将整个战局,将棋盘上输赢难分的棋局,瞬间翻盘,输赢一目了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