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6章 506.心尖发涩
    第506章506.心尖发涩

    墨榕天看着面前的战局,将手中的白子放到一边,收起了面上的心不在焉,对柳千寻道:“师父的棋艺果真高深,徒儿自愧不如。”

    柳千寻的目光,缓缓掀起,扫了他一眼,意味深长道:“下棋就跟打仗一样,不但要做好滴水不漏的布局,还得选对棋子,落子的时候要准确果断,不可有半点犹豫和妇人之仁。”

    墨榕天的脸色,僵硬了片刻,随后,颔首道:“徒儿受教了。”

    在言渊出征的这段日子里,柳若晴会经常带着小世子去靳都客栈找柳千寻,老头子几乎都待在院子里看看兵书,下下棋,写写字,日子过得简单又惬意。

    墨榕天倒是经常往外跑,有时候柳若晴过来的时候,见不到他,但是,到了晚上,他也都会回来。

    “听说王爷带兵出征去了?”

    柳千寻将面前的画上最后一处上好色,放下画笔,对柳若晴问道。

    “嗯,是啊,西北出现了动乱,言渊带兵镇压去了。”

    柳若晴点点头,回答道。

    “那边战况如何?”

    “还不清楚,这段日子都没收到言渊的来信。”

    提起言渊,柳若晴有些兴致恹恹,情绪也低落了几分,也不知道这场仗打得如何了。

    柳千寻见她这副模样,出声安慰道:“你也别担心,以王爷的能耐,这点小动乱随随便便就能收拾好。”

    柳若晴点点头,没想让柳千寻为她担忧,便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目光,触及他面前的那张画,道:“师父这画画的技术越来越精湛了,以后等我儿子长大了,就交给您来培养他。”

    “哼!还是算了吧,我都把你教成这副不学无术的样子,若是再把你儿子教成你这样,你家王爷还不带兵来杀了我?”

    “师父这话说的,我虽然不能说尽得您真传,也学了不少好东西,怎么能叫不学无术呢。”

    就在这个时候,墨榕天从外面回来了,看到柳若晴也在,愣了一下,随后,笑着走了过来。

    “师姐也在?”

    “干嘛,不欢迎我吗?”

    柳若晴扬了扬眉,墨榕天的武功比她高多了,能让他叫自己一声师姐,心中那种荣誉感顿时油然而生。

    见墨榕天怔怔地盯着柳千寻面前那幅图发呆,不疑有他,道:“你也看上师父的画了?我告诉你,师父可是诗画双绝的大师,你想要学画画,得赶紧拍好师父的马屁。”

    闻言,墨榕天陡然回过神来,看到柳若晴脸上的笑容,也跟着笑了起来,“多谢师姐提点。”

    柳若晴挑眉,“你叫我一声师姐,总得给我敬杯茶吧?”

    墨榕天听她这般要求,也不计较,只是莞尔一笑,对她深深作了个揖,才道:“是,师姐。”

    墨榕天正要转身去倒茶,却见柳千寻卷起面前的书本,往柳若晴的头上重重敲了一记,“人家叫你一声师姐,你还得寸进尺起来了。”

    柳若晴揉了揉自己的脑袋,一脸不满地看着柳千寻,抱怨道:“师父你真偏心,收了一个新徒弟,就对我不好了。”

    柳千寻正要说话,却被墨榕天抢先了一步,他已经给柳若晴倒了一杯茶过来,嘴角带着浅笑:“师姐说的对,我应该给师姐奉茶。”

    他将茶递到柳若晴面前,微微弯着腰,道:“师姐请喝茶。”

    “乖!”

    柳若晴很不客气地接过墨榕天的上来的茶一口气喝完,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墨榕天脸色一僵,视线,往自己肩上那只手轻轻扫了一眼,心尖有些发涩。

    柳若晴离开之后,墨榕天从外面收回了目光,才重新走到柳千寻面前,看着桌子上柳千寻画的那张图,眉头一蹙。

    “师父画的这幅图,让若晴看到了,没事吗?”

    柳千寻漫不经心地收起面前那张图,随后放到一边,似乎并没有要藏起来的意思。

    “放心,这幅图别说是被那丫头看到,就算她拿去放到言渊面前,言渊也未必看得出来。”

    柳千寻收起了先前跟柳若晴打趣的模样,红润的脸上,多了几分深不可测,随后,又将视线投向墨榕天,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才道:“你不用觉得对不起晴儿那丫头,做大事者,就该不拘于小节。”

    墨榕天的眼神,有些晦涩,犹豫了片刻之后,道:“师父就不担心,哪一天若晴知道了您的真实身份,会恨您吗?”

    他的这个问题,让柳千寻陷入了的静默,一时间,竟然回答不出来了。

    墨榕天见他不语,继续道:“若晴是师父一首养大的,徒儿知道您不会对她一点感情都没有,您真忍心让她哪天痛恨您吗?”

    “不用说了。”

    柳千寻冷着脸,打断了墨榕天的话,“这个世界上,凡是想要有得就必须有舍,师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也要认清自己该做什么,不要被一些不必要的感情纠缠住自己心中的宏图大业。”

    柳千寻知道墨榕天的心思,也不跟他拐弯抹角,直接将墨榕天的心思给说了出来。

    墨榕天的脸色,变得有些明显了一些,可他能理解柳千寻的心思,也没反驳他,只是脸上露出了苦涩的笑:“师父请放心,徒儿明白自己要的是什么,况且,若晴一门心思都在言渊身上,就算我想的再多,又能如何?”

    身为前朝太子的后人,神机堂的少主,他的命运,从出生开始,就注定了。

    如果不能一往无前地斗下去,那就只能等死,在言家人面前束手就擒。

    柳若晴才回到王府,便被皇帝召进了皇宫,说是跟言渊有关。

    一听说是跟言渊有关,柳若晴便欣喜又迫不及待地往宫里赶去。

    御书房——

    “皇上,听说有言渊的消息了,是仗打赢了吗?”

    一进御书房,柳若晴还来不及行礼,便快步冲到言朔面前,焦急地开口问道。

    言朔将手中从西北发过来的奏报合上,从书桌前站起,缓步走到柳若晴面前,“嗯,仗确实打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