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7章 507.执意出京
    第507章507.执意出京

    言朔的回答,让柳若晴面上一喜,“那既然打赢了,是不是就可以回京了?”

    “当然,军队已经开始班师回朝了,半个月之内会到京城。”

    柳若晴面上的喜色,更加明显了一些,可等她还想问点什么的时候,却见言朔的脸色不太好看,眉头一直锁着,只是她先前一直沉浸在言渊要回京的喜讯中所以没注意到。

    脸上的笑容,缓缓收起,心跳因为不安而加快了,“是不是言渊出了什么事了?”

    言朔的目光,并不回避地看着柳若晴,点了点头,将手中的那份奏报递到柳若晴面前,“西北边界,易守难攻,光是守城的兵马就有五万之多,后方还有十五万兵力驻扎在西北边境的山上,当初皇叔带兵过去的时候,已经料到这场仗不好打。”

    言朔见柳若晴愣着不说话,只是盯着奏报上的内容,面色发白,双唇打颤,模样看着有些吓人。

    “九婶……”

    言朔唤了她一声,才将她从恐慌中回过神来,看着言朔,道:“奏报上只是说他受了重伤,昏迷不醒,可到底伤到哪里了?”

    “你先别担心,陈副将已经带兵护送皇叔回朝了,身边有军医随行,不会有事的,具体的伤情,还得等到皇叔进了京才知道。”

    柳若晴没办法将言朔的话听进去,满脑子全是言渊受伤昏迷的消息,他身上还有尚未清除的余毒,再受重伤昏迷的话,柳若晴不敢去想他到底能不能挺过去。

    最后,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了皇宫的,整个大脑一片混乱,好怕自己真的连言渊最后一面都见不到。

    距离回京还有半个月,这半个月,让她怎么等得了。

    她还记得当日他带兵出城的时候,还跟她说过,要她等他回来的,可现在,她总觉得自己等不到他了。

    越想,柳若晴的心里就越慌,回到王府当天下午,便收拾了行囊,跟管家交代了一声之后,带着锦书离开了靖王府。

    一路沿着前往西北方向的官道过去,她没办法坐在京城里干等着言渊的消息。

    刚出了城门,便遇上了从城外回来的墨榕天。

    墨榕天也没料到在这里碰到柳若晴,眼底一讶,走到她面前,“这么着急去哪里?你的脸色不太好。”

    墨榕天看柳若晴的眼神有些复杂,想要亲近她,又似竭力克制着那一份亲近,心中有些抽疼。

    经墨榕天这么一问,柳若晴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一些,眼眶,微微红了一圈。

    有之前墨榕天舍命救她的情谊,再加上他现在算是她的师弟,柳若晴并没有要隐瞒他,只是忍下眼底的泪光,对墨榕天勉强开口道:“言渊受了重伤,我要去找他。”

    “你要去西北那边找他?”

    墨榕天脸色一变,目光深了几分,“西北那边环境恶劣,还有不少流民盗匪,你一个人过去找王爷,太危险了。”

    “不会的,有锦书陪我一起,她是言渊安排给我的,武功很好,不会有事的。”

    柳若晴想了想,又对墨榕天道:“这事儿就不要告诉师父了,我怕他老人家会担心我。”

    墨榕天始终紧锁眉头,抿着唇沉吟片刻之后,道:“我陪你一起去吧。”

    “不用了。”

    柳若晴想也没想便拒绝了,“这是我自己的事,又怎么能麻烦你呢,之前你为了救我,差一点点就死掉了,你还是留在京城帮我照顾好师父吧,我很快就会回来。”

    墨榕天看到了她眼中的坚决,张了张嘴,也没坚持,只是伸出手,往她的肩上伸过去,手,似是有些犹豫地停顿了一下,随后,才下定决心一般得拍了拍她的肩膀,道:“路上小心。”

    柳若晴没注意到他眼底的一样,点了点头,“嗯,我会的,帮我照顾好师父。”

    “嗯,放心吧,师父那边有我呢,你自己照顾好自己。”

    柳若晴点点头,才对锦书道:“走吧。”

    皇宫那边,太后在等到徐叔将小世子送进宫的时候,才知道柳若晴一声不吭地往西北去了。

    “天心这丫头也太冲动了,就算担心老九,也不能孤身上路啊,万一路上遇上什么事怎么办?”

    太后命人将抱着小世子的乳母带下去之后,又对身边的婢女道:“冬雪,你去承德宫跟皇上说一声,让皇上派几个侍卫出去保护靖王妃。”

    “是。”

    太后急得来回踱步,老九这一次生死未卜,要是天心也出事了,这可怎么办呀。

    柳若晴带着锦书出了京,锦书原本是言渊手下的暗卫之一,现在负责保护柳若晴的安全。

    身为暗卫,探路和探消息对她来说并不算什么难事,更别说只是让她带路前往西北了。

    有锦书在,柳若晴这一路还算是十分顺利的。

    “王妃,奴婢已经打探到了王爷他们的行踪,再过两日,就会到这里,如果我们再往前赶路的话,再过一日就能跟王爷的军队遇上。”

    越是接近言渊,柳若晴的心里就越紧张,从前,她一直以为自己这一辈子,大概除了老头之外,再也没什么牵挂了,可现在才知道这种离牵挂的人越近,心里就越悬的恐慌。

    “就是说,如果我们连夜赶路的话,到了明天中午,就能跟王爷他们会合了?”

    “是,不出意外的话,明天中午应该能遇上王爷他们。”

    长久严格的训练,让锦书说话的时候,有一种不卑不亢的军人气势,即使她现在身为柳若晴的贴身婢女,也并没有改变多少。

    只是,见柳若晴一心想要去找言渊,一路上马不停蹄,几乎没怎么休息,锦书心里还是很佩服的。

    身为暗卫中排名前十的探子,却被王爷安排去伺候一个女人,一开始,她还是很不服气,觉得自己有些大材小用了。

    所以即使碍于王爷的命令要照顾保护好王妃,她也没怎么真正的尽心过。

    可长时间跟王妃接触下来,她发现,尽管跟在王妃身边过的只是家长里短的悠闲生活,跟从前那些刀口上的生活截然是截然不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