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0章 510.追寻
    第510章510.追寻

    思量片刻之后,几人再度启程往大军回来的方向赶去,远远的,便看到远处的官道上,几万的将士款款而来,声势非常壮观。

    傅宴加快了脚步,走上前去,骑在马上最首位的将军,便是这一次的副帅,大将军陈荣。

    陈荣是认识傅宴的,看到他出现在这里,有些吃惊和意外。

    赶忙从马上跳了下来,快步来到傅宴面前,“傅统领,你怎么来了?”

    “我等奉圣上之命,前来找靖王妃的。”

    “找靖王妃?王妃来这里了?”

    陈荣惊了一下,目光往后面那架宽大的马车扫了一眼,压低了声音,将傅宴拉到一边,道:“到底怎么回事?靖王妃不是应该在京城吗?怎么跑这来了?”

    他压低了声音,又一次朝马车的方向看了一眼,“王爷重伤昏迷,今天走上才刚刚醒过来,这事儿可千万不能让王爷知道。”

    傅宴原本一路过来抱着的希望,也在听了陈荣的话之后,彻底灭了。

    看来,王妃果真是被那群人给带走了,并没有跟王爷他们会合。

    言渊半靠在马车内,这架马车很大,空间十分宽敞,里头备着各种言渊所需的东西。

    言渊的伤很重,尽管这架马车很大,也很稳,走起来没有半点颠簸,但是,回京的路,陈荣还是不敢走太快,怕扯到他的伤口。

    因此,尽管他心里着急,也没办法,只能耐着性子,往京中赶回去。

    他受伤的事,陈荣已经上报给皇帝,晴儿肯定已经得到了这个消息,现在在京中肯定坐立不安。

    见马车突然停下,言渊蹙了蹙眉,对外面喊了一声,“齐风。”

    “王爷。”

    “为什么停下来了?”

    “末将过去看看。”

    很快,齐风便回来了,语气中带着几分踌躇,“王爷,是大内侍卫统领傅大人来了。”

    “傅宴来了?他来做什么?”

    大内侍卫统领是负责皇帝贴身安危的,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言渊的心里,莫名地升起了几分不安。

    他撑着身子缓缓坐起,马车外的齐风,却在此时,陷入了沉默当中。

    言渊的脸色,往下一沉,“怎么不说话了?”

    “王爷……”

    齐风为难地拧了拧眉,犹豫再三之后,才如实道:“半月前,王妃私自出京找您,皇上不放心,便派了大内侍卫前来找王妃……”

    “什么!”

    言渊惊得从马车声猛然坐起,因为动作太大,牵扯到了伤口,疼得他整个人都变得惨白。

    马车的帘子被齐风掀开,“王爷,您的伤还没好,千万不能乱动。”

    言渊这个时候,哪里还听得进齐风的劝阻,他捂着伤口,因为激动而不停牵扯着伤口,因为伤及了肺部而导致他咳嗽得十分厉害。

    “去……去把傅宴叫过来……咳咳……咳咳……”

    说着,便要起身下马车,被齐风给赶忙阻止了,“王爷,您别动,末将这就去将傅统领叫过来。”

    “快……咳咳……快去……”

    言渊的脸色,白得可怕,还没有完全愈合的伤口,因为剧烈的动作而撕开,伤口的血,染红了他身上白色的中衣。

    齐风不敢怠慢,立即跑过去将傅宴给叫了过来。

    “卑职参见王爷。”

    “到底……到底怎么回事,王妃……咳咳……王妃人呢?”

    言渊的脸色,越来越难看,额头上,因为伤口撕裂的剧痛而疼得满头大汗。

    傅宴见言渊这副模样,也不敢有丝毫的隐瞒,将自己查探到的事,跟言渊认真地交代了一遍。

    “两批人马……”

    言渊低低地重复着这话,这会儿,他只能逼着自己冷静下来,傅宴站在他面前不敢走开,半晌过后,听言渊问道:“王妃是一个人出京的?”

    “不是,王妃身边还带了一个叫锦书的婢女。”

    这是出京之前,他从皇上那边得来的信息。

    “锦书也一起出来了?”

    “是。”

    见言渊没有说话,有些疲惫虚弱地靠在马车车壁上,半晌过后,对齐风道:“锦书可能在路上留了记号,你派几个人去找一找,看他们去了什么地方。”

    “是。”

    齐风明白言渊的意思,并没有多问,便立即领命下去了。

    锦书是靖王妃的暗卫之一,齐风身兼暗卫首领一职,自然知道靖王府暗卫特有的标记,既然王妃带了锦书一同出门,以锦书的经验,定会沿途留下标记供他们寻找。

    这是暗卫最基本的能力,只要锦书有行动力,就肯定会留下线索。

    而事实也正如言渊猜测的这般。

    神机堂的总堂,设在四面环山的山中,这里的地势,属于易守难攻之状,加上四周山林密布,四周的景物根据五行八卦排出的,如果没有高深的布阵能力,就算追踪到了这里,没有不懂五行八卦,也只能迷失在这座山林之中。

    柳若晴主仆二人被小艺带来这里之后,基本上就没再见过她了,只是偶尔下人过来给他们送饭送药。

    但是,那些下人也只是下人,除了送饭送菜之外,也不会跟她们说话,她们住的这间院子,也没什么人守着,看样子是料定她们逃不掉的。

    柳若晴心里虽然担心言渊,可这会儿被困在这里,她也只能暂时让自己安定下来,才能想办法逃出去。

    “怎么样,好些了吗?”

    没有人盯着,柳若晴也显得自在了一些,锦书的伤,在养了几天之后,好了许多,虽然行动还不是很方便,但比起当日快要死了的样子,已经好了许多。

    “奴婢已经好多了。”

    锦书的目光,朝院子四周看了一眼,眉头,却锁得很紧,可还是对柳若晴郑重道:“王妃放心,奴婢一定会想办法带您出去的。”

    柳若晴知道锦书衷心,但这会儿,想要出去恐怕没这么容易。

    “嗯,我不担心,看他们的样子,暂时还不会对我们怎么样,你先安心把伤养好,这样我们才有机会出去。”

    柳若晴宽慰道,算算日子,他们被带来这里已经有好几天了,当日,她暗中让锦书留下记号,如果言渊知道她被人带走了,只要去追踪那些标记,应该就能查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