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3章 513.我不答应
    第513章513.我不答应

    “我知道,我知道,晴儿最乖了,我也想早点看到你,我也想要你来找我……”

    他像哄孩子一样地哄着柳若晴,心中的恐惧,占据了他整颗心。

    他甚至开始后悔,如果早就料到会有这一刻,他宁可躲在京城,一辈子都不出来,一辈子不用让她担心,这样,她就不会因为出来找他而受伤了。

    “可是……可是我现在……现在可能回……回不去了,你不要生……生我的气,好好照顾……照顾我们的臭小子……”

    “不……不,他只喜欢缠着你,他不会要我的,晴儿听话,乖乖跟我回去,回去找我们的儿子……”

    他双手颤抖地抱着柳若晴,从来没有一刻像此时这般绝望过。

    他紧抱着柳若晴,艰难地从地上站起,任凭伤口的血,往外涌,声音里透着绝望地裂声喊道:“幽妙!幽妙呢!快过来!”

    他一边抱着柳若晴往马车那边走去,一边大声吼道。

    距离马车不远的草丛边上,那五官明媚的西域女子,此时正抱着头,蹲在草丛边,浑身发抖,好似被眼前的景象给吓到了。

    听到言渊喊她,她才颤巍巍地走过去,“王……王爷……”

    “快……快过来给王妃瞧瞧……”

    他一把将幽妙拽到了柳若晴面前,脸上的表情,阴戾得有些可怕。

    他的身子剧烈摇晃着,根本站不稳,伤口上不停地往外涌出血来,脸色白得十分难看。

    “王爷,您的伤……”

    “我让你看王妃的伤!”

    他咬牙低吼,顾不上身上的伤,坐到柳若晴身边,握紧柳若晴的手,刚才阴戾的模样,瞬间化作柔和,“晴儿别怕,幽妙是西域有名的蛊医,她会救你的,别怕……”

    “我没有怕,倒是……倒是你,吓得……吓得冷汗都出来了……”

    她故作轻松地玩笑道,双手的掌心,沾满了小腹上流出来的血,她想抬手帮言渊擦去冷汗,却是怎么都没力气抬起。

    言渊看着她,嘴角带着笑,眼泪却还是控制不住地往下掉,“我当然怕,我怕你把那个顽皮的臭小子丢给我来照顾,我以后就没好日子过了……所以晴儿一定要好起来,知道吗?”

    “嗯!”

    她认真地点了点头,眼中充满了坚定。

    一旁被言渊喊过来的蛊医幽妙,看了一眼两人之间深情满满的互动,又不动声色地收回视线,给柳若晴检查了伤口之后,对言渊道:“王爷,这把飞刀扎进了王妃的肝脏,如果这把刀拔出来的话,王妃必死无疑了。”

    言渊的脸色,骤然往下一凛,眸光,跟着冷了下来,“你母亲跟本王夸口说了你的医术,你若是治不了王妃,就等着给她陪葬!”

    “王爷……”

    幽妙的脸色,吓得惨白,可言渊那模样,分明就不像是在开玩笑。

    她在言渊面前,双膝跪了下来,求饶道:“王爷饶命,幽妙的蛊术只能在治病,这些外伤,幽妙真的不曾治疗过。”

    “这是你的事,本王只有一个要求,救了王妃,你们塔蚁族全族人都能活下来,王妃若救不了,塔蚁族的族人也休想活命!”

    “王爷饶命!王爷饶命!”

    幽妙脸色惨白地对着言渊连连磕头,脸色又被吓到白了几分。

    柳若晴的意识时而清晰,时而模糊,因为流了不少的血,这会儿整个人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她缓缓伸手,去抓言渊的手掌,张着嘴,想要说什么,可她的声音很低很低,低到就连言渊都没办法听清。

    他俯下身,将耳朵凑到她耳边,“晴儿要说什么?”

    “别……别为难人家,跟……跟她没关系……”

    言渊没说话,双眼却坚定不移地看着柳若晴,如果她死了,他越就跟着她去了,又何必去顾及别人的感受。

    “言渊……我感觉我好冷,我……我可能撑不下去了,你……你答应我,照顾……照顾好我们的儿……儿子,他没有母亲了,不能……不能连父亲也没了……”

    这个时候,她能清楚得感觉到言渊的那种心思,但是,她绝对不能让言渊继续那种心思。

    她此生无意间地跟他在这个世界相遇,能得他如此深情厚爱,对她来说,已经足够了,她又怎么忍心让他陪着她一起离开这个世界,又怎么忍心他们不足半岁的儿子,如此年幼便失去了双亲。

    “我不答应,除非你好好活下去,我不答应,我绝对不会答应!”

    “言渊……”

    她抬手,想要在一起碰一下他的脸,可是,手却无力抬起,刚刚费劲了全力,却还未碰及他脸庞的那一刹那,缓缓落了下去。

    “晴儿!晴儿!”

    言渊的情绪,开始失控,紧紧抱着柳若晴冰凉的身子,胸口猛然一窒,眼前一烟,在柳若晴面前,倒了下去。

    “王爷!”

    四周,响起了一阵骚乱,每个人都开始手忙脚乱了起来。

    烟暗的空间内,言渊缓缓睁开双眼,四周一个人都没有,他躺在冰凉的地上,目光触及之处,全是漆烟一片,什么东西都看不到。

    “言渊。”

    耳边,传来一个俏皮的声音,听得他心中陡然一痛,猛地从冰凉的地上站起,却不见那人出现在自己面前。

    “晴儿!”

    他奋力叫喊着,得到的却只有他的回声。

    “晴儿!晴儿,你在哪啊,晴儿!”

    他情绪失控地喊出声,声音都仿佛要撕裂了,却依然不见那人的影子。

    “言渊,我要回去了,回到我自己的地方,你要照顾好我们的儿子,下辈子,我还要嫁给你。”

    还是那熟悉到让她心痛的声音,此时,却不似开始那般俏皮,反而多了几分离别的不舍和哀伤。

    “不!晴儿!不要走!不要走!晴儿,不要走!”

    他歇斯底里地喊着,声音都嘶哑了,声带仿佛能咳出血来,嘴里,满口的血腥味。

    “王爷!王爷!您冷静点啊,王爷!”

    耳边,是下属慌乱的声音,带着手足无措的不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